第1068章 威震中天洲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轰隆

    伴随着五尊神人,从虚空之中落下。

    将堂堂药王殿殿主,好像死狗一般,狠狠踩进了地底下。

    长生谷里里外外

    几乎每一个人,都忽然意识到。

    一个横跨九万年的神话,或许就要在今天终结了。

    长生谷,不长生。

    药王殿,王座崩。

    九万年不朽,则今日腐朽

    “殿、殿主”

    原雍禾失声惊呼,不敢相信这一幕。

    他拥有万灵神木体,才刚成为药神子,注定要俯瞰中天洲,他的强者之路,怎会在这里突然夭折

    就在他的眼前

    他最大的靠山,最强大的倚仗。

    当空坠落下来,被粉碎了神话,彻底打落尘埃

    “我的眼睛没有花吧”

    “刚才那个人,是药王殿殿主,他怎会从半空中,被人击落下来”

    “还有那五尊神人太过恐怖,我感觉灵魂都快冻僵了,而他们仅是扫了我一眼”

    事实上。

    远不止原雍禾一人。

    广阔无边的长生谷内外,几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药王殿殿主疑似陨落,让众人怀疑自己,是否出现了幻觉。

    若此事为真

    那么毫不夸张的说,这将是中天洲九万年来,堪称惊天动地的头等大事。

    堂堂药王殿殿主,竟被人堵在老巢里,硬生生地强杀至死

    而当那个冷漠的声音,从长生谷深处传来,震动了整片天地时

    所有人的心中,再无一丝疑问。

    “给我踏平长生谷”

    药王殿。

    大势已去,覆灭在即

    “这这不可能”

    原雍禾浑身打颤,突然身体发软,一屁股跌坐在地。

    不久之前,还满是跋扈的脸庞。

    此刻只剩下恐惧之色。

    他已然察觉到

    一些不怀好意的视线,正从四面八方扫来,带着灼灼的恨意,刺得他肌体阵阵发烫。

    “原雍禾”

    侯和风压抑的声音,好似魔鬼诅咒一般,从脚底下缓缓传来。

    原雍禾猛地一个激灵“你、你们想干什么本神子警告你们这里可是药王殿,不是你们能撒野的地”

    话还没有说完。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仿佛暴风般,在他的脸上炸响。

    不知什么时候,侯和风已经爬了起来,尽管浑身都是鲜血

    可一双眼瞳,依旧死死盯着原雍禾。

    刚才的那一巴掌,便是他含恨打出

    “原雍禾,你这个人渣给我师妹偿命”

    早在他遭到药王殿拒绝,不得不抽身返回的时候。

    侯和风就已经得到了消息,他那个身受重伤的师妹,因为伤势拖延了太久,终于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故而在这个时候,侯和风将所有的怒火,尽数宣泄到了原雍禾的身上。

    这一巴掌势大力沉,失神的原雍禾,甚至来不及防御,就被狠狠地命中,半边脸都快炸开了,当场一片鲜血淋漓。

    “该死的你这个混账东西”

    剧烈的疼痛,不断刺激神经。

    原雍禾当场惊声惊叫“给我把他拿下来,我要拿此子炼魂毒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可是话才喊出口。

    周围更多的武者,纷纷包围了过来。

    “药神子呵呵”

    “到了这种时候,还认不清现实么”

    “药王殿已经没了,而没了这个光环,你又算什么东西”

    越来越多的人开口逼视。

    他们中有的是散修,有的来自小势力,更有不少人同侯和风,有着相似的遭遇

    怀着满腔的希望而来,散尽了一身家财,最终换来一句冷漠的话

    “太少,滚吧。”

    上一世的陈潇,何尝不是如此

    面对一张张充斥怒火的面孔,原雍禾越来越惊恐,他爬起来拼命地想后退,却忽然被人猛击背后,整个人踉跄地栽进地面,浑身骨头都快被震碎了。

    “你们这些混账该死该死该死你们都要去死”

    然而。

    任凭原雍禾如何挣扎

    到了最终,他还是被愤怒的人群,彻彻底底淹没了。

    “中天洲的许多人,在药王殿的威名下,实在压抑太久了。”

    长生谷深处。

    一处娴雅的长亭边,陈潇与施家老祖,面对面地坐下来。

    施灵阳倒是想一起坐下,却被老爷子挥了挥手,赶去同君梦筱作伴了。

    “小丫头,你倒是有够没心没肺,老头子坐这里,却是心脏都要吓出来了”

    望着少女满脸不乐意的离去,施家老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越是近距离的观察陈潇,他心中就越是震撼万分。

    陈潇的生命气息,实在是太年轻了。

    或许比施灵阳更大些,但绝不会大到哪里去,更不会超过五十之龄。

    在他这个年纪

    中天洲的同龄天骄,还在为冲击金丹努力。

    陈潇却已经能同元神境搏杀,甚至凭一己之力击杀元神境。

    “而且这小子,还有五个神桥境手下,一日之间,就将整个药王殿,都给彻底推平了。”

    每每回想起此前的场景,施家老祖就忍不住哆嗦。

    而在此刻,听到陈潇的话语,他忍不住好奇道“陈道友,此言何解”

    “今日之后,药王殿已灭。但这些人的仇恨,却不会轻易消散。”

    陈潇双手背负,一双眸子里,涌动着智慧的光。

    只听这个白衣少年笑道“所以这个原雍禾,就成了最好的靶子。而除此之外,若是能够对症下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散修和小势力,也将会是一股恐怖的力量。”

    施家老祖若有所思“这些人,大多是来求丹求药。但想要对症下药,恐怕并非那么容易”

    “别人做不到,但是我可以,所以我有一个计划。”

    陈潇闻言便笑了。

    笑容无比的灿烂。

    一方面,他确实想整合这股力量,将其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而另一方面,侯和风等人的遭遇,让他有些触景生情,回想起自己的前世,不也曾经如此绝望过

    “诸君”

    陈潇忽然一步迈出,来到长生谷上空,风姿如玉,如神凌尘。

    中天历十七万三千六百五十一年深秋。

    陈潇杀上药王殿,踏平长生谷,终结九万年神话。

    消息一经传出。

    中天洲举世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