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踏灭药王殿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原本

    这些人对陈潇的话,也不过是将信将疑。

    甚至于,对于陈潇采用非常手段,让整个天明武府残部们,都订下“不平等”契约之事,这些人的心中,依旧有着不小怨愤。

    然而如今。

    体验了身处死灵生界,仿佛复活一般的感受。

    他们哪还能够轻易舍弃

    偏偏

    大战一结束,死灵生界这件至宝,就落入了陈潇手中。

    而他们碍于契约的限制,无法做出任何对陈潇不利之事。

    更重要的是。

    在见证了那个少年,足以媲美元神的战力后,他们终于意识到了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妖孽。

    即便是天明武府全盛时期,也不曾诞生过的超级妖孽

    天明武府一夜被灭,如今又是无数年过去,幕后黑手早已不知道,站在了多么惊人的高度。

    即便他们恢复全盛修为,也没有多少复仇的可能。

    但是在陈潇的身上

    牧炎岚一行人,却看到了报仇的希望

    只不过。

    之前来的一路上,他们始终对陈潇,报以冷眼相待的态度。

    现在突然态度大变,去讨好迎合陈潇,以他们的脸皮厚度,实在做不出这种事

    但正因为如此,不过一句话的功夫,主动权便落入陈潇之手

    “哦,等什么”

    陈潇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死灵生界我就先收起来了,此物虽然神奇,但也有着颇多诡异之处,能不用的话还是不用为妙。”

    牧炎岚几人一听,顿时就急得不行。

    “等、等一下”

    眼看着自己的身上,血肉正在迅速退去,牧炎岚连忙高叫一声“少主,还请暂时维持死灵生界,刚好让我等为少主清场,扫平长生谷中一切障碍”

    “善。”

    陈潇微微一笑。

    下一刻。

    死灵生界蓦然震动,笼罩范围猛增,将偌大的长生谷,都彻底笼罩了进去。

    旋即,一道道伟岸的身影,宛如杀神般冲出。

    “那么接下来。”

    见牧炎岚等人离去。

    陈潇咧嘴笑了笑,侧首看向施灵阳等人。

    “施家老爷子,有没有兴趣来喝一杯”

    外界。

    一众药王殿门人,抬头望向半空,尽皆在翘首以盼。

    “本殿的三大至宝,已经全部发动了,不管是什么敌人,都必然灰飞烟灭”

    “如果本神子没有看错,你们这些卑贱的东西,刚才在为那小杂种叫好”

    新一代药神子原雍禾,脸色满是冷笑。

    在他的脚下,踩着一名散修。

    “就凭你们这些垃圾,允许你们进长生谷,那是你们最大的福分结果你们不知感恩,居然为一个小杂种叫好,你说你们应该怎么死”

    他的神色很是狰狞,一股慑人的威压,引得四方草木震动,让人一阵心惊胆颤。

    这便是万灵神木体的威能。

    而在原雍禾的脚下

    许多名散修武者,一个个伏在地上,浑身鲜血淋漓,止不住的瑟瑟发抖。

    “药神子药王殿根本就没有为我们出手”

    一名青年惨笑,眼底只余怨愤。

    青年名叫侯和风,他和他的同伴们,亦是来药王殿求药的武者。

    只是,在付出了诸多宝物后,换来的却是那位药师,一句冷漠的“还是不够”,然后便将他们赶出了长生谷。

    药王殿规矩之一。

    想要请药师丹师出手,必须先送上足够宝物。

    然而,即便送上的宝物不够,药师丹师也不会退还,相当于直接打了水漂

    这一条规矩,曾被无数人诟病。

    但是

    从未有人提出过异议,药王殿也从未更改过。

    只因为,药王殿太强势

    无论是什么人,胆敢对其提出异议,便等于得罪了药王殿中,所有的药师丹师,断了他们的财路,绝不会有好下场。

    侯和风也只是在离谷时,稍稍抱怨了那么一句。

    刚好,被路过的原雍禾听到,顿时牵连同伴们一起,变成了现在这副惨状。

    “哼你还敢顶撞本神子”

    原雍禾闻言,只是一声冷笑。

    脚下的力量更重,狠狠踩在侯和风脸上,几乎将他半边脸,都要给踩成肉泥。

    “没有请到药师出手,那是你们自己太穷酸,就算死了也只是活该药王殿给了你们机会,你们还有脸指责药王殿”

    原雍禾的身旁。

    几名跟班义正辞严,纷纷出言大声呵斥。

    仿佛药王殿给他们机会,能够得见药师丹师一面,就已经是最大的恩赐

    “你们无耻不得好死”

    侯和风满脸惨笑,眼中还有深深的怨恨。

    唯有看向身旁的同伴时,他才会流露出一丝愧疚。

    “不得好死”

    原雍禾的脸上更加不屑“本神子倒是想听听看,我们是怎么不得好死还是说,你在指望姓陈的小杂种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说到这里,他轻蔑的大笑。

    许多围观的武者,敢怒不敢言,只敢对其怒目而视。

    “你们莫非真的以为,那个小杂种有能力,颠覆药王殿的神威实话告诉你们吧,别说他带了那么点人,就算再来十个、二十个元神境,都只有覆灭在此的结局”

    原雍禾的嘲弄,实在不想作伪。

    很多武者闻言,顿时更加绝望。

    一二十个元神境,都只能覆灭在此,那岂不是意味着,无人能打破药王殿统治

    轰隆隆

    就在这一刻。

    众人头顶的天空,忽然之间裂开了。

    药王殿殿主应天权,身影从裂缝中浮现。

    “殿主大人”

    原雍禾顿时大喜“你们看到了没有殿主亲自出马,那小畜生再强,也只能就地伏诛”

    唰

    应天权的身躯,好像一个破布袋,从半空中坠落下来,被狠狠砸在地面上,扬起大片的尘土。

    远远看去,宛如一尊神祇,从神界坠落凡尘。

    “这”

    原雍禾当即呆滞。

    下一刻,他寒毛倒竖,头皮发炸。

    一阵可怕的幽寒,犹如一盆凉水,从头顶浇落下来。

    只见五尊伟岸的神人,弥漫着惊悚的神光,从裂缝之中踏天而出。

    与此同时。

    陈潇冷漠的声音,传遍了天地八方。

    “给我”

    “踏平长生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