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今日之后,程家除名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踏平程家

    这四个字一出口,在场的所有人,只感觉呼吸一窒。

    尽管眼前的少年,依旧是面无表情。

    可任谁都感觉得出来

    有一种莫名的大恐怖,宛若吞噬人心的黑暗,正在陈潇的身上翻涌。

    那是杀意。

    如天如渊的杀意

    “少年人。”

    就在这时。

    一个沙哑婆娑,苍老无比的声音,在陈潇的耳边,突然间响起。

    “嗯”

    陈潇眉头微微一扬,身形骤然间消失了。

    而当他下一次再出现时,已然来到祖地的最深处。

    可以看到。

    一口残破的石棺,悬浮在虚空之中,滚滚精气外泄,混着浓郁的死气。

    若是从远处看来

    浓郁的死气连空间都扭曲了。

    滚滚外泄的生命精气,演化出诸般异象,时而化作古树参天,时而又化成江河奔流,最终又纷纷破灭殆尽,如同梦幻泡影般消散。

    师雨世家的祖地身处,仿佛是一片死亡禁地

    唯有陈潇知道。

    这是师雨世家的老祖,一位达到元神境的存在,生命走向尽头的征兆。

    即便此人修为尚存,却已控制不住精气流逝,好像一个漏风的破布袋,无论采用何种手段延寿,都无法阻止大限的来临

    “少年人,你究竟是何人,来到师雨世家,究竟意欲何为”

    见到陈潇的到来,石棺突然间震动。

    棺盖缓缓地打开,一个枯朽无比的老人,徐徐从棺中坐起,凌厉无比的目光,骤然扫向陈潇。

    “自从你出现之后,可是给师雨世家带来了不少麻烦呵”

    犹如太古神山般的压力,伴随着这一声怒喝降临。

    要是换做寻常武者,恐怕在第一时间,就会心神彻底崩溃,将自己的秘密,交代得一干二净

    不过,陈潇依旧立在那里。

    双手背负,云淡风轻。

    扑面而来的恐怖威压,感觉像是微风一般,无法对他产生丝毫压迫。

    “你觉得我是谁”

    面对师雨连夏的逼问,陈潇只是淡淡地摇头“你又觉得师雨世家有什么值得我图谋的”

    老者一下子噎住了。

    师雨世家的变化,他全都看在眼里。

    与其说是陈潇,给师雨世家,带来了大麻烦

    还不如说是,带来了大机遇

    若是师雨景盛这一批天才,全部安然成长起来的话,师雨世家在中天洲的势力,必将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

    “但是,只要你在中天洲,药王殿的存在,就是绕不过去的坎。”

    不过,姜终究是老的辣。

    仅仅是稍稍失神,师雨连夏便再度冷笑,淡漠地向陈潇看去。

    “你惹上了程家,惹上了剑家,还惹上了药王殿放眼这中天洲之地,将不会有你的容身之所。”

    “但凡容身之所,总是杀出来的。”

    陈潇平静无比,轻笑着回答道“程家拦路,那便平了程家;剑家来阻,那就踏灭剑家;药王殿不知好歹,那就让九万年的传奇”

    “在今天迎来终结”

    “你”

    师雨连夏再度失声,一颗道心剧烈震颤。

    通常而言。

    面对药王殿这等庞然大物,纵然是元神境尊者,也免不了感到胆颤心惊。

    但在陈潇的眼中,他看到的只有自信。

    那种眼神并非是自负,而是一种无敌的风采

    “少年人,超过了限度的自信,那可就是自负了你可知道,药王殿的底蕴,究竟有多么深厚仅仅是”

    深深地吸了口气,师雨连夏正要开口。

    陈潇却直接打断了他“药王殿的底蕴,我比你更清楚。”

    师雨连夏当场被气笑了“黄口小儿口无遮拦老夫活了两千六百余载,对于药王殿的底蕴,也仅仅只知一二罢了别的不说,便是长生谷外的衍天幻”

    “长生谷外的衍天幻灵阵。”

    师雨连夏登时一怔。

    陈潇面色淡然,吐出一个个名词。

    “玉麟峡的荣枯九曲桥。”

    “流光催灵罩。”

    “灭元断空覆海界。”

    “以及死灵生界。”

    而死灵生界,乃是药王殿,传承不灭的最大仰仗

    陈潇不紧不慢转身,向师雨连夏看来“你知道的,我都知道,而你不知道的,我也全都知道。师雨连夏,你实在太老了,失去了应有的进取心。”

    师雨连夏瞳孔骤缩。

    然而。

    一直到陈潇离去了,他都未说出一句话。

    就在这一夜。

    陈潇连夜奔袭,飞抵西双城,拔除毒源,镇杀程家毒师。

    而后。

    又带着师雨家的年轻弟子,赶赴首山堡、安山城两地,将程家的羽翼剪除干净。

    整个过程,堪称一气呵成,在短短数个时辰之内,便彻底宣告完成。

    天色还未亮起

    一道骑着青牛的白衣身影,出现在了寒谷城的城门下。

    寒谷城,乃是程家的大本营。

    程家在此经营多年,称得上是铁桶江山

    “寒谷城。”

    陈潇并未掩藏身形。

    而是骑着大青牛,一路悠闲地走来。

    一名守城侍卫,看到陈潇走来,不由得一愣,随即脸色狂变。

    “你你是”

    时至今日。

    陈潇的名字,在整个中天洲,也称得上家喻户晓。

    就在他出现的一瞬间,这名侍卫便将他认出。

    “陈陈潇来了”

    才刚艰难地挤出一句话,就见陈潇抬手一扬,顿时一颗颗大好头颅,接二连三滚落下来,不过片刻功夫,就已经滚得到处都是

    一颗颗头颅孔上,至今残留着惊恐。

    似乎完全没意料到,死亡在突然间降临。

    骤然之间,四野寂静。

    陈潇面无表情,再度扬了扬手,顿时一块石碑,从地面下升起。

    “快、快拉响警报强敌来袭”

    “启动护城大阵,务必要将此子,击杀在寒谷城外”

    诸多侍卫发了疯一般,更有强者在升空,向着城门方向赶来。

    寒谷城的大阵才刚刚升起,一只巨大的银色手掌,陡然之间从天而降,将寒谷城的防御光幕,当场轰成了无数碎片

    陈潇缓缓地收回手掌。

    一字一句地开口,声音回荡在天地间。

    “今日之后,程家除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