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没有那个必要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常百玄身死,药王殿震怒

    当这则消息终于传开

    平静了许多年的中天洲,一瞬间风起云涌,无数暗潮涌动,仿佛化作吞噬的涡流,要将所有人席卷进去。

    “前方最新消息,药王殿使者已经出发,直奔师雨世家而来,欲要下达征讨檄文”

    沿途所过之处,世人俱能见到

    一辆古老的金色战车,散发着炽盛的气息,通体神光弥漫,划破了中天洲的夜空。

    那是药王殿的特使,为了宣告死亡而来

    几乎就在一夜之间。

    但凡师雨世家掌控的区域,武者数量锐减了一半有余

    绝大多数人,都嗅到了不妙的气息,那是一种深沉的压抑,弥漫在空气之中,让人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两大顶尖势力开战,对于普通人来说,很可能就是灾难。

    一旦被卷入进去

    怕是瞬间就要粉身碎骨

    “不过,药王殿这一次,是真的发怒了。”

    也有知一些知情者,此时俱在在摇头,神情带着浓浓遗憾。

    “以药王殿的力量,就算是师雨世家,也抵挡不了多久。”

    “在我等有生之年,看到一方顶尖势力的落幕不知这究竟是一种幸运,亦或是一种悲哀”

    “无论如何,师雨世家,大势已去”

    即便陈潇强势回归,甚至跨空万里诛杀

    依旧无人看好他们的前程。

    毕竟。

    古往今来,九万余年。

    中天洲的历史上

    不是没有人挑战过,药王殿的无上权威。

    然而,无论是妖孽天骄也好,元神境尊者也罢,这些人最后的下场只有死亡

    “有传言称,在药王殿长生谷之中,存在着一方奇异空间,名唤死灵生界,能让药王殿历代死去的先贤,以一种特殊的形态复活过来,发挥出生前的全部力量。”

    施家祖地。

    作为沧澜域六大势力,施家祖地的所在,乃是一座古老的火山口。

    族中武者大多修炼火道功法,素来以威力而霸道刚猛著称,而这座古老的火山口周边,天地间火焰大道最为清晰,最适合火道武者的修炼参悟。

    而就在这一日。

    一道满头炎发的身影,在悄无声息间出关了。

    而在他的身旁,一名玲珑的少女,忍不住眉头大皱。

    “祖爷爷,按照你的说法,岂不是意味着,药王殿天下无敌”

    “天下无敌不至于,但最起码是中天洲无敌了。”

    看着身旁的少女,炎发老人忍不住摇头,揉了揉女孩的秀发“当然,你说的那个姓陈的小子,确实让祖爷爷想要见上一见。”

    闻言,施灵阳的脸色,腾地变得通红。

    而炎发老人还在轻笑,语气带着丝丝的揶揄

    “究竟是多么惊才绝艳的少年,才能让我们家的乖丫头,如此念念不忘,甚至还把我这把老骨头,从祖地里面请出来”

    若是施家其他人在此,必会震惊得说不出话。

    因为。

    施灵阳身旁的炎发老人,正是施家唯一的元神尊者

    “不过,药王殿终究太强大,即便是祖爷爷的修为,顶多只能救下那小子,若想救下师雨世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旦将陈潇救下

    便意味着药王殿的全部怒火,都会集中到师雨世家的身上。

    “光是这样也足够了。”

    施灵阳咬了咬牙说道。

    药王殿的一纸追杀令。

    整个中天洲风云齐动。

    “药王殿师雨世家陈潇”

    一名老妪皱起眉头。

    旋即,她转头看向自己身后,那名亦步亦趋的少女,沙哑道“小丫头,机会可只有一次,你真的确认这陈潇,就是你要找的那人”

    白裙少女身材傲人,神情略显激动,闻言当即点了点头。

    “他的行事风格,我不会认错的。”

    “如此甚好,解决完这件事情,你便可以无牵无挂,同老身前往神武洲了。”

    老妪咧了咧嘴,露出一口黄牙,嗤声笑道“姓君的小丫头,老身敢打包票,一旦去了皇极道宗,要不了多少时间,你就会将他彻底遗忘。”

    她摇了摇头,语气漫步是不屑。

    “神武洲,才是神武大陆的中心。”

    “而在神武洲,最不值钱的就是天才”

    “譬如我宗神子古辰锋,你若是见到了古神子,才会真正的明白,什么才是天之骄子”

    与此同时。

    师雨世家祖地。

    一个又一个警报,接二连三的响起,撼动着人的心灵。

    “报西双城领地内,疑似遭强者投毒,过半水源被污染,到目前为止,已有数千人死亡”

    “报首山堡、安石城,同样遭人投毒,毒素极强,大量居民武者中毒”

    “报”

    一则又一则消息传来,让师雨世家的高层们,脸色一下阴沉到极限。

    药王殿行事,虽然霸道无比。

    可素来都是堂堂正正而来,不屑于使用一些阴谋手段。

    “这些投毒事件的作风,感觉更像是程家所为”

    一名家族长老沉声,身躯都在颤抖,指甲几乎划破血肉“程家的这群毒师根本就是一群疯子”

    “只要能有利益,疯子又能如何”另外一人声音发颤,“对于他们来说,这些死伤的性命,不过只是投名状罢了,只要能赢得药王殿青睐”

    话没有继续说下去。

    可周遭空气却变得越发沉重。

    看程家如今的架势,分明是想取而代之,踩着师雨世家的尸体,成为新的六大之一

    而众所周知

    一旦程家发疯,就算是六大,也要为之忌惮

    “那家族的年轻人,需不需要先送走,以免”

    “没有那个必要。”

    正在此时。

    一个平静的声音,由远及近,突然踏入议事殿。

    “陈师,您闭关结束了”

    师雨莫离惊疑地问道。

    “并非是闭关,只是做些准备罢了。”

    陈潇双手背负身后,面无表情地开口道“这一次的大战,就好比天劫,既是一次劫难,也是一次机会,能否浴火新生,全在于你等自身。”

    他的声音缓缓扩散,透出了议事殿,缓缓传遍整片祖地。

    “接下来的行动,只要有胆子战斗的,都可以随我一同前往。”

    “陈师,您这是要”

    更多师雨世家高层惊疑。

    只听陈潇一字一顿,开口吐出四个字来。

    “踏平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