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上来领死!!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这一刻,八方震动。

    巨大的黑色石祭台,遮天蔽日,纵横万丈方圆

    上至金丹元神,下至脱胎开轮

    方圆千里之内,几乎每一位武者,齐齐生出了感应,向着天际尽头望去。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它给我的感觉太邪异,太过于不祥了,简直像是太古邪魔一样”

    诸多武者一阵胆颤心惊,灵魂感受到深深的悸动。

    那是一种莫名的恐惧,仿佛心神都要被吞噬,性命不再属于自己掌控

    “蒙蔽遮断了天机哼,你跑不了”

    与此同时。

    陈潇冷漠肃杀的声音,回响在这片天地之间。

    “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给我滚出来”

    轰隆

    只听一声巨响。

    黑色祭台震颤嗡鸣,头顶上方的空间,竟是浮现出一方黑洞。

    黑洞缓缓旋转,一道道模糊的身影,浮现在黑洞的四周。

    “让我看看你究竟是谁”

    陈潇眸中寒光泛起,冰冷的声音回响,口中咒语越发的急促,宛如黄泉魔语一般,沟通到另一个奇异的世界

    一道道模糊的虚影,以肉眼可见的凝聚。

    那是一尊尊邪异的存在

    似神非神,似魔非魔。

    仿佛独立超然于这片天地,涌动着最古老原始的邪力

    下方。

    师雨莫离一行人,尽皆瞪大了眼睛。

    “老朽想起来了这是一种咒道神通”

    蓦然,一名家族宿老皱眉,而后瞳孔一缩,老脸浮现惊骇之色。

    “咒道神通墨老,那是什么神通”

    许多人面露茫然。

    这个名词,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放眼当今世间,最为昌盛的自然是武道,但在武道之外,依然有着诸多体系。有的已经灭绝了,有的还在世间传承,有的平和中正,还有的邪异无比譬如,咒道体系”

    “相传,鼎盛时期的咒道体系,咒术可通天,杀人于无形,即便素未谋面、相隔亿万里,依旧可以跨空杀人”

    莫老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地说道。

    闻言,众人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武者搏杀

    好歹还能知晓有敌人的存在。

    但咒术杀人,远隔亿万里。

    就算是元神境尊者,一旦被人咒杀了,恐怕也无从知晓,究竟是何人动的手

    “如此阴森邪异的体系,难怪会最终失传了,恐怕同时代的强者,都会对其忌惮万分吧。”

    师雨世家的诸多高层,忍不住摇头感叹起来。

    换做是他们

    如果在哪一天得知,自己的敌人有此手段,也必然会感到坐立不安,甚至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至于陈师这边”

    话说到这里,这名家族宿老,语气微微一顿“陈师掌握的咒道神通,究竟来自于何方,连老朽也看不出来。”

    “不过可以确认的是,施展咒道神通,必然对灵魂有着极大负荷,陈师想要做的事情,恐怕是借助咒术之力,确定动手之人的身份”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

    高天之中。

    足足十九尊邪神虚影,近乎完全凝成了实质。

    邪异森然的诡异气息,犹若挥之不去的阴影,弥漫在这片天地之间。

    下方。

    无数武者心神颤栗。

    “我的老天爷,这是要灭世的节奏”

    “站在黑色祭台上的那人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等一下,莫非是那个人”

    “小心这些邪神动了”

    突然。

    十九尊邪神齐齐出手,十九束乌光汇集,轰入祭台上的黑洞中

    嘶啦

    缓缓旋转的黑洞,被陡然撕裂贯穿,露出另一片天地。

    一道身着青衣,面带和煦笑容,神情悠闲的身影,出现在黑洞另一头。

    “终于被我找到你了”

    陈潇的神色冷酷无比。

    就在这一刻。

    两道神光从他眸中射出,比火眼金睛更加璀璨,宛如两道裂天神剑,贯入了黑洞,跨越了空间,喷薄着惊天动地的银光

    “鬼医常百玄”

    长生谷,药王殿。

    一名少年和一名青年,正坐在一处茅亭中,煮酒对弈,谈笑风生。

    时而

    会有一些年轻人,从茅亭远处路过,纷纷投去艳羡的目光。

    所有人都知道。

    那是新一代的药神子原雍禾,还有大名鼎鼎的鬼医常百玄

    据传,原雍禾是半年之前,药王殿殿主化身,外出云游之时带回,身具万灵神木体,天生亲和草木大道。

    不过短短半年时间而已,原雍禾在药王殿的声势,已凌驾于前代药神子之上

    而鬼医常百玄,本就是传奇人物。

    在得到药王殿接纳,甚至殿主亲授之后,一身几近药术通玄,可药可毒,几乎将殿内一位半步元神毒死

    “说起来,本神子刚得知一事。”

    此时,原雍禾端茶,笑着说道“一年前失踪的,那个叫陈潇的小子,突然之间回归了。”

    常百玄瞳孔一缩。

    一时间,当初在陈潇手下险死还生,才勉强逃脱出去,甚至屡遭追杀的凄惨记忆,再一次浮现在了心头。

    只是很快,他便摇头失笑。

    “他回来了又能如何我已不是从前的我了。”

    常百玄同样端起茶杯,俊逸的面庞上,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我在那两人身上,所种下的毒道神通,他能否解开还是两说,即便真的能够解开,也必然耗费无数心力,甚至生生拖垮半个师雨世家。”

    要知道

    在他的计算之中,想要解开自己的毒,所消耗的灵药灵材,完全是个天文数字

    原雍禾似笑非笑道“常师兄就不怕那人来寻仇么我可是听说了,陈的小子极为护短,一旦知道是你下毒,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他想要不善罢甘休,也得先找到人才行。”

    听闻此言,常百玄的脸色,显得越发不屑。

    他动手的时候,完美隐藏了行踪,师雨世家的侍卫,也被他全部杀死,绝不可能暴露身份。

    “更何况,即便我真的暴露了,他有那个胆子,打上药王殿来么”

    “哈哈常师兄所言极是”

    原雍禾跟着笑了起来,同样满脸轻蔑道“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还真当自己是根葱了,连药王殿的权威也敢挑战”

    就在话音落下的一刹。

    轰隆

    两人头顶的天空,忽然贯穿一个大洞

    一个仿如寒冰的声音,伴随着滔天杀意蔓延,回响在长生谷的上空。

    “常百玄上来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