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 你可以上路了!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此时此刻。

    燕沉月一行人,不由得两股战战,只感觉心惊肉跳。

    随着一个个天骄登场,几人的脸色越来越黑,简直像是抹了煤灰一般

    “这群人真的是中天洲的土鳖”

    燕沉月咬牙,脑海之中一片茫然。

    师雨世家的诸多天才,以及一批入过帝葬的顶尖天骄,比起皇极道宗的一流天才,也丝毫不逊色

    “燕姐说得”

    唐眠也说不下去了。

    比起眼前这些,中天洲的少年武者

    反而是他们自己,更加像是一群土鳖

    “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人茫然一片。

    按理说。

    神武洲和中天洲,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即便是中天洲境内,偶尔会诞生一两个天骄,天赋惊世骇俗,能胜过神武洲的同龄人

    这样的妖孽天骄,数量绝对不会太多。

    可是眼下却突然冒出来一大群

    令他们甚至忍不住怀疑,是不是神武大陆这片天地,产生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异变

    “不对”

    突然,燕沉月醒悟过来。

    她一拍额头,面色带着冷笑,视线扫向陈潇。

    “原来如此,差一点就被你骗了这根本不是真正的道源钟不过是你的神通所化,又如何会有道源钟的威能”

    几句话的功夫,燕沉月的底气,再次充足起来。

    不知不觉中,她看向陈潇的眼神里,带上了浓浓的讥讽。

    “我当区区中天边荒之地,哪来那么多天才人物,原来只是你弄虚作假罢了”

    一时间。

    四下死寂一片。

    一道道惊疑的眼神,在陈潇和燕沉月之间,不断的来回扫视着。

    “你倒是很有想法。”

    闻言,陈潇不禁哑然失笑。

    不出他所料,这几个皇极道宗的人,依旧安分不下来,始终在寻找机会,试图要反将一军。

    “既然你说,是我弄虚作假,那你倒是说说看,想用什么规则”

    “真正的规则只有一条。”

    燕沉月粉裙飘飘,走上前一步,肌体浮现神光“那便是强者为尊”

    她的视线如刀,一一扫过在场天骄。

    最终,定格在陈潇身上。

    “你可敢与我公平一战”

    话一出口。

    在场的许多人,皆都微微色变。

    燕沉月的这番话,简直无耻到极点

    之前皇极道宗的人,气势汹汹杀来,甚至当场灭杀数人,为何不提公平一战

    现在倒好

    有陈潇这样一尊大神出现,强势镇压了全场的局面,这群人反倒要求公平一战了

    “哼堂堂神武洲天骄,莫非是怕了不成”

    “我们都展示完了,你们却藏着掖着,没胆子来切磋吗”

    “什么神武洲天骄我呸不过也是一群,贪生怕死之辈罢了”

    当即,便有天骄冷声呵斥。

    然而。

    “如你所愿。”

    数秒钟后,陈潇微微颔首,身形飘然落下。

    诸多天骄尽皆一愣。

    几乎就在第一时间,便有人忍不住劝阻。

    “小心,他们可能有诈”

    “是啊,突然提出公平挑战,其中肯定有阴谋”

    燕沉月一行人中,最强的古辰锋,都不是陈潇对手,他们又凭什么挑战

    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就会怀疑他们的目的

    燕沉月却是大喜过望“那可是你自己答应的”

    唯有师雨焕一人,轻轻眨了眨眼睛,一脸俏皮的笑意。

    “阿潇,动手的时候小心点,他们脸皮太厚,千万别伤着手了。”

    “”

    燕沉月等人,登时脸色一黑。

    自从陈潇回归之后,师雨焕的性格,渐渐恢复到了从前。

    毒舌的本性,渐渐暴露出来。

    这样的一番讽刺,称得上是别开生面,让燕沉月几人,脸颊一阵发烫。

    唐眠当即与之针锋相对“事已至此,此子也已经答应了,你们就算后悔,也已经是太晚了”

    “小家伙,你倒是很有想法。”

    陈潇摇了摇头,一步走上前去。

    眸光平静如水,淡淡地睨着燕沉月。

    “既然你要挑战我,那便现在开始吧。”

    “那可是你说的众生平等”

    燕沉月突然哈哈一笑,突然抛出一方石台,这方石台迎风见长,瞬间增长至数百丈方圆,洒落下无数佛道符文。

    轰隆

    无形的力量降临,带着强烈的压制,如要将所有的生灵,都压制到同等修为

    “那个是传说中的众生平等符阵”

    有暗中的护道者,忍不住失声惊呼。

    众生平等符阵,相传为很久之前,一名佛道苦修士所创。

    它没有强大的杀伤力,也没有多精巧的神效,真正让人传送的,只有唯一的一个功效。

    将符阵笼罩范围内,所有生灵的修为,皆都压制到同一层次

    并且以修为最低者为基准

    “糟糕,陈师可能有麻烦了”

    师雨景盛面色微变。

    以燕沉月如此的心机,说不定还有一系列后手,只要陈潇的修为动摇,就会瞬间发出必杀一击

    尽管在仙墟洞天中,所有人都是不死的。

    即便是被杀了,也很快会复活。

    然而当人死亡之时,那种恐怖的痛苦,还有沉入黑暗的恐惧,仍能让许多人崩溃

    “小子,你太自大了”

    见到陈潇不闪不避,任由石台的符光扫过,燕沉月终于冷笑起来。

    裙裾如刀旋转,飞速向陈潇杀来。

    “我的修为只有金丹初期巅峰,而石台上的符印达到了二品,即便你是元神境修为,也会被压制到与我同境”

    燕沉月的目光,死死盯着陈潇。

    就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只要陈潇的修为跌落下来,就会迎来她狂风骤雨的暴击

    以有心算无心,纵然陈潇更强,依旧必死无疑。

    “虽然仙墟洞天中,并不会真正死亡,但我的修为我的修为”

    轻蔑的话才说到一半。

    燕沉月突然花容失色,发出惊骇欲绝的尖叫。

    她原本金丹初期巅峰的修为,竟是猛然间跌落下来,被生生压制到初入金丹境

    被压制修为的,并不是陈潇,反而是她自己

    “这就是你的计谋如果只有这些的话,那你可以上路了”

    陈潇神情平淡,抬手一掌轰来。

    刹那间。

    燕沉月身躯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