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8章 勉强能当礼物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银甲人的态度,看似比粉裙女子,要好上许多

    实则比粉裙女子更加目中无人。

    无论是什么修为境界,只要能够引动道源钟鸣,且次数比他们几人更多,他们二话不说立刻退走。

    这等于是将在场天骄,藏身暗中的护道者,乃至中天洲的元神尊者

    全部都鄙视了一遍

    “你”

    诸多天骄不由微微色变。

    银甲人的一番话语,充斥着强烈的自信。

    甚至,这股自信已经影响到旁人,令他们感受到沉重的压力

    道源钟。

    无关乎武者的实力,只考验对大道的领悟。

    悟道的层次越是高深,道源钟的鸣响就越多。

    “此人如此信心十足,莫非他的悟道层次,连元神境都胜不过”

    一名天才武者,不禁眉头大皱“只是以区区金丹之境的修为,悟道层次超越元神境这未免有些太夸张了”

    武者一旦达到元神境

    魂魄成就元神,元神广大,认知世界。

    对大道的领悟速度,远远超过金丹境界。

    这就好比在地球上时,两个人同时进行演算,一个人的工具只有算盘,另一人用的却是超级计算机差距之大,几乎无法以道里计

    “倒也不见得,真能超越元神境。”

    林元媛适时开口,精神缓缓的波动开,声音传入众人耳中。

    “但是,对方的生命气息很旺盛,显然也属于年轻一辈,即便元神尊者能胜出,也不太可能出手,以免落得以大欺小的恶名。”

    听闻这番话,众人才稍松口气。

    如此说来,银甲人的悟道层次,或许的确极为惊人。

    但是,并未达到逆天的程度,连元神尊者都能够胜过。

    之所以会放出那般豪言,只因为银甲人认定了,元神尊者不可能会出手

    “这样一来,倒是好接受了很多。”

    “不过,想要胜过此人,依旧困难无比”

    在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诸多天骄渐渐眸光凝重。

    一番私下计量过后

    师雨景盛点了点头,抱拳拱手说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等现在便开始吧。说起来,还不知诸位的名讳是”

    “九霄圣地之下第一宗,皇极道宗,古辰锋”银甲人缓缓开口说道。

    “皇极道宗,燕沉月。”粉裙女子轻笑,轻蔑的回答道。

    “皇极道宗,唐眠”

    “皇极道宗,殷晚夏”

    银甲人古辰锋的同伴,一个个开口自报家门。

    皇极道宗四字一出

    大部分人还是一脸茫然,唯有极少数人,当场神情剧变,脸色骤然凝重无比。

    “皇极道宗这不是中天洲的宗门,而是神武洲的宗门”

    “并且,还不是普通宗门,而是顶尖宗门之一”

    即便是对于药王殿而言,皇极道宗都是一尊庞然大物。

    更别提,中天洲的其他势力,在皇极道宗的面前,几乎和蝼蚁没有差别。

    “神武洲的顶尖宗门,他们的门人弟子,怎会来到中天洲不是说,中天洲和神武洲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天堑,想要往来难如登天么”

    一些暗中的护道者,此时尽皆脸色大变。

    在此之前,他们一度生出杀念

    欲要仗着人数优势,将古辰锋等人干掉,以避免意外的发生。

    毕竟。

    道源钟事关重大。

    若是真从他们手中,不慎“输”了出去,那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中天洲的罪人

    可是现在

    古辰锋一行人自报家门,他们却完全不敢擅动了。

    神武洲,皇极道宗

    简简单单几个字,却仿佛一座太古神山,压迫得他们四肢无力,即便浑身颤抖,也不敢动弹一丝一毫。

    “如果得罪了皇极道宗”

    “一旦有元神之上的存在,跨洲追杀而来,任何人都逃不过去”

    “不可得罪绝对不可得罪”

    几乎就在刹那间,许多人的心中,都已经有了定计。

    见所有人沉默下来,古辰锋满意地点头“既然汝等都无意见,那么便现在开始罢。”

    说罢。

    粉裙女子燕沉月,娇躯一晃,一马当先,来到道源钟下。

    抬头看去,只见道源钟高悬天穹,犹如一口大道之钟,弥漫着古朴玄奥的光。

    “这就是道源钟中天土鳖们,你等看清了”

    她轻蔑的嗤笑一声,正要催动最强神通,轰击在道源钟之上。

    中天洲的天才武者们,一颗心脏不由自主,霎时提到了嗓子眼

    “哦,这就是道源钟”

    便在这一刻,一个平淡的笑声,突然间响了起来“烙印的大道纹理还算不错,可惜炼制的手法太拙劣,要是让我碰到那炼制者,一定先把人吊起来抽一顿再说,宝物炼得这么辣眼睛,也好意思拿出来给人看”

    唰

    所有人心有所感,齐齐向远处看去。

    只见一男一女,白衣翩然,宛如神仙眷侣,正从远处飘然而至。

    而在他们的身后,各大势力的高层,一脸晦气的跟随着。

    “他好像是”

    登时,有人瞪大了眼睛,面露惊疑之色,满脸的不敢置信。

    银甲人古辰锋,却是语气一沉“阁下是何人口气倒是不小”

    其他人或许都不清楚

    但古辰锋心中知道得一清二楚。

    那位道源钟的炼制者,和皇极道宗祖上有旧,曾留下一门功法,修炼之后,能与道源钟产生共鸣。

    仙墟洞天规则奇异,但只要有本事,里面存在的一切,全都可以带出去。

    他们此行秘密而来。

    寻找域外妖星是其一,另一方面,正是为了取走道源钟。

    皇极道宗都垂涎的宝物,如今落到这少年的口中,居然被贬低得一文不值

    这让古辰锋如何能忍

    “我是何人,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陈潇面无表情地摇头,忽然抬手一抓,一道灰蒙蒙的光芒打出,撞击在道源钟壁上。

    见到这一幕,古辰锋当即嗤笑。

    “我当是何方神圣,原来只是个白痴想要哗众取宠,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让道源钟鸣响几声”

    一旁的燕沉月等人,皆都露出讥讽之色。

    在他们看来

    陈潇突然出现的目的,无非就是要抢先一步,将道源钟震响,好给他们造成压力罢了。

    “只可惜,你打错了如意算盘什么”

    下一刻。

    道源钟突然放光颤动,连绵不绝的悠扬钟声,化作漫天霞光荡漾开。

    咣

    只见那口神异古钟,在众目睽睽之下,越变越小,最后倏地飞出,落入了陈潇手中。

    陈潇微微一笑,抬手将道源钟,放进师雨焕掌心。

    “这一次我回来得匆忙,没有准备什么好礼物,就先拿这口钟,给焕儿你当礼物吧。”

    此时此刻。

    全场死寂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