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逐出会场!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事实胜于雄辩”

    程无陌冷笑,一甩衣袖,喝道“应该是谁的,那就是谁的,任凭你颠倒是非,也改变不了事实”

    “师雨世家,你们有些过了”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再搬弄是非也是无用”

    “师雨景盛,你可敢接下赌约”

    许多与程家交好的天才,纷纷在此时出言呵斥,仿佛师雨景盛等人,犯下了天怒人怨的大罪

    做到这一步

    即便以师雨景盛的心性,也难免有些激动与紧张。

    同时直面这么多天才,要是放在一年之前,绝对是他不敢想象的事

    偏偏,他现在做到了。

    而带来这一切的,正是那个神一般的少年

    “既然如此,那便申诉吧”

    不止是师雨景盛一人,师雨世家的其他人,也都神情淡然无比。

    他们皆都接受过,陈潇的传道授业。

    故而,在心中坚信。

    只要有那个人在

    一切皆有可能

    “哼,你们就继续装吧”

    程无陌见状,不由冷笑一声,抬手取出一枚符印,注入法力将其激活“等到申诉裁决下来,你们不想滚也得滚”

    程家原本,就和陈潇有仇隙。

    甚至,还曾发出过通缉令,勒令陈潇负荆请罪。

    后来陈潇失踪,这一份嫉恨跟着转移,落在师雨世家的身上

    “你等申诉,所为何事”

    下一刻,一个低沉的声音,从符印之中传出。

    闻言,程无陌当即大喜,连忙将事情告知“家主,事情是这样的”

    在场个别天才武者,刹那之间脸色微变。

    师雨世家的人缘,终究不是差到极点,仍有一些人,还愿意与之交好。

    “景盛兄,那是程家家主,程无陌此番告状,对你们太不利了”

    “师雨兄弟,程无陌太无耻了,找的是他们家家主,必然会诬告你们,甚至陷你们于不利”

    几乎就在第一时间。

    一连数道隐晦的精神波动,在师雨景盛的耳边响起。

    “诸位”

    师雨景盛略有些感动,转而笑了起来“多谢诸位提醒,不过无须担心,诸位只需看好戏便是。”

    就在下一刻。

    符印之中,传来一声惨叫。

    “啊前、前辈在下不敢了在下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啊”

    武道茶会的空气,一时间陷入寂静。

    与此同时,天字殿中。

    程家家主程无忧,被陈潇一巴掌,狠狠抽在脸上,当场就惨叫起来。

    “不要在我眼前,做任何小动作。”

    陈潇冷冰冰的开口。

    他的一只手,缓缓从半空收回。

    而在陈潇掌心之中,抓着一道浅浅的丝线,一下爆碎开来,弥漫出淡淡的腥气,赫然是一条细如发丝的毒虫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

    程家家主程无忧,手中的符印上,突然爆出刺目的火花,其中一小块区域,瞬间完全黯淡了。

    “那个是小须弥传送阵”

    在场有人低声惊呼。

    所谓的小须弥传送阵,乃是一种微型传送阵,面积不过拇指见方,传送距离也很极为有限,通常情况下,只用来传递一些极秘信物。

    而在刚才,程无忧显然是想借助此阵,悄悄送出一条剧毒的毒虫,让程无陌对师雨景盛等人下手

    只可惜

    一瞬间就被陈潇识破

    “啊”

    剧烈至极的痛楚,一瞬间弥漫开,让程无忧惨叫,再也顾不得形象,当中满地打滚起来。

    在场的每个人,无不毛骨悚然。

    要知道

    程无忧身为程家家主,常年精研各种毒术,甚至会拿毒物,在自己身上进行各种实验,对痛苦的承受能力,绝对远远超过寻常人。

    在这样的前提下,程无忧依旧惨叫,可想而知,痛苦有多么剧烈

    “啊前、前辈在下不敢了在下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啊”

    直到程无忧满脸恐惧,不停地跪地求饶起来,陈潇才冷冷的哼了一声,收回了无形的灵魂神通。

    “茶会可以继续。”

    那白衣少年一字一句,面无表情的开口“再有人敢做小动作,下一个就是会死人了。”

    整个天字殿中,尽皆沉默如冰。

    “在下不敢在下绝对不敢了”

    程无忧连连求饶,哭的涕泪横流。

    天可怜见

    在刚才一瞬间,他恍然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自己的身体,被人一刀刀地凌迟开,明明已经剁成了碎肉,却保留着自身的全部意识,甚至连灵魂都成了碎片,被前所未有的痛苦所笼罩

    “你知道该怎么做。”

    “我我知道了”

    外界,茶会会场。

    突如其来的惨叫,凄厉至极,清晰传入众人耳中。

    程无陌信心十足的笑容,霎时间完全定格在脸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

    尽管无比难以置信,但他却越发觉得,符印中的惨叫声似乎来自程家家主

    “这个惨叫声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惨叫的是程家家主”

    “我的老天程家家主程无忧,莫非在被人痛殴”

    惊骇欲绝的惊呼声,接二连三地响起来。

    在场的诸多天才武者,只感觉三观再次受到践踏,堂堂程家的家主,怎会发出这等凄厉的惨叫

    “家家主”

    程无陌试探着开口。

    陡然,惨叫声戛然而止,一个虚弱的声音,从符印中传了出来。

    “经过天字殿诸位确认,两处共计三十三个座位,确实属于师雨世家。而欧家明知此事,却故意占座挑衅,属于挑衅茶会规则,理应立刻逐出会场”

    话一出口。

    所有人彻底惊呆了。

    “这这他妈也行”

    一名武者满脸呆滞。

    程无忧的声音,还在继续响起“程家受到欧家蛊惑,重罪可免,惩罚难逃,现勒令程家天才,立刻赔礼道歉,求得师雨世家原谅,如若不然,同样逐出会场”

    逐出会场

    这四个字一出,程无陌不由一晃,整个人如坠冰窖。

    那可是他们程家的家主,怎么会做出这种决断来

    在场的诸多天骄,同样哗然沸腾了。

    “我我草牛逼啊”

    提醒师雨景盛的天才中,有那么一人忍不住低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