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一年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轰嗡

    伴随着猛烈震颤,虚空塌陷了下去。

    真新魔主的元神,才刚逃亡到一半,就被无形的吸撤之力,生生定格在了原地,元神不受控制,一步步的向后倒退回去。

    “不”

    此时此刻。

    真新魔主的面孔上,终于流露绝望之色。

    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竟会遇上陈潇这么个妖孽。

    以元丹之境的修为,逆杀一尊魔主,无论在哪一个时代,都是足以被称颂的神话

    更重要的是

    完成如此惊天壮举的陈潇,非但没有同归于尽而死,反倒是破而后立,以从前的旧元丹为土壤,孕育出一颗无上的仙品元丹

    而他堂堂魔主之尊,如今却要沦为陈潇,铸就仙道根基的基石

    “吾好恨啊”

    无尽怨恨的哀嚎声中,真新魔主的元神倒飞,被陈潇的元丹吞噬殆尽。

    不仅如此。

    周遭虚空仍在翻涌,斑驳点点的游离能量,犹如星光一般,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化作道道星河长虹,汇入陈潇的元丹之中。

    渐渐地,一道虚幻的身影,缓缓地凝成实体。

    “终于成功了。”

    陈潇长长呼出口气,抬手一件白衫飞来,遮住了完美的身躯。

    此时此刻的陈潇,容貌上没有多少变化。

    可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

    他的每一寸肌肤,每一粒细胞,都蕴藏着惊人的光,像是拥有神性一般,令人目眩而神迷。

    铸就了一颗仙品元丹,陈潇整个人脱胎换骨。

    从里到外焕发着仙光,如同一尊缥缈的谪仙,遗世独立,就要从此间超脱出去。

    “你小子真是差点吓煞吾也”

    陈潇眉心一闪,一座神殿飞出,化作镇天殿殿灵。

    纵然他再怎么见多识广,这会儿亦感到一阵后怕。

    以元丹境的修为,屠灭掉一尊魔主,这等传奇暂且不提

    光是献祭全部血肉,碎裂旧有的元丹,将自身化为混沌,而后借助外力冲击,凝聚出仙品元丹,此番近乎“开天”的壮举,又有几人能有魄力去做

    只要出现一丝差错,就会彻底地沉沦,再没有复苏的可能

    “但我终究还是成功了。”

    陈潇咧了咧嘴,露出一抹笑意。

    早在进入白虎帝葬之前,他就已经深刻地意识到

    要铸就仙品元丹,天时、地利、人和,这三者缺一不可

    而现在

    他终于还是成功了

    若是内视丹田,便能清晰看到

    一颗梦幻宝珠般的元丹,泛着缥缈而隽永的仙光,在丹田之中浮浮沉沉,不断吞吐着游离的能量。

    “嗯”

    突然,陈潇眉毛一扬。

    他忽然间察觉到

    这一枚仙品元丹,竟在隐约之间,同一方遥远的空间,产生了细微共鸣

    尽管共鸣极为微弱,若是不仔细感知,几乎无法察觉到,但却真实地存在着

    这般诡异的情况。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陈潇都不曾遇到过。

    “不行,这股共鸣实在太弱,我的实力也还远远不足,无法找到那方空间所在。”

    片刻之后,陈潇苦笑摇头,暂时放弃探寻。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巩固修为,并尝试冲击金丹。”

    一片苍茫之中。

    陈潇原地跏趺而坐,修为再一次波动开。

    与此同时,萝卜模样的准神药灵,被从镇天殿中弹了出来。

    “你你要对大爷做什么”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陈潇勾了勾手指,露出和善的笑容,“来,你稍微靠过来一点,我给你做个体检”

    “不,不要有什么事情,你去找那些神药,不要来找大爷啊”

    天行道王参惨叫。

    陈潇心中很是清楚

    虽然斩杀了真新魔主,解除了最大的危机,但他展现出的诸多手段,必然会引发新的纷争

    他又不可能在帝葬中,永远的藏身下去,一旦离开了帝葬,就必须要凭借真实实力

    “不过,能否见到白虎大帝,反倒还是个未知数了”

    好在,陈潇对此并不迫切。

    想要见白虎大帝,是为了解除心中疑惑,但就算是见不到,只要他继续一路前行,迟早有一天,能够拨云见日,以一己之力找到答案。

    外界。

    不知不觉中。

    距离白虎帝葬开启,已经过去一年之久。

    在最初的热潮完全退去后,对这片宏大秘境的探索,渐渐成为了一种常态之举。

    十二个入口的附近区域,皆有大大小小的势力,共同组成了全新的集镇,每天都有数量众多的武者,涌入帝葬之中寻求机缘。

    不过,就在最近几个月,各大势力的摩擦,变得越发的频繁。

    “号外号外雷鸣神子的师尊,登门师雨世家,为徒弟之死讨要说法最终,与师雨世家的老祖,大战三天三夜后,双方不分胜负离去”

    “不过,苍雷老人在离去前,声音曾震动天地,直言师雨世家老祖,大限将近,活不过一年时间”

    许多足以改变中天洲格局的消息,不断在市井小巷之间口口流传着。

    “此外,药神子失踪满一年,药王殿选出新传人,并面向整个中天洲,召开第一届武道茶会,邀请各路少年天骄前往。”

    “第一楼对外发布公告,宣称将在武道茶会后,公布全新的天、地、人三榜排名。”

    而在此时,师雨世家。

    家族议事殿。

    近些时日以来,偌大的家族内部,可谓是愁云惨淡。

    即便是最下级的佣人杂役,也能够清晰无比的感受到,那股弥漫在空气里的压抑。

    “药王殿简直欺人太甚”

    一名中年男子,忍不住擂桌低吼“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大殿中的其他人,闻言纷纷沉默了。

    通常而言。

    像是武道茶会这般,针对年轻一辈的盛宴,会派出使者登门,送上相对应的请柬。

    偏偏这一次

    药王殿的请柬,竟是由一名金丹巅峰,以酝酿已久的神通,生生轰入师雨家大院

    在外界所有人看来,这无异于一次挑衅,像是一个耳光,狠狠抽在师雨世家脸上

    “可是家族的那些年轻人,现在可都是在那个地方”

    另一名长老,流露出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