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1章 魔灭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你”

    真新魔主面露惊容。

    以他的眼力去看

    陈潇释放出如此强大的一击,已经燃尽了一切可能的力量。

    那些神尸神器等外力,就算依旧完好无损,但陈潇本人,绝对会被狂暴的力量撑爆

    可是这一刻。

    一尊白衣身影踏天走来。

    陈潇现在的形象,显得格外狼狈,肌体龟裂了,到处有鲜血淌落,经脉寸寸断裂,丹田也尽是裂纹,雄浑的法力亦是消耗一空。

    正常情况下,光是这等痛苦,就足够让人昏厥。

    然而,陈潇依旧立在那里,云淡风轻,付笑苍生

    尽管重伤,却未死亡。

    “我当你还有多少力量,原来只是垂死挣扎罢了。”

    看到这一幕,真新魔主松了口气,重新露出狞笑。

    此前一击,着实惊天。

    他受到封印限制,无法移动与躲避,只能生生吃下这一击,受了不轻的伤势。

    如果陈潇还能再来上一击,以他如今油尽灯枯的状态,有极大的可能重创濒死

    “你现在一定很痛苦吧本魔主能够感受到,你的本源在干枯,灵魂亦将碎裂,就连阻挡魔气侵蚀,都已经成为了奢望”

    禁区外的众人,已经一退再退。

    但真新魔主的声音,仍在他们耳畔回荡。

    “无论是你,还是外面的小蚂蚁们,一个都跑不掉,都会成为本魔主的食粮”

    听闻此言,所有人心头沉重。

    “那么恐怖的攻击,也不能灭杀那大魔”

    “那还有什么人,能够将其灭杀”

    一名白发苍苍的武者绝望颤声。

    突然,有几名武者噗通跪下,拼命向第六禁区磕头。

    “不要杀我我愿意投诚只要别杀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啊饶我一命吧”

    “你们这些人”

    其余的武者,被这一幕惊呆。

    而后,有人当场呵斥“谈元魁,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一位还在战斗,你就跪地求饶了”

    “还在战斗个屁你没听见吗,那小子快死了”

    谈元魁面色狰狞,厉声大叫道“说起来,那小子根本是自寻死路,明明不是魔主大人的对手,还要冲上去送死,平白惹恼了魔主大人,为我们招来灾祸”

    “说的没错都是那小子的错”

    “要不是他冲撞了魔主大人,我们又怎么会有此劫难”

    他的话语,竟引来多人附和。

    好几名武者声色俱厉,仿佛和陈潇之间,有着不可化解的血仇。

    “他想要送死,一个人去死好了,为什么要拖上我们”

    “小东西,你听见了吗就这些废物,也值得你拼命”

    真新魔主魔语幽幽,宛若无孔不入的阴影,不断在陈潇耳边响起,欲要彻底腐蚀他的道心。

    只要让陈潇魔化了,除去这个最大威胁,那破除封印之事,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不如投靠本魔主吧,吾可以收你为弟子,你的伤势,可以瞬间修复,你的修为,也能突飞猛进,就连”

    “为什么要抵挡”

    便在此时,陈潇平静开口。

    简简单单一句话,像是在反问,又好像在诉说

    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事实

    真新魔主陡然愣住,蓦地打了个一个寒噤。

    为什么要抵挡

    “你为什么不抵挡”

    “因为”

    陈潇脸上的笑容,猛然变得无比浓烈“我不需要啊”

    轰隆

    弥漫第六禁区的滔天魔气,像是受到了无形的牵引,骤然间倒卷而归,被一方吞天噬地的黑洞所吞噬。

    而这一方黑洞的源头,便是那白衣染血的少年

    此时此刻,陈潇的气息,猛然间变了。

    变得无比狂暴与狰狞,宛若一尊魔帝降世,比所谓的真新魔主,更邪恶嗜血千万倍。

    一念化魔

    一尊数万丈之巨的漆黑魔手,宛如从远古洪荒而来,穿透了天地时空,磨灭了六道轮回,将真新魔主苦心侵蚀的魔域,一击洞穿撕裂

    “森罗万象天魔印”

    “该死”

    真新魔主惊骇欲绝,鼓动一切力量抵挡。

    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

    施展出纯正佛道神通的陈潇,竟能在一瞬间化身盖世巨魔,仿佛一尊魔中的帝皇,魔威滔天,镇压他的吞天魔域,直击他的核心本源

    面对更加高等的魔道神通,真新魔主的吞天魔域,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筛子,根本阻拦不了这种同源的伟力

    轰轰轰轰轰

    外界的武者,能够远离的,早已远离了。

    只有极少数人,仍在勉力支撑,又或者借助天眼等神通,从遥远的地域观战。

    此刻的第六禁区。

    已经看不到一丝光明,只剩下翻涌的魔气,还有狂暴肆虐的能量。

    毫无疑问,即便战斗结束了,这里也会成为绝地

    “这一回真的结束了”

    所有人在魔威之下心惊胆颤。

    然而,真新魔主的声音,第二次响了起来。

    “该死的虫子,你杀不死本魔主”

    “本魔主从远古复生而来,又怎会在这里被你杀死”

    “那么,再接我这一击吧。”

    战场中心,陈潇平静开口。

    咔嚓。

    一枚璀璨无比的元丹浮现,而后忽然碎裂成华光。

    “自碎神品天阶元丹你疯了你完全疯了”

    真新魔主目眦欲裂。

    明明那只是一枚元丹,却泛着无与伦比的光,令人目眩神迷,有种心神悸动的大恐怖。

    情川玄岛深处,一名黄裙少女,猛然之间睁眼。

    几乎是下意识地,少女看向第六禁区方向,目中泪光滑过,发出不敢置信地呼喊。

    “陈潇”

    “不用为我担心。”

    像是感应到了这一幕,陈潇忽然淡笑着开口。

    “待到神芒划破时空,我必将再一次归来”

    这一刻。

    陈潇手中的断剑融化了,所有库存的鸿蒙紫气,全部都爆碎了,化作最为精纯的能量,融入陈潇的这一击之中。

    佛、魔、神

    这是陈潇酝酿出的终极神击

    哗

    宛若一尊神王复苏,惊天动地的神芒,彻底撕裂第六禁区

    “啊”

    真新魔主的惨叫,回响在四面八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