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好心当成驴肝肺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修炼魔功”

    雷鸣神子面无表情,古井不波地说道“魔功并不是正道,也不是我的武道。你的实力确实很强,但只有最适合我的,才是我该走的道路。”

    “最适合的道路”

    真新魔主阴森的笑声,带着浓浓的不屑响起。

    犹如魔鬼的呓语,恶魔的诱惑,千般万般幻象浮现,仿佛要让人永恒沉沦。

    “小家伙,你太自负也太无知了。雷鸣神体而已,只是前期有优势罢了。一旦你登临神境,神体优势会越来越小。最终,成为你的最大桎梏”

    听闻此言,雷鸣神子眸光微动。

    而真新魔主则是怪笑一声,继续孜孜不倦地循循善诱。

    “桀桀你真的以为,神体就是无敌么事实上,神体也划分层次。”

    “譬如你的雷鸣神体,只是最下层的人神体罢了。”

    “在你之上,还有星光神体等地神体,虚空体等天神体”

    无穷无尽的魔音,遮天蔽日,化作噬心的阴影,疯狂冲击雷鸣神子的心灵。

    “这个世界,比你想象中更加广阔,你引以为傲的天赋,其实根本什么都不是”

    轰

    雷鸣神子终于动容。

    他猛地站起身,周身雷霆暴闪,面色阴晴不定。

    “你说我的雷鸣神体只是最低等的神体”

    真新魔主所说的一切,确实超出了他想象,称得上是闻所未闻

    尤其是

    他引以为傲的雷鸣神体,被真新魔主如此贬低,就差没被指着脸骂废物,纵然以雷鸣神子的心性,一时之间也完全无法接受

    “桀桀你以为天神体就是最强了么”

    这一回,真新魔主反而不多说了。

    只是雷鸣神子的脸色,顿时更加阴晴不定了。

    真新魔主简简单单几句话,却能引发人的无穷遐想,即便以雷鸣神子的道心,都只感觉心神阵阵摇曳,仿佛受到了剧烈的冲击。

    良久。

    他才深吸口气,重新盘坐下来。

    “真新魔主,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历,你说的有几分真假但我雷烨,有我自己的道路要走,你的诱惑都动摇不了我”

    “桀桀你也只有这种时候还能够继续嘴硬了”

    真新魔主的声音,犹如梦魇一般,在四面八方响起。

    “或许要不了多久现实就会教你做人”

    “真新魔主。”

    与此同时。

    陈潇一步踏出情川玄岛。

    他的体外弥漫着银光,身形游走在虚实之间。

    往往一步迈出,便是千丈之遥

    所谓的缩地成寸,也不过如此罢了。

    如果有人能站在帝葬的最高处,向下俯瞰这片浩瀚空间的话,就能看到一道银色神芒,宛如绝世神剑一般,由远及近,华光波及六大禁区,将其从中切成了两半

    “一尊古老的魔主,原本早该陨灭了,却突然之间复活”

    陈潇的速度越来越快,但却始终紧锁着眉头“难不成,前世白虎帝葬突然消失,其实也和此次异变有关”

    上一世的时候。

    白虎帝葬现世之后,同神武大陆相连,足足稳定了千年时光。

    探索过帝葬的武者,堪称数不胜数,就连神境也曾出手,派遣特殊的化身,探寻这片异空间的奥秘。

    无人料到。

    在几乎所有武者都认为,白虎帝葬会永世存在时。

    白虎帝葬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似的,唯有变成了普通森林的迷夜之森,还依稀证明着帝葬曾经存在的痕迹。

    “不过,仅仅凭借一尊魔主,想要撼动帝葬空间,未免有些力有不逮。”

    陈潇低声呢喃自语,神色变得越发凝重。

    所以

    在真新魔主的背后,肯定还有更恐怖的存在,才是推动此次异变的黑手

    终于。

    陈潇跨越空间,横穿禁区,降临第六禁区

    此时此刻的第六禁区,早被遮天蔽日的魔云,彻彻底底笼罩了一切。

    从极远处看去

    仿如一方黑洞旋转,又好似噬人的巨口,散发着摄人心魄的魔威。

    “好恐怖的魔威不过,大凶险之处,必有大机缘,说不定这一次,我们所有人,都能再进一步,踏入金丹领域”

    第六禁区之外。

    到处都可以看到,有武者队伍徘徊,迟疑着是否进入。

    偶尔,会有一两个胆子大的,气势汹汹杀进第六禁区,然后便消失不见,再也没有了任何声息。

    “年轻人,前方太过于凶险,只有一人的话,便不要再前进了”

    陈潇才刚要动身,就见到不远处,一名老者向他看来,还有精神波动,劝阻他莫要前进。

    老者的修为,达到金丹初期巅峰。

    而在老者的身边,还跟着几名年轻男女,修为有高有低,高的已有元丹巅峰,最弱的不过法相境界。

    当然,武者的外貌年轻,不见得是真年轻。

    譬如那元丹巅峰的青年,真实年纪已近百岁,只是武者衰老缓慢,所以完全看不出来罢了。

    “老丈,有劳费心了。”

    陈潇摇了摇头,面色依旧肃然“不过,该去的还是得去,就算只有一人,有些事情,依旧要有人去做”

    “嘿嘿,依旧要有人去做说的倒是好听,这漫天魔云蔽日,就算是人榜天骄,也不敢轻言入内,你又算是哪根葱”

    话音才刚落下。

    那元丹巅峰的青年,当即一甩衣袖,面色不屑的嗤笑。

    “我确实不算哪根葱,不过你又算什么,葱花还是葱叶么”

    陈潇哑然失笑,神念扫荡天地,寻找可用的手段。

    已经到了第六禁区,他反倒是不着急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想要屠灭一尊魔主,哪怕对方遭到了帝葬镇压,也不是随随便便冲进去,就能够瞬间完成斩杀的。

    如果陈潇的修为实力,处在前世的最巅峰,吹口气就能灭杀魔主。

    而现在,想要以金丹三境的修为,去对战一尊神境魔主,他必须要借到足够的外力

    好在这里是白虎帝葬

    “葱花还是葱叶”

    青年脸色一黑,鼻子都气歪了,冷冷发出讥笑。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既然你那么有信心,倒是现在就闯给我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