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以你之血,祭我战旗!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年轻人,你太嚣张了。”

    眼前的一幕,让卓师兄神色微沉。

    他忽然欺身逼近,体外星光滔滔,如同化身星光之主,一身法力狂暴无边,向着陈潇碾压下来。

    有他坐镇在在此,理应万无一失

    结果,除开他之外,陈潇瞬间重创三人。

    这完全就是赤裸裸的打脸

    “能在我的面前,将他们三人重创,你的实力值得嘉奖。不过一切到此为止了。”

    卓师兄眸光淡然,语气超然无比,像是站在山巅上,俯视山脚的陈潇。

    在他的胸前,一枚符箓亮起。

    霎时间,卓师兄气息狂飙,一路来到金丹境巅峰。

    虚空像是要裂开了,有恐怖的气息动荡,要将卓师兄灭杀掉。

    然而,那枚符箓嗤嗤放光,丝丝神威闪现,暂时挡住帝葬中的大恐怖。

    那不起眼的符箓,赫然是一枚神符

    “你根本不知我的来历,更无法想象我的手段,其他人进入此地,修为都会受到限制,但是我却不在此列”

    金丹境巅峰,这才是卓师兄,隐藏的真正修为。

    寻常的中天洲武者,根本不敢像他这么做,毕竟就算压制了修为,万一稍有不慎,只要泄露了一丝气息,便有可能引发帝葬杀机,到时候连逃都逃不出去

    “更重要的是,我的实力,也远非寻常金丹可比。”

    “白痴。”

    对此,陈潇的回答,只有两个字。

    卓师兄摇了摇头,拳上星光凝聚,拳芒化作流星,璀璨而华丽,犹如星河在动荡

    不仅如此。

    剑龙云、何师姐、平凌公子三人,再一次嗜血狂攻而来,诸多宝物不要钱的祭出,宛如要将这一方空间打碎,连同陈潇一起葬送掉

    “看样子,你是敬酒不吃,要吃罚酒了。”

    卓师兄神色嘲讽。

    何希尖利的声音,紧随其后响起“孽畜,你就尽管后悔吧卓师兄可是星光神体,号称元神之下无敌手,杀你不过如杀鸡一般”

    就在下个刹那。

    一抹炫目至极的银光,突然之间当空炸开。

    数不清的符文飞溅,虚空中有大爆炸发生,空间哗啦一下碎裂,露出一方缓缓旋转的黑洞,诸多狰狞的裂纹锯齿,骤然将星光绞得粉碎。

    卓师兄等人的眼中,陈潇的身影消失了。

    又或者说,他的身影,无处不在

    无论他们从哪个角度,向陈潇发动攻击,都只会看到正面的陈潇。

    仿佛永远看不到他的后背,只能够正面硬接他的猛攻

    虚空体催发至极限,如同跨越了距离,超越了空间,撕裂一切的阻碍,闪烁着至高的光辉

    “神体很不巧,我也是啊。”

    轻描淡写的笑声,突然贴着何师姐响起。

    她不由得头皮发麻,浑身汗毛倒竖,正要抬手抵挡反击,一道银芒斩落下来,将这名俏丽的女子立劈

    “你”

    平凌公子飞身狂退,身前的诸般秘宝,突然齐齐炸成粉碎。

    而后银色的拳芒,充塞了天地虚空,将他轰成漫天血雾。

    “啊”

    剑龙云惨叫一声,半边身子炸碎,才堪堪躲过必杀一击。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忽然一道刀光扫至,开混沌,辟天地,将他直接打得形神俱灭

    “你居然是”

    卓师兄满脸震惊,不敢置信地失声“虚空体”

    神体也分强弱。

    在各种神体之中

    星光神体只能算是中等。

    而陈潇展现的虚空体,则毫无疑问是最顶尖

    “原来你是虚空体,先天立于不败之地,难怪你会如此有恃无恐”

    他周身星光闪烁,化作厚厚的甲胄,将陈潇的一击挡下“出身于中天洲,能有如此成就,你确实足以自傲。不过,我的来历,依旧不是你能想象。”

    卓师兄倏忽掠空而起,犹如高高在上的神祇,轻蔑俯视下方的陈潇。

    “我之前的承诺依旧有效。你若愿意投诚,交出自己的收获,我可以为你推荐,让你成为本门记名弟子,甚至是我的追随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我背后的宗门,大到你无法想象,随便出动一人,就能够将中天洲”

    轰

    虚空体神通瞬灭拳术

    陈潇面无表情,一拳洞穿卓师兄胸膛“让我成为你的追随者你倒是很有想法。可惜,我对九霄圣地的人,一向没有多少好感。”

    “你居然知道九霄圣地”

    这一回,卓师兄终于惊悚。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今日,便用你们的鲜血,祭我屠魔的大旗”

    卓师兄最后的听到的,是陈潇冷冽无比的声音。

    同一时间。

    白虎帝葬第六禁区。

    原本气象万千的第六禁区,此时早已经变了模样。

    越来越多的魔气,从虚无之中涌出,渐渐遮蔽了天空。

    但凡闯入此地的武者,都会听到魔鬼般的呓语,在灵魂的最深处响起,勾起内心最原始的欲望。

    从远处看去,这完全是一片魔土

    “小家伙,你的胆子倒不小”

    第六禁区深处,一名高大的青年,盘坐在一座祭坛前。

    祭坛上魔影涌动,时而有桀桀怪笑,在青年耳边响起。

    只不过,每当有魔气逼近青年,便会有雷霆闪烁,将一切魔气焚灭成空。

    “你如此吞噬雷泽祭坛的能量,就不怕本魔主破封而出后,直接灭掉外界的一切生灵么”

    真新魔主的怪笑,直接在青年脑海中响起。

    恐怕绝不会有人想到

    这一次帝葬的惊天大异变,竟会是人榜第一的雷鸣神子引发

    “就算灭掉了又与我何干”

    雷鸣神子神情淡然,面无表情说道“你我之间,已经定下契约,我吞噬祭坛力量突破,而你破开封印之后,不得以任何形式对我动手。”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

    “至于外界的其他人,一群庸人而已,和蝼蚁无疑,死了也就死了罢。”

    “嘿嘿嘿你这小家伙,很对本魔主胃口,如你这般的冷酷心性,若是不修炼魔功,着实有些可惜了”

    真新魔主阴森的笑声回响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