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3章 挡我者死!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剑龙云等人,当场气得三尸神暴跳。

    “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到手的机缘还能跑了”

    “我倒是我要问问看,这他娘的是什么道理,究竟是谁规定的道理”

    那可是三件神之兵器,两块神秘古碑,也疑似为神级秘宝

    要是拿到了外界,必定能让诸强疯狂。

    结果。

    宝物机缘才刚拿到手,参悟炼化才刚刚开始

    整整五件惊世神物,居然当着他们的面飞了

    “平白无故,绝不会发生这种事,必然是有人在捣鬼”

    卓师兄面色阴沉,声音都沙哑了,疯狂的目光,疯狂在周围扫荡。

    突然,何师姐惊叫一声。

    “有人来了”

    几人纷纷放眼望去。

    只见一道白衣翩然的身影,犹如一尊少年真神,周身仙雾缭绕,正一步步从玄岛深处走来。

    “是他陈潇”平凌公子低喝一声。

    “居然是这小子,我们的机缘飞走,莫非也是他搞的鬼”

    剑龙云面色难看无比。

    “不管动手的是不是他,但绝对和他脱不了干系”

    何师姐眸光阴狠,沉声低语道“不过,他不该这时候离岛的。这时候离开玄岛,什么机缘都没消化,他的实力比起登岛前,根本没有多少变化”

    话语之间。

    卓师兄已经飞身而起,向着那少年高速逼近。

    “年轻人,此路不通。”

    卓师兄冷然开口。

    “差不多了,我该出发了。”

    陈潇抬手一挥。

    顿时所有的宝物、神尸等,皆都被他收纳于镇天殿中。

    情川岛主平静望着他,忽然侧首回望,看向修炼中的师雨焕。

    “道友,你不打算向那小姑娘告别么”

    “告别就不用了,平白让她担心罢了。”

    闻言,陈潇淡淡摇头,神色信心十足“更何况,我只是去屠魔,过后就会回来,并非是诀别,又何须平添担忧”

    说罢,头也不回,飘然远去。

    无论是子灵,还是情川岛主,都沉默了下来。

    在她们二人看来

    陈潇此番前去,不过是送死罢了。

    一尊魔主即将出世,除非星空之中,有同等强者出手。

    否则仅凭神武大陆的力量,无论去多少人,都只是给真新魔主送菜。

    可是,即便知道了这些,陈潇依旧去了,毅然决然,义无反顾

    “无论如何,道友高义。”

    情川岛主长叹一声,向着陈潇的背影再拜。

    “情川在此恭送道友”

    与此同时。

    陈潇身形闪动,一步迈出,便是数百丈之遥。

    还未走出情川玄岛,忽然一道身影,拦在了他去路上。

    “年轻人,此路不通。”

    卓师兄面色冷然,语气冷冽道“交出你得到的传承,还有刚才飞走的宝物,我可以考虑饶你不死。”

    在他开口的同时。

    剑龙云、何师姐、平凌公子三人,已经从三个方向上,将陈潇给团团包围了。

    “原来是你们”

    陈潇眼帘微掀,摇头说道“退下罢,此去屠魔,我不想平添杀孽。”

    剑龙云当即怒极而笑“让我们退下口气真不小就是不知道,你的本事,是否和口气一样大”

    他始终都认为,此前在竹舟上时,陈潇只是占了出其不意的优势。

    后面登上了玄岛,更是一次交手都没有,显然陈潇的实力,并没有想象中强大。

    “小畜生,你的胆子很大啊连我们的战利品,也敢出手抢夺”

    何师姐手持长鞭,面色阴毒地逼近,一层层乌黑的光,从她脚下扩散升腾,最终将这片区域完全笼罩。

    赫然是一块三品阵盘,镇压一方空间的灵气。

    即便没有阵师布阵,也能在瞬间催动,剥夺敌人的所有视野,唯有得到阵盘标记,才能在黑暗中行动自如。

    而在这块三品阵盘之后,又有足足六块阵盘发光,化作牢不可破的囚笼,彻底禁锢陈潇前进的脚步。

    为了对付陈潇,剑龙云一行人,几乎动用了一切手段

    他们确实对付不了龙麟兽,可还对付不了一个陈潇么

    “不用和他废话了,直接将这小子打残了,夺取他的空间宝物,他的一切,都将会属于我们”

    平凌公子投来狠辣的视线。

    博文杨倒在远处,口中全都是鲜血。

    “少主万万不可啊”

    “老东西你给我闭嘴”

    平凌公子不耐,抬手一击,竟是将博文杨的一条手臂,当场轰成了血雾

    须知

    博文杨最擅长的便是拳法,如此被废掉一条手臂之后,等于被废了大半生的功力

    “真是个畜生。”

    陈潇面色微沉,冷冷地开口道。

    “怎么,你心疼这老东西了还是说,他早就投靠了你,所以你心疼自己手下”平凌公子满脸讥讽。

    “小子,这是最后通牒。”

    卓师兄再度开口“各个关卡的守关者,可不会来帮你,而我们的来历,远远不是你能想象。你若是愿意上交宝物,我可以考虑向上申报,让你成为本门的记名弟子。”

    “算了,本不想开杀戒,不过现在想来”

    就在此时,陈潇遗憾地摇摇头。

    轰隆

    在这个刹那间。

    陈潇的身形消失了。

    神光

    天地之间,只剩下刺目的华光

    “以你们的鲜血祭旗,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咔嚓

    六块阵盘的镇压,根本挡不住陈潇,被他一拳撕裂开,炽盛的拳光从天而降,犹若神罚一般,轰在平凌公子胸口。

    “你”

    平凌公子当场咳血,胸口炸开一个血洞。

    “废物。”

    陈潇面色清冷,转身一拳轰去。

    此时剑龙云一剑斩来,与陈潇发生碰撞,下一刻,剑光支离破碎,剑龙云大口地咳血,浑身骨骼不知断了几根,好像破沙袋似的倒飞出去。

    “小子,不要太嚣张了”

    何师姐从阴影中杀出,一鞭犹若雷光电蛇,撕裂虚空袭来,直奔陈潇后心而去。

    她手中的长鞭,赫然是一件二品灵宝

    “滚”

    陈潇张口大喝,霎时间音波震荡,无数符文飞舞,化作一口阴阳大钟。

    咣

    阴阳大钟剧烈震动,无尽的地水风火喷涌,震得何师姐肌体开裂,半边身子炸成血雾。

    “挡我者死”

    陈潇沉声开口,目光冰冷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