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帝葬异变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面对一意孤行的众人,博文杨脸色灰败,只能感到无尽的绝望。

    原本他还想着

    既然已经登上了玄岛,那无论如何,也不能空手而归,探索一下诸神墓地也好。

    谁曾料到。

    就在诸神墓地外围,平凌公子同剑龙云等人遭遇了。

    双方几乎是不谋而合,瞬间就决定再度合作。

    并且,约定在完成探索后,要向陈潇发动复仇,以报此前的羞辱之仇

    “少主醒醒吧”博文杨声嘶力竭,声音都在发颤,“那个人,我们得罪不起啊”

    “哼”

    对此,平凌公子只是冷哼,冷冽的目光扫来。

    “博文杨,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之前你对姓陈的低声下气,这个账我还没有和你算,现在连我们复仇都想阻止,难不成你投靠了姓陈的不成”

    在平凌公子看来

    博文杨的一举一动,简直丢尽了紫岳洞天脸面

    “少主,您实在有所不知啊”

    博文杨依旧苦笑,而后将第二关中,自己所见的一切,告知于在场众人。

    “就连第二关的守关者,都对那陈公子毕恭毕敬,他究竟有多么恐怖,您想想就应该明白了。”

    话还没说完。

    剑龙云便是一声冷笑,打断了老人的劝诫。

    “一击撕裂星罗海,强势震慑守关者这种拙劣的借口,你也能想得出来”

    “什么陈公子,不过是师雨世家新招的教书先生,顶多还有三品驭兽师的身份而已。”

    一开始,他并未认出陈潇几人。

    但在事后仔细回想一番,再加上凌夏南、博文杨的佐证,立刻认出了陈潇等人的身份。

    三品驭兽师的身份,若是放在神葬之外,那确实足够震慑众强。

    纵然是各大势力的高层,都要给陈潇三分薄面。

    “但这里可是神葬内部,他的宠兽就算再强,也带不进神葬之中。之前是不知其身份,现在弄清楚了他的底细,想要对付不过是手到擒来。”

    何师姐也跟着笑了。

    她的神色很阴冷,带着浓浓的怨毒。

    原以为

    她这一次和卓师兄,从神武洲来到中天洲,应是美妙的二人世界,谈笑之间,俯瞰中天洲的天骄。

    而今,却碰上了陈潇

    不仅屡屡坏了计划,更是让她多次出丑,将最难看的一面,暴露在卓师兄眼中。

    这简直让何希恨极欲狂。

    “此仇必报”

    “陈潇来历神秘三品驭兽师”

    唯有卓师兄,并未参与对话。

    他的目光闪烁不定,似乎是想到了某种可能。

    自从陈潇压服情川岛主后。

    师雨焕便安心留了下来,在玄岛的最深处闭关修行。

    而这座情川玄岛

    不愧为最适合她突破的地点。

    几乎每一分每一秒,少女的魂力都在沸腾,魂光极尽璀璨,犹若开天辟地时,照亮虚无的绚烂的光,将她整个人都映照得圣洁无比。

    可以看到。

    此时师雨焕的身后,第二尊神相的虚影,正在不断变得凝实。

    “非想”的掌控境界,早在不知不觉中达到。

    几乎只差最后一步,情川八相玄功就能够再做突破,彻底凝聚第二尊神相,破入第二重天的境界

    届时,师雨焕的修为实力,将一跃而媲美金丹境。

    “先天道魂体,不愧是传说中的体质,更胜于一般的神体,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

    看到这一幕,情川岛主忍不住感叹。

    哪怕是她年轻的时候,比之师雨焕的天赋,也依旧要逊色太多了。

    这个少女的体质和天赋,堪称情川八相玄功中,最为完美的先天条件

    “若是好好培养这丫头,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会有那么一二分可能”

    情川岛主的眸光,下意识地转向远处,那是陈潇的闭关地。

    脸上的笑意,瞬间收敛了。

    让师雨焕击败陈潇的想法,在刹那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算了,根本不可能。”

    此时此刻。

    陈潇的闭关地所在,几乎化作了一片混沌,到处是混沌气翻涌,时而有神光惊天,将混沌开辟出来,演绎万般异象,道尽天地奥妙。

    仅仅是靠近那片区域,就会感受到恐怖威压,似乎要将灵魂都压垮。

    这哪里像是个元丹武者在修炼

    要不是得到了情川岛主确认

    恐怕不管是谁来了,都必然会认为,这是一尊神在修炼

    一旁的傲娇少女子灵,早已经看得目瞪口呆。

    粉嫩的小脸上,满是怨念,用清脆的声音,不住地碎碎念“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这小子,实在太诡异了。”

    情川岛主摇头苦笑“尽管修为还远远不如,但他给我的感觉,居然和白虎陛下,有着几分相似之处”

    子灵不由得惊悚。

    和白虎大帝有着相似,岂不是意味着,陈潇亦有着帝资,甚至就是一尊少年大帝

    情川岛主这个评价,绝对堪称惊世骇俗

    “岛主,那他们的出现,会不会引来变数”

    子灵才刚刚开口,情川岛主便摇了摇头“最近这些日子,其实我也在思考,会不会我们真正需要的其实就是意外变数”

    “陛下消失太久太久了,我们等待了那么多年,既没有等来陛下转世,也没有等到陛下苏醒或许陛下的计划,本身就出现了意外”

    情川岛主眸光深邃,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所以,子灵。”她侧首看向子灵,“既然你和这个小丫头有缘,等到她闭关结束之后,便同她一道离开玄岛吧。”

    “岛、岛主您已经看出来了”

    子灵不由得大惊失色。

    最近几天以来,她一直小心翼翼地隐藏。

    毕竟,想要压榨试炼者,结果却被反戈一击,在灵魂中打下烙印

    这种事情说出去,实在是太丢人了

    却不想,还是被情川岛主看破。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看不破”

    闻言,情川岛主失笑“不过,我也并非是在开玩笑”

    话音还未落下。

    一股惊天动地的震动,忽然席卷了整个帝葬

    “桀桀桀桀”

    一阵瘆人的怪笑,犹若魔音一般,在所有人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