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烈山衡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你是谁”

    陈潇一句话。

    简直犹如晴天霹雳,破开了混沌,将这道古老的意志,彻底从沉睡中惊醒

    在过去的漫长岁月之中,白虎帝葬并非没有开启过。

    期间。

    也曾有惊才绝艳的天骄,天下无双的神体,盖压当世的少年真神,一度驰骋在这片土地之上。

    可无论是哪一个人,都不错过发现过

    在情川玄岛的第三关中,竟还有其他人藏身于此

    而如今。

    陈潇一口将其道破,甚至点出他的藏身地,怎能不令他惊骇万分

    “我是谁”

    陈潇淡淡的笑了笑,神情淡然如水“我是谁,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来找你,索要一件东西的。”

    “索要一件东西你倒是敢开口”

    经过最初的惊讶,这道磅礴的意志,终于镇定了下来。

    隆隆的声音,回响在陈潇耳边“这么多年来,你是唯一一个不过,看在你闯入此地,与老祖有缘的份上,老祖可以先听听你的要求。”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然带上了一丝笑意。

    就仿佛是一尊伟岸的巨人,突然对蝼蚁产生了兴趣,正小心翼翼地蹲下来,观察那只蝼蚁的一举一动。

    心情好了,就赏赐蝼蚁机缘。

    若是不好了,就一脚将蝼蚁踩死。

    “我需要一枚截天令。”陈潇直接了当地开口。

    “老祖当是什么东西,原来只是截天令而已,就算给你等等你说什么,你要截天令”

    话说到一半,这道神秘的意志,猛然间回过神,当场失态惊叫。

    那那他妈可是截天令

    传说中,号称截天大道,一念永恒的截天令

    这小子能知道就不错了,居然还敢直接张口索要

    “没错,我要的确实是截天令。”

    陈潇平静的点头,语气没有丝毫波澜“一枚就可以了。”

    “一枚就可以了”

    神秘意志简直要被气笑了“且不提老祖没有截天令,就算真的有截天令,又凭什么要平白把它给你”

    “因为截天令对你无用,但我却需要用到它。”

    陈潇双手背负,神色无喜无悲。

    神秘意志刚想驳斥,就听陈潇继续道“烈山衡,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仙墟洞天的真正来历”

    “你”

    神秘意志烈山老祖,再一次惊骇失声了。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自己为何会一夜之间,成为仙墟洞天的守护神”

    “你居然”

    “你难道就不想要知道,烈山氏灭亡的真相”

    轰

    几乎就在陈潇话音落下的刹那。

    一股磅礴无尽的神威,骤然在天地间扩散,犹若一尊真神复苏,霸道绝伦的威压,在虚空中碰撞爆发。

    一时间,神宫仙殿,宫廷天阙,万般神圣,异象尽显

    “小子,你究竟是谁”

    烈山老祖声音凝重,蕴含着浓重的杀意。

    原本他以为

    能够知道截天令,就已经是极限了。

    毕竟,截天令虽然无比古老,但终究会有古书记载。

    可是现在

    眼前的这个神秘少年,不仅知道截天令存在,更是连他的身份,他心底的疑惑,乃至他灵魂中最大的执念全部都了若指掌

    尽管他曾经是神祇。

    可是陈潇的存在,却让他感到惊恐。

    那是一种仿佛被人剥光,浑身上下赤裸裸一片,隐藏不了任何秘密的心灵上的绝世大恐怖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知道答案么”

    陈潇神色淡然,语气波澜不惊。

    前世,烈山衡的一切,他也是在许多年之后,才在一次偶然中得知。

    烈山衡并非出生于神武大陆。

    他来自天外的浩瀚星空,一个拥有神祇的强大家族,年轻时,曾一度意气风发,在星空中也是赫赫有名的新秀强者。

    然而后来,烈山氏一夜灭族。

    只剩下烈山衡一人,以重伤之躯逃出,流落至神武大陆,躲藏在白虎帝葬中,一边躲避外敌的追杀,一边图谋烈山氏的东山再起。

    奈何天不遂人愿。

    烈山衡拖着重伤之躯陷入昏迷,肌体开始自主疗伤,等到他下一次苏醒之时,却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

    成为了仙墟洞天的守护神

    “所谓的仙墟洞天,乃是从无比古老的时期遗留,一方与星空重叠的神秘洞天,几乎遍及宇宙的任何一个角落。生灵进入其中之后,即便是死亡了,也会在仙墟的力量下,重新真灵复苏,再一次复活过来,而不会真正的死亡。”

    陈潇语气平淡,没有一丝波动。

    “成为仙墟洞天的守护神,听起来无限风光,可实际上,现在的你非生非死,只有在仙墟洞天内,才能够动用全力,而一旦来到外界,你那媲美神明的力量,就会瞬间跌落下来。”

    陈潇一步步向前走去。

    在他的前方

    一道模糊的虚影凝聚,隐约之间,可以看出一个中年人的形象。

    然而此刻,这个中年人却在颤抖,魂光摇晃,因为陈潇的每一句话,几乎都命中了要害

    最终,陈潇一步来到近前,眼中充满怜悯之色。

    “更重要是的,身为仙墟洞天的守护神,你被锁死在自己的管理区域,而你的那些仇敌,偏偏位于你管理的区域之外,让永远对其无可奈何,更无颜面对族中的亡魂”

    烈山衡的身躯,不住地颤抖起来。

    “闭嘴”

    他猛地狂吼一声,双目充血赤红,恶狠狠地向陈潇看来。

    “小子,你再敢继续说下去,信不信我杀了你”

    他的气势越发狂暴,犹若一尊魔神般,一掌向着陈潇盖落“哪怕老祖在外界,力量不足全盛时期百分之一,可想要杀了你,一样还是易如反掌”

    “是么”

    陈潇淡然一笑。

    下一刻。

    所有狂暴的能量宣泄而过,却仿佛清风一般,吹拂过陈潇的身躯,却未对他造成丝毫伤害

    一层朦胧的微光,在他的体外浮现。

    “你你你你的身上”

    烈山衡再度面色狂变。

    “居然也有虚界水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