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 以理服人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通常而言。

    位列人榜前列的天骄,修为达到元丹巅峰后,很少会立刻突破境界。

    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沉淀下来,巩固修为,淬炼元丹,反复打磨自身的武道根基。

    往往只有在元丹境界,再也无可寸进之后

    他们才会选择突破,一举进军金丹境界

    “金丹境”

    陈潇微微一讶。

    旋即,他目中神光一闪,磅礴的神念扫出,瞬间将一切洞悉。

    在他的感知之中,平凌公子的丹田处,宛如一口熊熊的烘炉,孕育着炽盛的能量,一旦彻底爆发出来,足以将一座山林焚尽。

    “金丹,而且是上三品的金丹。”

    陈潇瞬间洞察一切,心头暗自忖道“原来如此,看样子第二禁区之中,那万炎烘炉经的传承,最终是被此子得到了,难怪他会选择突破修为。”

    白虎帝葬之中,危险无数,但同样机缘无数。

    如第一禁区的灵泉、药园、迷谷等等,许多都是白虎大帝麾下,那一尊尊神魔留下来的馈赠

    而眼前的第二禁区,危险更恐怖的同时,一样有着诸多机缘。

    譬如

    万炎烘炉经,便是一门神级传承,将丹田炼成神炉,号称至刚至猛,永不枯竭

    在得到神级传承的同时,平凌公子多半也会得到洗礼,就此彻底巩固了元丹境界,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并且,即便是刚刚破境,平凌公子的实力,也足以横扫金丹初期。

    “我一向讲究以理服人。”

    看到陈潇沉默不语,平凌公子笑了笑,毫不在意道“你们若是有什么不满,大可以现在就提出来。”

    只是在一般情况下,面对一位人榜前列的天骄,而且还是破入了金丹的存在,又有几个人胆敢出言反驳

    更何况

    平凌公子的以理服人,并非是真正的以理服人。

    说白了,只不过依靠自己的拳头,逼迫他人强行接受罢了

    而见此情形,祁真大喜过望,连连点头道“道友,这件事情我也有错,我也不要你赔偿了,只要你给我死去的弟兄道个歉,就让一切在此揭过如何”

    话虽如此。

    可只要仔细观察,就能看到祁真的眼底,闪过浓浓得意之色。

    更有一缕缕精神波动,微不可察地荡开来,在陈潇的耳边响起。

    “小子,你实力再强又如何,还能强得过平凌公子么乖乖给老子赔礼道歉吧,要不然的话嘿嘿你能保护那姑娘一次,还能保护第二、第三次么”

    “以理服人”

    终于,陈潇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显得格外灿烂。

    “刚好,我也喜欢以理服人。”

    无论是上一世时,还是这一世在地球上,陈潇都喜欢以理服人。

    闻言,平凌公子点点头“你还算是识相。”

    身旁的两个侍女,同样轻笑起来“哪里,毕竟是公子出面,即便是人榜前十,也要给三分薄面呢,他们这些普通武者,自然是不敢不从。”

    平凌公子一行人,终究是来自青华域。

    对于沧澜域的了解,仅限于那些知名天才和老牌强者。

    因此,他们根本不曾认出陈潇等人

    “所以我决定,也和你们讲一讲道理。”

    陈潇淡淡笑着开口,他脸上的笑容,让祁真不由心头一突。

    一股不妙的预感,忽然间浮现出来。

    下一刻。

    轰嗡

    一股宛如压缩到了极限,磅礴无极的狂涛洪流,突然当空炸裂开来,天地间一阵颤鸣,如有难以名状的大恐怖,在这片区域咆哮肆虐

    无论是祁真,还是平凌公子,亦或是竹舟上的侍女,尽皆僵固在原地。

    陈潇的气息太狂暴了,沉重无边,犹如一方吞噬的黑洞,可怖的阴影在蔓延,死死攫住他们的心脏,冲击他们的灵魂道心,要将他们拖入无尽的深渊

    “你”

    平凌公子刚一开口,便猛地气息逆乱,当场嘴角溢出鲜血。

    祁真浑身颤抖,头皮都快炸开了。

    他的骨骼在嘎吱作响,肌体寸寸龟裂,涓涓的鲜血不断溢出,几乎被恐怖的压力压爆

    “小子,你竟敢”

    平凌公子话到一半,陈潇身上的气息,竟是再度攀升一个台阶。

    此时此刻的陈潇,落在这些人的眼中,简直像是一尊太古神王复苏,惊天动地的威压充塞虚空,搅得海面上狂狼翻腾,似乎能够压塌诸天万界

    噗通

    噗通

    噗通

    竹舟上有人撑不住,当场跪倒下来,在惊世的神威下颤抖。

    而这一跪,如同引发连锁反应

    一众侍女、侍卫,接二连三跪倒下来,祁真也烂泥一般跌坐在地,唯有平凌公子仍在咬牙坚持。

    “我也讲究以理服人。”

    陈潇轻描淡写,一眼扫了过来。

    顿时,平凌公子如遭雷击,满脸的屈辱与不甘,浑身颤抖着跪倒下来。

    才短短片刻功夫而已,一大群人尽数跪倒下来

    而在此时。

    陈潇双手背负身后,分海踏浪走来,每踏出一步,犹如擂动战鼓一般,无形的力量轰击,震得祁真浑身浴血,意识都快要分崩解离。

    当他踏下最后一步,祁真突然身躯一顿,整个人陡然炸成飞灰

    “小子,你不得好死”

    海面之上,祁真怨毒地诅咒,而后魂飞魄散。

    与此同时

    陈潇古井不波的声音,传入平凌公子的耳朵“你们若是有什么不满,大可以现在就提出来。”

    然而,全场死寂一片,无人胆敢出声。

    尤其是平凌公子,难受得几欲吐血。

    几次想要发狂暴起,可在那恐怖的威压下,他连站立都做不到,更遑论发动任何反击。

    “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

    艰难无比的吐出一句话,平凌公子死死盯着陈潇,声音艰涩地低吼道。

    “我自然知道。”

    陈潇淡漠的开口,带着师雨焕等人,飘然落在竹舟上。

    “一个只会恃强凌弱的废物而已。”

    “哇”

    平凌公子又气又急,终于再也坚持不住。

    当场喷出一道血箭,陷入了昏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