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你太弱了!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局势的转变太剧烈。

    高高在上的屠夫,突然身份大变,化作砧板上的鱼肉。

    药神子头顶的层层光环,更是被陈潇一拳粉碎,从神坛跌落下来,如同碎裂的琉璃瓦,将追随者们割得鲜血淋漓。

    原来

    堂堂药神子,也是会败的。

    而且,败得如此惨烈,连反抗都没有,一拳之下,便身受重伤

    对于许多追随者来说,这无异于信仰的崩塌。

    心灵上的剧烈冲击,让他们一开始就陷入颓势,在师雨家弟子的猛攻之下,竟是一路节节败退,伤亡数量呈直线上升

    “混账东西,你杀不了我水幕天华”

    这个瞬间,银色的拳光袭来。

    药神子惊怒交加,慌乱之中,祭出一口玄色法壶。

    顿时,有涛涛真水倾覆下来。

    犹如一条黑色的大河,恐怖的腐蚀之力蔓延,化作一道水幕壁障,向师雨世家的众人袭来。

    同时,法壶体型蓦然暴涨,传来骇人的吸力,当头向着陈潇罩落。

    “小子,此乃二品灵宝吞天魔灵壶,即便是元神境陷落在其中,也要被生生炼掉一身道行,化作一滩腥臭的血水”

    药神子神色狰狞,额头绷起青筋,脸上的血色消退,鬓角边,还有根根白发生出。

    很显然

    强行催动吞天魔灵壶,即便对药神子来说,也是一种恐怖的消耗。

    甚至于,连他的生命本源,也在被魔灵壶抽取,让他仿佛在一瞬间,苍老了十几岁之多

    “原本不想动用,可惜,这是你逼我的”

    药神子怒目圆睁,眼底充斥着血色,对陈潇,恨不得生啖其血肉。

    损失这么多生命本源,即便以药王殿的本事,也几乎没有可能弥补。

    纵然是杀了陈潇,他仍会元气大伤,别说冲击神品元丹,能够保住境界不跌,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

    可是药神子同样看出来了

    陈潇的实力太超凡,寻常宝物根本没用,想要绝地反击,就必须动用底牌,对陈潇发动一击绝杀

    “全部都给我坚持住”

    药神子的追随者们,这一刻亦是精神大振。

    有武者激动地发出高呼“神子殿下动用底牌,吞天魔灵壶一出,非元神境不可战胜,等殿下杀了那小子,胜利依旧会属于我们”

    吞天魔灵壶,可攻可守。

    乃是药王殿殿主的成名兵器。

    若非与他属性不合,且在晋级元神境之前,找寻到了更好的选择,或许这口魔灵壶,会成为他的本命神兵

    而吞天魔灵壶则被赐下,成为药神子的底牌之一。

    “二品灵宝”

    此时此刻。

    吞天魔灵壶肆虐之下,黑色真水涛涛,悚人的腐蚀力和吸撤力,混合交织着袭来,要将陈潇吞入壶中。

    刹那间,陈潇摇摇欲坠,仿佛一叶扁舟,在狂浪中摇曳。

    “陈师小心所有人小心防御”

    师雨鸿不由得寒毛乍起,那黑水太过诡异,弥漫着可怖的寒意,就连他这个金丹中期,也都感受到彻骨的阴冷。

    似乎只要触及一下,就会当场血肉消融,三魂七魄冻结成冰

    师雨焕的反应,比他更加直接。

    少女甚至来不及细想,只是本能地身形一闪,身躯挡在陈潇的面前。

    “你倒是很有想法”

    下一秒,陈潇的笑声响起。

    一口巴掌大小的青铜小棺,蓦然滑入陈潇的掌中,他二话不说,手持小棺便狠狠砸落了下去

    轰轰轰

    两件宝物相碰撞,犹如地爆天星般,恐怖的能量云,当场腾上了半空

    “你是想要干什么拿着一块搬砖,就想打破吞天魔灵壶”

    见到陈潇的举动,药神子忍不住嗤笑“魔灵壶乃是二品灵宝之中,最为顶级的存在,只差一步,就能成为一品灵宝,又岂是用一块板砖,就能轻易破坏掉的”

    在药神子看来,这完全是痴心妄想

    “之前你有一句话,确实说的很正确。”

    眼看着魔灵壶,再一次罩落下来,陈潇看也不看,又一次提棺砸去。

    轰轰轰

    简直像是活火山爆发,天崩地裂的震动,华光撕裂天空的刹那,一道清晰的碎裂声,忽然传入众人的耳朵。

    咔嚓

    药神子的脸色陡然变得无比精彩。

    吞天魔灵壶的表面,突然崩开一道裂纹。

    尽管裂纹并不是太大,可作为二品灵宝,魔灵壶的材质无比坚硬,在药神子的印象中,即便是药王殿殿主出手,也难以破坏魔灵壶本体

    而现在

    陈潇才发出两击而已,魔灵壶就出现了破损

    “这不可能你到底做了什么”

    药神子瞠目结舌,再一次当众失态。

    他却不知道

    这一口不起眼的青铜小棺,是陈潇当初在欧洲偶然所得,而铸造小棺所用的材料,陈潇都只认得出其中一种。

    宙荒神石

    在他的前世记忆中,在三千年后才被发现,来自宇宙边荒之外的禁区,连诸天共尊的至尊出手,都无法破坏分毫的宙荒神石

    相比之下。

    仅是二品灵宝的吞天魔灵壶,在青铜小棺的面前,完全就像是柔嫩的豆腐块。

    当然,这也和药神子的修为,还不够高深有关。

    “若是一尊元神境尊者,手持此宝出手,我也只能逃跑的份。”

    陈潇摇了摇头,怜悯地瞥了他一眼。

    他再度提棺砸去,魔灵壶登时哀鸣,整个壶身四分五裂

    “只可惜,你太弱了。”

    你太弱了

    四个字仿佛无双的利刃,狠狠扎进药神子的心口。

    从小到大

    他都是当之无愧的天骄,同龄人中的领军人物,即便是面对人榜第一,也从来没有真正失败过。

    可在陈潇的手中,他却连连吃瘪,此刻,更被撕碎了一切骄傲。

    “我不信我不信啊”

    药神子突然癫狂了,双目中激荡出神光,整个灵魂剧烈暴动,像是沟通到了,某个冥冥之中的存在。

    “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陈潇,无论如何,你都必须死在这里”

    “嗯,药王殿禁术”

    陈潇眉毛一扬,抬手一道拳芒挥出,突然两道身影扑出,挡在他的拳头前。

    噗嗤

    弄月弄影姐妹二人,身躯被一拳贯穿,生机疯狂的流逝。

    “神子殿下神子殿下”两姐妹惨笑,“我们姐妹二人,等着您诛杀此子”

    两人的修为,在陈潇眼中,完全不值一提。

    可被两人这么一阻挡,他的攻击便慢了一拍。

    而药神子那边,已然完成了禁术。

    “孽障。”

    药神子霍然睁眼,一双眸子里,尽是冷酷无情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