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0章 没有,还是没有!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之所以选定这块药田。

    一方面是这块药田距离最近,而另一方面,它也是附近几块药田中,结界力量最薄弱的一块。

    此刻,众人期待的眼神中

    洛神师取出一面旗帜,迎风迅速涨大,密密麻麻的符文忽的亮起,竟是同笼罩药田的结界共鸣,将其洞开一个巨大豁口

    一片浓郁的月华之气,带着沁人的微凉,从药田之中弥漫开来。

    “早就听闻洛神师身上,有一支上古流传的破阵旗,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药神子哈哈一笑,发出由衷的赞叹。

    许多药神子的追随者,同样流露出震撼之色。

    眼前的场景着实有些惊人。

    破阵旗上不断有符文流转,神秘异力似能隔断虚空,不断抵消药田法阵的力量,为他们洞开出一条通道来。

    不用懂得阵道知识,甚至不用太强修为,便能够破开这等神阵,破阵旗之强可见一斑

    “古药园法阵确实很强,但老朽的破阵旗,同样也是一件神物,自然能够做到这一切。”

    洛神师捋了捋胡须,老神在在地说道“当然,破阵旗也并非是万能。”

    “根据老朽的估算,在短时间里,它一共能使用十次左右,每次不超过五分钟,过后则会陷入沉寂之中,需要等到复苏之后,才可以重新发挥作用。”

    “即便只有十次,也已经足够了”

    药神子妖异的脸庞上,带着云淡风轻的笑容,迎着月华之气的洗礼,一步踏入洞开的药田之中。

    下一刻。

    他脸上的笑意,蓦然间僵住了。

    氤氲的月华之气,依旧弥漫在各处,可最重要的月华定灵木,却早已经不翼而飞,原地只留下一个大坑,仿佛在发出无声的嘲笑。

    某一刻。

    诸多追随者的恭维声,一瞬间衰弱了下去,只剩下众人的呼吸,在空气里徐徐回荡着。

    “怎么会没有”

    洛神师赶了过来,一手维持破阵旗,一手催动罗盘,脸色阴沉到极限。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老朽的推算并没有出现差错,此地也确实有过月华定灵木,为何如今又会消失不见”

    “到底是怎么回事月华定灵木又没有长脚,怎么可能会凭空消失”

    “还是说,这方药田本就是空的,我们只是空欢喜一场”

    之前信誓旦旦的恭维,和此刻空荡荡的药田,形成了格外鲜明的对比,仿佛一个响亮的巴掌,抽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一时间,众人哗然喧沸。

    他们满怀期待而来,最终却是这种结果,实在令人无法接受

    唯有药神子脸色阴沉,沉吟片刻之后,忽然大步转身,向着下一片药田走去。

    “才一块药田而已,没必要太过激动。古药园毕竟历经了无数岁月,无论是何种变故,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药神子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带着神奇魔力,令得哗然的众人,迅速安定平复下来。

    “没错,神子殿下说得对那么长时间过去,一些药材应劫化灰,一些缺乏滋养枯死,全都属于正常现象”

    “还是神子殿下英明”

    还剩下一些人,趁机大拍马屁。

    洛神师亦是深吸口气,强压下心中的不安,紧紧跟上药神子脚步。

    很快,众人再度走远,来到又一块药田前。

    “这一回,不会再出错了”

    手中罗盘不断发光,目中迸发出一根根血丝,洛神师死死咬牙,疯狂推演药田中的一切。

    良久,他才疲惫不堪的收手,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老朽可以用名誉担保,这块药田尚未开启,其内必有一株上品灵药,推测为九窍阳神花,乃是锻体炼神的绝佳灵材。”

    九窍阳神花

    一听到这个名词,在场的许多人,皆都流露出惊容。

    就连药神子的眸子里,也不由自主闪过一抹火热。

    “若真是九窍阳神花,本神子甚至有希望,在成就金丹之境以前,同样铸就肉身真丹,将自身的武道根基,再度提升一个层次”

    药神子妖异的脸庞上,重新露出傲然的笑容“到了那时候,区区人榜天骄,已不配与本神子同台竞技,本神子将冲击传说中的天骄榜,与那些真正的神子圣女,在仙灵洞天之中一较高低”

    很少有人知道

    中天洲的人榜排位,乃是天骄榜的模仿产物。

    真正的天骄榜,由神境大能者炼制,横跨星河瀚海,整个宇宙星海中,年龄五十岁以下,修为不至金丹的天骄,都有角逐天骄榜的机会。

    在那遥远的神武洲,只有登上天骄榜的存在,才有资格被尊称为天骄。

    “什么人榜天骄,只是沽名钓誉的伪天骄罢了,在神子殿下的大势前,他们都将被彻底碾压。”

    弄月弄影姐妹柔声笑了起来。

    她们追随在药神子身边,因而同样看过相关记载。

    所谓的中天洲人榜,含金量不足天骄榜十分之一,若是拿到神武洲之地去,若是胆敢妄称天骄,只会平白惹来旁人的耻笑。

    “雷烨啊雷烨,看你平时的态度,多半也已知晓天骄榜存在。就是不知道,此次神葬之行过后,你还有多少可能,追上本神子脚步呢”

    此时此刻。

    洛神师再度催发破阵旗,将眼前的这块药田开启。

    药神子迈步踏入其中,可紧接着,他的脸色猛然一沉,目中迸发出骇人的凶光。

    “这一块药田里居然也什么都没”

    “这这不可能”

    洛神师的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

    眼前空空如也的药田,仿佛化作了一口烘炉,炙烤得他老脸火烧一般,浑身上下寒毛倒竖,头皮都快要炸开了。

    他精心挑选的第二块药田,里面居然还是什么都没有

    无论是哪一个人,都能察觉到异常,这事情太过妖异,隐隐让他们感到不安。

    似乎还有第三者存在,抢在他们的前面,悄然夺走了这些大药

    “不用着急。”

    药神子的脸色,同样阴沉到极限。

    但他还是强压下心中怒意,一步步向相邻的那块药田。

    “洛神师,打开这块药田吧。”

    同一时间。

    大萝卜精抬手一甩,一株九窍阳神花,好像路边野花似的,被丢在陈潇的脚边。

    师雨焕等人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这些药材品级不算太高,只能算是开胃菜而已。”

    大萝卜精的两只小短手,神气活现的叉在腰间。

    它一脸洋洋得意,向着陈潇望来。

    “只要你拿出后面的经文,就算是真正的神药,大爷也能一并给你挖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