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初次碰撞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一条宽阔的大道贯来,弥漫着晶莹的光,犹似通天神路一般,让人感到目眩神迷。

    可洛神师却是瞪圆了眼睛,嘴巴张得老大,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他刚刚才做出断言

    即便陈潇再有手段,想要进入古药园中,必须得等到七日之后,方才有那么一线可能

    毕竟。

    古药园的法阵太强,近乎化作一方天地。

    若非实在年代太久远,以至于在漫长岁月的运转中,出现了一丝微弱的偏差,才让他们这些外来者,从而有了可乘之机

    就算是洛神师亲自出手,也得每过七日时间,在药园法阵出现薄弱时,才能强行带人闯进药园之中。

    而在其他的时间里,纵有元神尊者出手,也不可能打开药园

    但是现在

    “这这不可能”

    洛神师忍不住惊呼,一双老眼瞪得滚圆。

    脸皮一阵阵的抽搐,像是被人抽了一巴掌,只能感觉到火辣辣的疼。

    “就算是老朽亲自出手,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打开进入药园的通道”

    洛神师声音沙哑,双目充血,手中罗盘发光,符文闪烁,疯狂地进行推演“一定是有哪里搞错了,此刻不可能有人进入药园,这一定是药园自身的异象”

    对于洛神师来说。

    这条突然出现的道路,就像是一个狠狠的巴掌,堪称对他声望的严重打击。

    他可以接受除自己一脉之外,中天洲还有其他命道修行者存在。

    可却绝对不能接受自己引以为傲的天演术,出现无法解释的偏差

    然而就在下一秒。

    华光正亮的道路上,一道又一道身影,宛如降临凡世的神人,接连从远处高速接近。

    药神子的身旁,弄月弄影姐妹,不禁发出一声惊呼“是师雨世家的人”

    不仅仅是这对姐妹

    药神子的其他追随者,在看清来人身份后,同样显得惊诧万分。

    “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我眼花了”

    “殿下早已发布了悬赏令,就算师雨世家来了古药园,也应该被众强在园外拖住,又怎么可能出现在此地”

    “更何况,这些人精气神饱满,身上也没有伤势,根本不像经历过战斗”

    好些追随者连连摇头。

    在他们看来

    早在选择原地修炼时,师雨世家的队伍,就已经被淘汰出局,莫说是闯入古药园了,即便是来到古药园前,战胜那些拦路的强者,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这些人到底是”

    就连药神子的眉头,都不由得微微蹙起。

    众人几乎同时注意到,来者队伍之中,一名谪仙般的白衣少年,突然向着这边看来,脸上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

    “噗哇”

    正是这个笑容。

    让陷入推演状态的洛神师,猛然之间如遭雷击,身躯一阵颤抖,张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浑身气息衰弱到了极限,一瞬间苍老了几十岁,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死亡

    “是你是你”

    一双老眼中,有血泪淌下。

    洛神师猛然睁眼,目眦欲裂,恨恨的望向陈潇“杀了老朽的徒儿,你还敢来这里,出现在老朽面前”

    “什么,杀了洛神师的徒弟”

    仿佛晴天霹雳一般

    一群人齐齐炸了锅,接二连三惊骇失声。

    洛神师的徒弟言公子,同样也是一位人榜天骄,且命道修行者的手段,超乎一般武者的想象。

    他们才离开多长时间,言公子怎会已经身死

    “杀了又如何”

    陈潇双手背负,目中无喜无悲,轻描淡写地开口“既然敢挡我的路,那自然就要做好,命丧黄泉的准备。”

    记得上一世的时候。

    尽管并非直接与之遭遇,可师雨世家的许多人,皆因这师徒二人之故,纷纷葬身于白虎帝葬之中。

    这一世既然遇上了,那陈潇便不会手软。

    刚才那一瞬间,正是他动用了镇天殿的力量,遮断混淆了天机,并引发了天机反噬,让正在推算他的洛神师,当场遭受到恐怖重创

    “可惜了,在千钧一发之际,此人中断了推演,方才保住了性命。”

    见洛神师只是重创,依旧不曾死亡,陈潇不免有些遗憾摇头“老乌龟终究是老乌龟,太狡猾也命太硬,区区天机反噬,也只能伤你一次罢了。”

    他很清楚。

    天机反噬的手段,只能够动用一次。

    下一次再进行推演时,洛神师必然会有所防备,想要再暗算于他,就会变得困难万分。

    更重要的是

    这里乃是白虎帝葬的古神药园,周遭的法阵场域都极为高等,即便以他的阵道造诣,也只能控制其中一部分而已,若是贸然向洛神师发动攻击,自己反而会迎来法阵反击

    “小子,莫要太嚣张了”

    洛神师艰难地服下一枚丹药,气息这才缓缓地恢复过来。

    只不过,他的脸色依旧惨白,满脸阴沉地望向陈潇“年轻人,老朽还是警告你一句,做人莫要太嚣张了这里可是一座神的药园,绝不是你能乱来的地方”

    药神子则更加直接,声音冷冽地开口“阁下,在你开口之前,最好还是掂量一下你是想与本神子,与药王殿为敌么”

    “药王殿算什么东西”

    陈潇没有开口,但他身边的南宫轩,却是直接冷笑起来。

    “你又算什么东西挂了个神子的名头,还真当自己是神子了若是放在神武洲那边,连神品元丹都没有,也敢自称是神子,怕是要让人笑死”

    “你”药神子脸色一黑。

    自称为神子,但元丹的品级,始终是他心中,一处永远的痛。

    错非如此,他也不会深入古药园,以寻求神药再筑基,再造一颗神品元丹。

    而南宫轩的这一番话,赤裸裸的揭开了他的伤口

    “你什么你我家少主让你前来领死,你现在可做好了准备”

    南宫轩继续叫阵,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态度。

    这一回。

    药神子更是脸色狂变。

    一模一样的话,不久之前,他才刚听到过。

    “你们你们真的是师雨世家”

    他的视线,猛然转向陈潇,阴沉无比的声音,传遍全场。

    “而你就是那个陈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