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 永恒的恐惧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

    就在某一刻,剧烈的波动突然平息。

    神通的灵光和余波,渐渐地黯淡下来,只剩下痛苦的惨叫声,还在空气里不断回荡。

    嘀嗒嘀嗒

    有鲜血滴落下来,在众人的脚边,汇聚成一汪血潭。

    恐惧。

    无边无际的恐惧,仿佛无形的阴影,笼罩在众人心头。

    即便是那些不曾参战的武者,此时也都感觉呼吸困难,心灵遭受到剧烈的冲击,大脑之中只剩下一片空白。

    师雨世家的弟子们,并没有主动去追击。

    可即便是无言的立在那里,都好像一尊尊高大的神魔,展现出令人胆颤心惊的神威

    “败了全部都败了”

    一名武者咳血惨笑,气息衰弱到极限。

    这么多为了药神子悬赏,气势汹汹的拦路,将师雨世家视为昨日黄花,认为曾经的六大之一没落了,如今早已名不副实,一个个欲要踩着对方强势崛起。

    而事实却证明了

    他们究竟错得有多离谱

    彻头彻尾的碾压

    无可置疑的横扫

    “言言公子这就是你说的日薄西山再难兴盛的落魄世家”

    一名落在较后的武者,两条手臂都折断了,面色惊恐万状,忽然扭头向言公子看去。

    “你们”

    言公子不由得脸色铁青。

    就在刚才的短暂一战中,师雨世家展现出的力量,哪里称得上是日薄西山

    恐怕,就算是师雨世家最鼎盛时,都未有过这么多人榜天骄

    “如果这也叫没落的话,那中天洲的其他势力,岂不是从没有兴盛过”

    许多人嘴角苦涩无比。

    他们没有丝毫的怀疑,若是师雨世家继续追击,在场几乎没有人能够逃离

    “言公子”

    而在这时。

    陈潇淡淡地开口,视线随之扫了过来。

    言公子登时身形一僵,脸色难看,不由惊疑不定道“你、你想干什么”

    “杀你。”

    平平淡淡两个字落下,陈潇的身形一闪,蓦然间消失在了原地。

    轰隆

    还不等言公子反应,他身前的空间猛然塌陷,一只弥漫银芒的拳头,陡然在视野里迅速放大。

    旋即,狂暴的能量当头炸开,有焰光呼啸而动,化作一朵朵能量云腾起。

    顷刻之间,言公子的胸膛前,便有十多件秘宝破碎

    “你竟然敢杀我”

    言公子身形狂退,不敢置信地惊呼。

    要知道

    即便是最顶尖的六大势力,对他这般的命道修行者,顶多也只是敬而远之,而不敢真的对其痛下杀手

    如若不然,一位命道修行者发怒,说不定一念之间,就能逆转世家气运,让一个偌大的势力,在极短的时间里走向灭亡

    以言公子的命道造诣,还无法施展这种手段。

    但是他的师父洛神师可以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五个字

    “杀你又如何”

    陈潇神色无喜无悲,宛若一尊神祇,看不出丝毫的变化。

    一拳落空,但紧接着,便是第二拳爆发

    咔嚓

    空间再一次塌陷破碎,滚滚的银芒形成风暴,仿佛一尊执掌雷暴的神,当空向言公子碾杀而至。

    这言公子屡次出言挑拨,煽动旁人敌视师雨世家,已经触及了陈潇的底线

    “啊混账东西你死定了你绝对死定了”

    言公子的身前,再度有秘宝爆开。

    不过这一次,数量明显少了许多,仅仅几次闪烁后,便再也无力阻挡。

    依旧狂暴的余波扫来,刹那间,就要结果言公子性命。

    “师尊”

    言公子凄厉的尖叫,突然一股玄妙异力,凭空衍化而生,竟是将陈潇这一拳的威能,尽数导向虚无之中,同时华光骤然一闪,欲要卷着言公子离去。

    与此同时,一个苍老的声音,蓦然间回响四方。

    “年轻人,已经够了。老朽的徒儿,不是你能杀的。”

    听闻这个声音,许多人纷纷精神一震。

    “是言公子的师父洛神师”

    “不愧是洛神师,即便进入了古药园,依旧能隔空救援,这等手段,简直让人望而生畏”

    “这小子太没眼色了,言公子这等天骄人物,从来都是斗争可以,却绝不允许害其性命,他如今当众对其下死手,必然会将洛神师触怒”

    有人当即出言讥讽,话语格外的刻薄,鄙视陈潇目光短浅。

    为何天骄之间的斗争,往往只分胜负,却不会分出生死

    这便是原因

    各大势力自有默契,可是现在,陈潇却将这种默契,当众撕了个粉碎,等于是在狠狠打洛神师的脸

    陈潇的面色,同样沉了下来“我要杀的人,也不是你能救的。”

    “年轻人,莫要自取其辱。”

    洛神师苍老的声音,带着淡淡的不屑,从虚无之中响起“老朽倒是要看看,有老朽的命运守护在此,你如何能够行凶杀人”

    命运守护

    一听闻这个名字,一些人脸色微变,不由流露出惊容。

    “嘿嘿嘿小子,师尊的命运守护,乃是命道大神通,除非你是元神尊者,才有可能强行干涉。不过就凭你嘛嘿”

    半空中,言公子抹着嘴角血迹,满脸讥讽的冷笑说道。

    众所周知。

    命道和武道,乃是两种修行体系。

    命道神通更加虚无缥缈,寻常手段根本无法干扰。

    “想要打破师尊的神通,你还早了几千年时间等到下一次见面时”

    言公子咧了咧嘴,露出让人心悸的冷笑。

    “没有下次了。”

    伴随着一声轻笑,陈潇身形一晃,元始元丹激荡,道道混沌气垂落。

    这一瞬间,所有人眼中

    陈潇的身躯忽然缥缈了,仿佛一尊超脱万界,诸天永照的神帝,凌驾诸天,掌控万道,所谓的命运之道,不过是他脚下的一条,微不可察的丝带罢了。

    “万般大道皆归元始”

    轰隆

    陈潇体外的焰光熊熊燃烧,如同超新星爆发一般,炽盛无限的辉光,永恒地烙印在所有人心中。

    这一击,跨越了两大体系,宛如跨天一击,言公子体外的神光,在刹那间粉碎殆尽

    “因为,你现在就会死。”

    无数人震撼的目光中。

    陈潇身形如电,划过言公子身边。

    言公子骤然僵住了。

    “你”

    话还未说话,他身躯一震,凌空爆成血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