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 定斩不饶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面对陈潇。

    黎皓霖又是惶恐又是激动。

    “药神前辈,真的是您”

    在不久之前,他还只是宣武国兽师协会的会长。

    看似身份地位超然

    可实际上,自己的事情,自己最清楚。

    真玄域,太荒僻。

    宣武国,太渺小

    宣武国的最强者,修为还不到金丹中期,而放眼沧澜域,元神尊者都不止一位。

    若是没有其他机遇,恐怕终其一生,他也只能在一隅之地,永远地坐井观天下去。

    偏偏在这个时候

    陈潇出现了

    这个神秘少年从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宛若一股席卷苍穹大地的飓风,以雷霆万钧无可阻挡的姿态,碾压了宣武国内的一切旧秩序,为世人打开通向新世界的大门

    “当初,您在协会的天灵玉璧上,解决掉的那些悬疑难题,给了我极大的触动和启发。”

    黎皓霖神色真挚,言辞诚恳,一字一句地说道。

    “要不是有您的点拨,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我,哪怕前辈可能自始至终,都不知道晚辈的存在,但在晚辈的心目中,您就是晚辈的授业恩师”

    话音落下。

    黎皓霖向陈潇再拜,行以三叩首的大礼。

    在场诸人,无不震动。

    三叩首之礼,一般被认为是拜师礼。

    通常,只有在拜师入门时,徒弟才会对师父,行以三叩首之礼。

    而现在,陈潇甚至没表达出,要收人为徒的意愿,黎皓霖就主动向其行礼,这只能说明了一件事

    无论陈潇是否承认,黎皓霖在心目中,都把陈潇当成了授业恩师

    “这这这这”

    师雨飞鹏满脸骇然,一双老眼瞪得滚圆,从肉身到灵魂都蒙了。

    这一次,之所以敢对陈潇发难,这位当红驭兽师的证言,就是最为关键的一环。

    身为兽师协会的红人,黎皓霖一旦指证陈潇作伪,就算陈潇有天大的本事,也只有百口莫辩的结局

    到了那个时候,陈潇身上的秘密,自然全都属于他。

    结果,谁曾料到

    这才刚刚对陈潇动手呢,黎皓霖这张最大的底牌,就抢先“叛变”到对面去了

    甚至,看黎皓霖的那副架势,就差没把陈潇当成亲爹了

    “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剑非绝浑身颤抖不停,手中剑符不慎激活,直接贯穿了自己脚背,让他痛得惨嚎一声,当场跌坐在地面上,整个人如丧考妣。

    自从被打落剑道境界后,他始终没有回归过剑家。

    究其根本原因

    在剑家的内部,一样有着激烈竞争。

    一旦他境界跌落、惨淡归来,必然遭到竞争对手的倾轧,无论他能否恢复境界,都有极大的可能,永远被竞争对手甩下

    所以,剑非绝不敢回去。

    就算真的要回归家族,也须得将陈潇彻底除掉,解决这桩心头大恨之后,他才有足够的底气返回。

    好不容易,通过自己的姐姐,搭上师雨飞鹏这条线。

    本以为大仇得报在望,却不想局势突然急转直下,最大的底牌,眨眼变成了最大的绊脚石

    “我我我我我”

    白愁老人浑身颤抖,惊骇得几近肝胆俱裂。

    就连师雨鸿、师雨焕二人,也被这突然的转变惊呆,尽皆陷入了呆滞之中。

    “我的老天爷这个惊喜实在是”

    师雨鸿惊颤失声。

    师雨焕小嘴微张,一双美目之中,泛起了涟涟波光。

    以黎皓霖准三品驭兽师的身份,对于一名真正的三品驭兽师,或许会表现出足够的尊敬,但绝不会像刚才那样诚惶诚恐。

    黎皓霖的态度,无疑说明了一件事。

    陈潇的真正身份,可能比三品驭兽师,来得更加惊世骇俗

    “起来罢。”

    陈潇淡淡的点了点头,旋即,视线扫来,落在飞鹏长老身上。

    师雨飞鹏不由抖如筛糠。

    “陈、陈潇你你你”

    “看在师雨世家的份上,我不会要你的性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陈潇徐徐开口,手起掌落,顿时一道神芒破空,绽放令人心悸的华光。

    “不你不可以”

    几乎想都没想,师雨飞鹏厉叫一声,当场转身就逃。

    可黎皓霖的反应,却要比他更快。

    “嘶昂”

    只听一声长吟,半空中的苍翼飞龙,陡然振翅一击,霎时间撕裂虚空,将师雨飞鹏击坠在地。

    下一刻。

    神芒坠落下来,将师雨飞鹏吞没。

    “啊”

    师雨飞鹏惨叫一声,浑身上下剧烈疼痛,一颗金丹碎裂,修为从金丹初期巅峰,直线跌落至元丹初期

    作为沧澜域六大势力之一,金丹境初期的修为,本就远远算不上顶尖之流。

    如今,师雨飞鹏的修为,跌落至元丹初期,等于瞬间泯然众人,从天堂坠入了地狱

    “陈潇,你这个恶魔”

    一声凄厉的哀嚎,师雨飞鹏两眼一翻,当场陷入昏死之中。

    “还有你们。”

    看也不多看一眼,陈潇视线转动,落在剑非绝等人的身上。

    这一眼。

    宛若一尊神魔压境,霸道绝伦的压迫力,当头笼罩下来,压得几人齐齐吐血。

    “陈、陈潇你若敢杀我,剑家绝不会放过你”

    然而

    剑非绝声嘶力竭的厉叫,只换来陈潇冷漠的声音。

    “可惜,上一次我就曾说过,若敢再犯定斩不饶。”

    与此同时,一道炽盛的剑芒斩落,极尽璀璨绚烂,宛如照亮了千古时空。

    剑心动

    只听一声轻响。

    剑非绝手中的剑符,犹如见到了剑中君王,突然咔嚓一声,碎裂成了两半。

    “陈潇剑家的强者,一定会将你撕碎”

    而后

    剑光一斩而过,将这位剑家天骄,拦腰斩成两截。

    剑非绝,死

    “很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天了。”

    这道剑光去势不减,将白愁老人,还有师雨元正一并枭首

    一直到临死之前,这两个人的眼中,茫然都不曾消散。

    为什么十拿九稳的杀局,到头来却会是这种结果

    “若是还有人想效仿,这些人的结局,也会是你们的结局。”

    随着陈潇冷漠的声音响起。

    四面八方,寂静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