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拜见……药神前辈!!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飞鹏长老”

    师雨鸿不由低呼一声。

    那走来的老者冷哼,神情中充斥着讥讽“师雨鸿,你的胆子倒是不小这么偏向一个外人,是打算要里应外合,攫取师雨家的利益么”

    说罢,他便话锋一转,视线落在陈潇身上。

    “陈潇是吧老夫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世间还有这么年轻的三品驭兽师”

    话里话外,似乎已经认定了陈潇,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听闻此言,陈潇忍不住笑了。

    旋即,他神色骤然一冷,嗤声道“世间之大,你才知几何”

    “”

    师雨飞鹏脸色一僵,而后怒极反笑道“很好,很好看样子,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今天,老夫就要让你记住,你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招摇撞骗到师雨世家的头上”

    陈潇还未说话,师雨焕先急了“飞鹏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三小姐,老夫要规劝你一句,离此人远一些为妙”然而,师雨飞鹏只是冷笑,“若是给家族带来麻烦,就算您是那位的女儿,也一样要受到族规惩罚”

    “哦我倒是好奇了”

    陈潇云淡风轻地开口“我又给师雨世家,带来了什么麻烦”

    “既然你那么想知道,老夫便让你死心吧。”

    师雨飞鹏一扬手,一名神色萎顿的青年,缓步从远处走来,脚步虚浮,面色略显苍白,刚一见到陈潇,顿时浮现刻骨铭心的仇恨。

    “陈潇你斩落我的剑道境界,害我有家不能回时,可曾想到过会有今天”

    剑非绝满脸仇恨之色,手中祭出一枚四品剑符,华光迸现,直指陈潇。

    剑符,乃是符箓的一种。

    通常而言,由剑道高手融入自身剑气、剑意所炼,其威能相当于全力斩出的一剑。

    而剑非绝手中的剑符,显然是四品之中的精品,一旦全部激发出来,威能足以媲美金丹巅峰

    即便剑家是剑道世家,这等剑符也数量不多。

    拿出这样一枚剑符对付陈潇,可见剑非绝心中的恨意之深

    “剑非绝我记得当初曾说过再有下次,定斩不饶。”

    陈潇只是扬了扬眉毛,脸上的笑容更浓郁了。

    剑非绝不由浑身猛然一颤。

    而后,他脸色难看的回神,死死盯着陈潇道“小子,你就尽管嘴上逞能吧,你最后的时光,也只剩下现在这点了”

    “果然是死性不改。”

    随着师雨飞鹏一声大喝,又有一道身影走来,金丹境的气息弥漫向四方,赫然是当初被陈潇重创的师雨元正

    “陈潇”

    一看到陈潇

    师雨元正的双眼,顿时就充血赤红。

    “你的胆子可真够不小,到现在还敢留在这里”

    “别忘了还有老朽。”

    此时一名白发老人现身,神情之中尽是怨恨之色。

    “白愁。”

    陈潇双手背负,悠然地点点头,无喜无悲说道“还有什么人不要浪费时间了,全部一起出来吧。”

    “仅凭这些人,也已经足够。”

    师雨飞鹏鄙夷地冷笑,再度挥了挥手,顿时,一道沧桑的身影浮现,乘着一头苍翼飞龙,缓缓从半空中降落下来。

    无论是师雨鸿,还是师雨焕,皆都心神狂跳。

    这一道突然出现的身影,自身的实力并没有多强,满打满算不过金丹初期。

    但此人胯下的坐骑,却是一头庞大的苍翼飞龙,修为高达金丹巅峰,仅仅是外溢的修为波动,就已经让人感到呼吸困难

    “难难道是”

    就在不远处,有黑铁卫惊呼。

    能够以金丹初期的修为,役使金丹巅峰的苍翼飞龙,来人的驭兽术造诣,即便没有达到三品的境界,也绝对站在四品中的巅峰。

    “陈潇,为了让你死得明明白白,老夫花费了大代价,才终于将黎皓霖阁下请来,为的就是揭穿你的真面目”

    师雨飞鹏一字一句,冷声笑着说道。

    黎皓霖

    一听到这个名字,师雨鸿脸色微变,连忙向陈潇传音道“陈道友,这黎皓霖可是兽师协会,最近一段时间的大红人相传,他来自沧澜之外的真玄域,但一身驭兽术的造诣,却几近三品境界,最多二十年时间,就能突破到三品之境”

    二十年时间,对凡人来说,确实是很长。

    但对于金丹境武者,还有千年世家来说,也就相当于两年罢了。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有希望突破三品,无怪乎此人受到追捧。

    更让师雨鸿担忧的是

    黎皓霖乃是兽师协会官方的人,如果连他都出面指证陈潇作假,那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将陈潇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黎皓霖是么”

    然而,不知为何。

    在听到这个名字之时,陈潇却是平静的笑了。

    “哼,有黎皓霖阁下在场,看老夫怎么揭穿你真面目”

    师雨飞鹏才刚冷笑一声,就见陈潇忽然打了个响指,似笑非笑的声音,传遍众人的耳畔。

    “黎皓霖,自从来到沧澜域之后,看样子你过得蛮子润嘛”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对黎皓霖阁下”

    师雨飞鹏话才到一半,就被一个颤抖的声音,突兀的打断了。

    “你你是”

    半空中,苍翼飞龙上的身影,忽然间浑身一抖,不敢置信地颤声道“你是药神前辈”

    下一刻。

    所有人眼前一花。

    只见一道身影,忽然从飞龙上跃下,来到陈潇的近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向陈潇一拜到底。

    “晚辈黎皓霖,拜见药神前辈”

    此时此刻。

    全场死寂无声

    师雨飞鹏的笑容,一下僵在了脸上。

    嘴角的肌肉不断抽搐,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眼前一幕。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发难,自己请来的最大援手,就已经拜倒在陈潇面前

    “黎、黎皓霖阁下”师雨飞鹏艰涩的唤了一声。

    “闭嘴”

    然而,换来的却是黎皓霖,恶狠狠的一瞪眼“师雨家可真是胆子不小,连药神前辈都敢算计”

    “药神前辈”

    所有人都不由懵逼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唯有黎皓霖心中满是后怕。

    要知道,就在不久之前

    他还只是宣武国兽师协会的会长,因为陈潇的缘故,他才会被提拔上来,调来沧澜域的兽师协会任职

    可以说。

    陈潇就是他的大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