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一个个都疯了!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红裙女子名叫展绯颜,她身后的展家,乃是知名的驭兽世家。

    早在几年之前,她曾和师雨焕发生过多次摩擦,但最终都是以师雨焕胜出而告终。

    久而久之

    展绯颜就记恨上了师雨焕。

    在她看来,除了有一张漂亮的脸蛋,还有强大的家世之外,师雨焕根本就一无是处,既没有过人的武道修为,也没有其他方面的天赋,堪称是彻头彻尾的花瓶女

    这一回她之所以出面,一方面是依照族中指示,试探师雨世家的态度,而在另一方面,同样是她私心作祟,想要当众奚落师雨焕的颜面。

    她有自信,凭借驭兽世家传人的身份,自己足以让陈潇无地自容。

    事实上。

    不仅仅是展绯颜,很多旁观者的想法,同样也是相差无几。

    “这下倒是越来越有趣了。本来,动用妖兽的事情,怎么扯皮都可以,几乎不可能有定论,偏偏这展绯颜跑了出来。”

    远处一家酒楼。

    最高层的包厢中,一名翩翩佳公子失笑,抬手抿了口小酒,笑道“原先本少赶来黑铁城,是为了那神秘神祇之事,不想到碰见这么出好戏。”

    就在青年的身旁,两名可人的侍女,娇俏的立在那里。

    听见自家主子的嘀咕,其中一人忍不住道“公子,莫非这双方的冲突,还存在什么玄机不成”

    “比你们想象中更复杂。”

    公子点点头,神秘一笑道“就在不久前,有一些小道消息流传出来,师雨世家的那位元神老祖,可能已经逼近寿元大限”

    两女纷纷娇躯一震,目中尽皆闪过惊骇。

    众所周知。

    沧澜域的六大顶尖势力,之所以能地位超然,凌驾于其余势力之上,正是因为六方势力背后,皆都存在一位元神境尊者。

    而现在,师雨世家的一位元神老祖,疑似即将大限临近,或许一场腥风血雨,随时将会席卷这片土地

    “而且,展绯颜身为驭兽世家传人,她亲自出面驳斥陈潇,也会显得更加有说服力呃什么”

    青年忽然低呼一声,整个人猛地站起,不敢置信地望向远处。

    这一刻。

    只见陈潇抬起手,一枚精致古朴的徽章,在他手中熠熠生辉。

    徽章通体呈现古铜色,好似一件精美的骨器,充满野性与力量的美感。

    “那、那是”青年不敢置信地瞪眼。

    “你的驭兽师等级”

    而身为驭兽师的展绯颜,更是一眼认清了这枚徽章。

    霎时间。

    前所未有的震骇弥漫,让她骤然通体冰凉,如同坠入了万载冰窟,千言万语汇成一声惊呼。

    “三品驭兽师”

    话一出口,诸人皆寂。

    一群人像是完全石化了,身形僵直定格在原地,脑海之中只剩下空白。

    三品驭兽师。

    不过简简单单五个字而已,却宛如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震得所有人一阵阵精神恍惚。

    “三三品驭兽师”

    “我的妈呀究竟是我疯了,还是展绯颜疯了,这小子会是三品驭兽师”

    一些暗中关注的强者,接二连三地心神不稳,收敛的气息纷纷外泄,形成了一场场小型风暴。

    “我、我了个去的那是三品驭兽师的铜章啊”

    “师雨家从哪里找来这么个怪胎,在非战斗场合下,三品职业者的身份地位,完全不逊于寻常元神尊者”

    “莫非师雨家的三小姐,其实在驭兽术方面,有着不为人知的天赋”

    一个个人老成精的家伙,这会儿全都坐不住了。

    得到一位三品驭兽师的加入,师雨世家的实力必将再度膨胀,极有可能会打破六大势力的平衡局面

    不过,很多人并不知道

    师雨世家的几位,比他们更加震惊

    “这位陈道友的身上究竟隐藏了多少秘密”

    师雨离天忍不住苦笑。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此时此刻,展绯颜俏脸失色,身躯不住地颤抖,一步步向后退去。

    “你才多大的年纪,能够成为七品驭兽师,就已经算得上天赋惊人,至于达到三品的层次,更是完全不可能假的,你的徽章一定是假的”

    展绯颜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

    她忽然抬手一指师雨焕,又狠狠地瞪向陈潇,厉声尖叫道“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连三品宗师的徽章,都敢仿冒伪造,我定要将此事报告给协会,让协会派出强者制裁”

    嗡

    陈潇淡笑着摇头,抬手向徽章之中,注入了一缕法力。

    手中的铜章立刻绽放微光,带着一缕慑人的气息,徐徐向着四面八方弥漫开。

    近在咫尺的展绯颜,更是首当其冲,她娇躯猛然一震,胸前的驭兽师徽章微颤,如同感受到了共鸣,在众人眼皮底下缓缓亮起。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展绯颜彻底陷入了语无伦次。

    为了防止身份造假,各大职业协会的徽章,往往都有识别认证功能。

    每一枚徽章之间,都会产生呼应共鸣,以此进行真假判别。

    并且,低等级的徽章,会对高等级的徽章,产生明显的臣服感。

    就如她胸前这枚一般,此时正忽明忽暗,像是一名臣子,在对自己的帝王臣服

    毫无疑问,陈潇的铜章,绝对如假包换

    “还不滚”

    陈潇冷喝一声,展绯颜如遭重击,一屁股跌坐在地。

    一张靓丽的面孔上,汗水早已糊了满脸,让她显得面目狰狞,犹如一条丧家之犬,失魂落魄地向外逃去。

    陈潇的徽章,将她的一切骄傲,彻底粉碎殆尽

    “还有谁想试试的”

    淡漠至极的视线扫过,让得周遭众人心神微凛。

    诚然

    或许有不少人的修为,都要超越那头大青牛。

    可眼前的少年,身为一位三品驭兽师,谁知道他的身上,是否还会有其他强大的灵兽

    在摸清他的底细之前,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

    那个白衣少年,就好像一尊伟岸的神魔,压迫得众人喘不过气来。

    “不、不敢”

    终于,有人艰难地开口,连连告罪最后,慌忙抽身退去。

    一时间,所有人作鸟兽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