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杀无赦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这到底是什么”

    师雨离天惊骇无比。

    那个躺在病榻上的少女身上,所弥漫出的恐怖精神波动,简直像是一尊真神复苏,大道威压弥漫在天地间,让人连动弹一下都做不到

    纵然身为金丹境的存在,屹立在金丹三境的

    这一刻。

    他依旧感到自身的渺小。

    就仿佛蝼蚁面对山川,人类面对星海

    “三小姐的灵魂强度,竟然达到了这程度”

    师雨离天失声惊颤。

    轰嘭

    与此同时。

    常百玄撞击在法阵上,“轰隆”一声砸落下来。

    袭击来得太突然,以至于他毫无准备,就遭受到了重创

    一大口鲜血喷出,从前俊逸的面孔上,五官扭曲成了一团,面孔完全涨成了紫色。

    “小子,你究竟做了什么”

    常百玄的额头上,一根根青筋暴起。

    他一次次催动法力,欲要摆脱恐怖压制。

    然而,全身上下的所有法力,却仿佛死了一般,死死沉落在丹田深处,任凭他如何拼命催发,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甚至,连移动自己的身躯,都成为了一件奢望

    “这就是你说的枯血之体,由于肉身太过孱弱,导致三小姐灵魂衰弱,不到二十岁就会香消玉殒”

    陈潇平淡的声音响起。

    常百玄脸皮一抽。

    即便承受着恐怖威压,一旁的师雨离天,同样投来质疑的视线。

    到了这种时候,只要不是傻子,就能轻易看出

    师雨家三小姐的灵魂,非但不如常百玄所说,因为缺乏肉身滋养而变得孱弱,反而,强大到了令人心惊的地步

    仅凭气息就压制金丹,恐怕一般的元神尊者,都难以做到这一点

    “鬼医阁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枯血之体又如何”

    忽然,常百玄笑了“我常百玄说她是枯血之体,那这个小姑娘就是枯血之体。”

    明明受到了不轻的伤势,脸上却泛起异常的潮红,充满贪婪的疯狂眼神,依旧死死盯着师雨三小姐。

    “瑰宝真是人间瑰宝啊这女孩的体质,比我想象中更惊人,若能将其炼成炉鼎,无论是冲击元神尊者之境,还是炼制三品通灵宝丹,都将不再是奢望”

    口中不住地呢喃,常百玄的视线,又忽然落在陈潇身上。

    “是了,还有你这小子在你的身上,一定也有大秘密只要能够逼问出来”

    看着自言自语的常百玄,师雨离天只感觉一阵惊悚。

    尽管,早就听说过,鬼医的凶名

    鬼医,诡异也

    此前包括他在内的绝大多数人,都觉得常百玄只是喜怒无常,偏偏完全没有料想到这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疯子这就是个疯子,披着人皮的魔怪”

    师雨离天心头剧震,蓦然生出不妙的预感。

    师雨焕爆发出的惊人异象,明显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而一旦常百玄失去了压制,谁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对方来到师雨世家,甚至提出联姻要求,很显然是不怀好意。

    如今真面目败露,十有八九,常百玄不会善罢甘休

    “小子,虽然你依靠偷袭,让我受了不轻的伤。不过,那只是出其不意罢了。”

    果不其然,常百玄很快注意到这点,阴恻恻地狞笑开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也应该受到压制,完全没法动弹了是吧”

    他面孔上的神情,突然变得格外恐怖。

    “等到这些异象终结了,我就将你生擒下来,剖开你的脑壳,禁锢你的灵魂,然后好好看一看”

    “然而很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就在此时。

    一直沉默不语的陈潇,突然笑着开口,一双眸子里,闪过一抹恍然之色。

    “你还太年轻,不懂口舌之利,并没有任何用什么”

    常百玄才刚摇头,就见眼前少年蓦地大笑起来,笑声越来越振聋发聩,像是一尊神通广大的神魔,谈笑风生之间,即能击落星辰

    “元始万道”

    陈潇身躯一晃,元始神丹震动。

    元始天书威能一开,顿时所有的大道威压,尽数消弭于无形之中。

    这一刻。

    陈潇身形如风飘舞,游走在一条条大道纹理之间,远远看去,宛若一名优雅的琴师,轻巧的屈指连弹,拨动一根又一根德琴弦。

    唯一不同的是

    弹奏出的并非美妙乐曲,而是沸反盈天的大恐怖

    轰轰轰轰

    一条条大道纹理震动,交织出绝世的杀伐,将常百玄笼罩进去。

    “嘶啊”

    下一刻,常百玄惨叫着倒飞出去,一件件护体宝器化作齑粉,几乎差点遭到腰斩,半边身子都只剩下模糊的血肉

    “口舌之利你倒是很有想法”

    陈潇再一次杀来,好似一尊绝世杀神,翻手之间,便是绝世杀术展现

    敢打师雨焕的主意,早已被他判了死刑

    常百玄又一次被轰飞,他虽拥有诸多护体珍宝,甚至还祭出了顶级大药,让肉身伤势以恐怖速度复原

    但在大道纹理的轰杀下,他的身躯一次次炸碎,到最后完全龟裂了,像是一件破破烂烂的瓷器,浑身上下鲜血淋漓,随时都有解体的可能

    师雨离天不禁目瞪口呆“这这这”

    一连努力了许多次,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眼前的场景,实在震撼人心

    “该死的混账东西”

    常百玄狞声厉叫,祭出一枚古朴石印。

    石印很是残破,其上布满了裂纹。

    不过,在精血的催发下,竟然震开了大道纹理的压制,撕裂了屋内的法阵场域,贯穿出一条蜿蜒的空间通道

    “小子,我们还会再见的”

    随着陈潇又一击轰来,常百玄跌入空间通道,唯有歇斯底里的声音还在传来。

    差不多就在同一时间。

    充塞四方的华光迅速的收敛,摄人心魄的威压也随之散去。

    “尊驾,那常百玄”

    师雨离天长松一口气,旋即又紧绷起神经。

    因为常百玄逃走了

    毫无疑问。

    让这么一个疯子逃脱,说不定就会给师雨家,带来不可预料的危机

    “无妨,一个小丑而已,逃了就逃了。他若敢来,屠了便是。”

    只是,陈潇淡淡地摇了摇头,视线重新转向床榻上。

    “现在要做的事情,还是先治疗三小姐。”

    “多谢阁下”

    师雨离天精神一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