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 一梦三千载,回首再相见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和一般人想象之中,阴森诡异的模样不同。

    大名鼎鼎的鬼医常百玄,若是仅仅从外貌上看,只是个面白无须的青年,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来。

    只不过

    只要是沧澜域的武者,或多或少,都曾听说过鬼医的凶名。

    脾气怪异,喜怒无常。

    说不定上一刻,还在和你谈笑风生,下一刻就突然翻脸,让人永远捉摸不透,这位鬼医的真正心思。

    偏偏此人医术高绝,就连寻常的金丹武者,都难以邀请到他出手。

    这一次。

    师雨家三小姐突然发病昏迷,师雨家能请到常百玄出手,一方面是机缘巧合,另一方面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嗯,此子是谁”

    此时,见到陈潇的出现,常百玄顿时面色一沉“师雨离天,我不是早就叮嘱过,在我给人治疗的时候,任何人不得站在旁边么”

    看着缓步走来的陈潇,师雨离天也不由懵了。

    他当然知道常百玄的习惯,所以在白愁老人出去后,就启动了房中的法阵场域,甚至还亲手布下结界禁制,以免有人打扰了常百玄。

    结果

    “不对啊,房间里的场域法阵,完全没有被触发,我布下的结界禁制,也仍然完好无损这小子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身为师雨家第一阵师,师雨离天一脸的懵逼。

    在他看来

    这简直就是青天白日活见鬼

    “你也不知道”

    常百玄微微一愣,见陈潇进来之后,就一直怔怔望着床上少女,仿佛整个人都呆住了似的,旋即又摇头冷笑起来。

    “让你留在这里,也不是不可以。”

    他眯着眼睛,阴恻恻道“不过,我在治疗病人的时候,不喜欢旁边有人站着,所以”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脸上的讥讽更浓了“所以,你大可以跪下来旁观,当然,你若是不愿意,那就立刻滚吧。”

    似笑非笑的眼神,充满了戏谑之色。

    就仿佛,能允许陈潇跪在一旁,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惠

    “鬼医阁下,这未免有些”

    师雨离天脸色一变。

    身为师雨家三小姐的护道者,他也是今天刚到黑铁营,故而,根本不认识陈潇这个“新人”。

    只是下意识地觉得常百玄的要求,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或者换句话说。

    这完完全全就是在侮辱人格

    “噢,莫非师雨家不愿意”

    闻言,常百玄并没有动怒,只是笑眯眯地开口,悠然说道“既然如此,那我还是改主意了,只有这小子立刻下跪,我才会继续给三小姐治疗,如若不然”

    后面的那一番话,尽管没有说出口。

    可言辞中的威胁之意,已经完全呼之欲出了。

    师雨离天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无比。

    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就突然之间翻脸不认人。

    甚至,要求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为了师雨世家,而向他立刻下跪

    鬼医之名,名副其实

    “常百玄阁下,此事能否”

    师雨离天还未问完,常百玄便打断了他,满脸嘲讽地摇头。

    “此事没有通融的余地,而且,你只有十息时间考虑,十息过后,还想要请我出手,代价可不是那么简单了。我劝你考虑清楚,放眼整个中天洲,能够医治这枯血之体的,除了我常百玄之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话说到这种地步,房间里的空气,像是完全凝固了。

    被噎得不轻的师雨离天,脸色一阵青紫,望向陈潇的视线,充满了挣扎和犹豫。

    对于常百玄来说,这可能只是突然兴起,是百无聊赖的小插曲

    但对于师雨焕来说,那就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你说她是枯血之体”

    就在这个时候。

    陈潇终于从恍惚中回神,声音缓缓地从背后响起。

    三千多年了

    他等待了三千载时光,跨越了两世轮回,才终于等到了今天,再见那梦中的伊人

    一梦三千载,回首再相见。

    原本他以为,再次见到少女的一刹,一定会激动得无法自已。

    然而此时此刻,胸腔中尽管有狂涛激荡翻滚,但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历经岁月醇香的美酒,去芜存菁,只剩下芬芳的气息在流淌。

    看到师雨焕的那一瞬,陈潇反而完全平静了。

    一颗万劫不磨的道心缓缓放光,仿佛印证着从未改变过的初心。

    “焕儿,我回来了,这一世,我要带你共舞九天”

    他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低语道。

    “自然是枯血之体,难不成,你有什么不同的见解”

    常百玄闻声冷笑起来“天生肉身孱弱,气血枯败,这便是枯血之体的铁证。而除此之外,枯血之体影响灵魂成长,使得武者精神同样虚弱,往往连武道都无法修行,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就会因为气血枯败而丧命”

    一旁的师雨离天,不由得连连点头。

    常百玄虽然脾气古怪,但的确有真才实学,更重要的是,据说在数十年前,他曾在另外一域中,治愈过一例枯血之体

    “连病症都认不对,鬼医常百玄,也只是沽名钓誉罢了。”

    谁料,话刚一说出口,陈潇就冷笑着摇头。

    同时,他迈步走向床榻边,面色冷淡如寒冰“白痴庸医一个,若是真让你治疗,怕是明年的今天,就是三小姐的忌日”

    “你说什么”

    常百玄当即暴怒,目中寒光一闪,就有一道道寒光,忽然划破空气刺来。

    每一道寒光,都是一根银针。

    在鬼医的手中,医师常用的银针,既是救命的工具,也是杀人的武器

    “小子,今日你若不把话说清楚,便等着彻底变成残废,渡过悲惨的下半生吧”

    就在常百玄暴起的瞬间。

    陈潇的一根手指,轻轻点在了少女的眉心上。

    轻柔的动作,好似蜻蜓点水,荡漾出一圈又一圈的波纹。

    “焕儿,醒来吧。”

    下一刻。

    常百玄和师雨离天,同时脸色狂变。

    只见那瘦弱的少女身上,忽然一股恐怖的精神波动,仿佛一座镇压天地的神峰,骤然间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

    数不清的大道纹理,在虚空中荡漾蔓延,弥漫着令人心悸的波动。

    先天道魂体

    大道威压之下,无论是常百玄,还是师雨离天,全都被定格在原地,无法动弹一丝一毫

    “这就是你说的枯血之体”

    而在这时。

    陈潇清冷的声音响起,他抬手轻轻地一拨,半空中一条大道纹理震荡,化作无与伦比的惊悚冲击,直接将常百玄扫得横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