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 杀人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居心何在

    字字惊雷,振聋发聩。

    近在咫尺的师雨元正,被震得眼冒金星,胆汁都快吐出来了,心头只剩下无边骇然。

    在陈潇来到他身后之时,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速度。

    而出手伤他的时候,又爆发出惊人的破坏力,一手空间之刃出神入化,寻常护体法力根本挡不住。

    此时,陈潇的一声怒喝,落在师雨元正耳中,让他骇然的发现,这分明是一种强悍的音波神通

    “你居然哇”

    狂暴的音浪冲击,令得人气血翻腾。

    师雨元正又气又急,当场喉头一甜,再度喷出一口鲜血。

    四面八方,死寂一片

    就连严璃和南宫轩二人,也不由自主地瞪眼,彻底陷入了傻眼状态。

    尽管两人心忧陈潇,但也或多或少有猜测,可能在陈潇手中,还隐藏了其他的棋牌。

    要不然,这个妖孽一般的少年,不太可能如此莽撞,在黑铁营里行凶伤人。

    可是无论如何,两人都没有想到

    陈潇竟会掏出一卷悬赏文书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手持师雨家特制的悬赏文书,陈潇面色平静的立在那里,视线落在师雨元正的身上“还是说,你身为师雨家之人,却故意瞒而不报,想要陷害师雨三小姐”

    言辞如刀。

    师雨元正气得脸色涨红,差点再一次喷出鲜血。

    “你你你你休要血口喷人”

    按理说,事关那位三小姐

    黑铁营门前的悬赏文书,一旦被有志之士揭下,消息立刻就会报告上来,他身为十八位统领之一,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偏偏,陈潇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当众亮出悬赏文书,等于是拿出了一张免死符

    在查明陈潇是否有能力,治疗三小姐的病症之前,他要是敢对陈潇下杀手,无疑是在挑衅师雨世家的权威。

    “该死的这小子是什么时候”

    师雨元正脸色格外难看。

    如果有人前脚揭了悬赏,后脚就被师雨世家杀死

    那么长此以往,师雨世家的声望,必将遭受沉重打击。

    “还是不愿意说么”

    就在陈潇缓缓抬起一只手,掌心间银光越发璀璨之时,师雨元正终于咬牙高吼“是齐阳齐阳这家伙蛊惑本座,声称你同师雨家有大仇,并且,只要本座尽快将你除去,他就愿意加入本座的麾下”

    一口气将一长句话全喊完,他才脸色难看的深吸口气。

    到了这种时候,师雨元正已然认命。

    齐阳就算再怎么重要,也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当然,他绝对不会承认,齐阳的承诺是一个原因,对陈潇天赋的嫉妒,则是另外一个原因

    “不不是我”

    站在广场外的齐阳,眨眼间脸色惨白,义正辞严地高喝道“师雨元正,你休要血口喷人我和这位前辈无冤无仇,又为何要借你之手加害”

    “哦,齐阳”

    可就在此时。

    陈潇凌厉的目光扫来,意味深长的声音,在齐阳的耳边响起“你就是齐寒的哥哥”

    刷

    一瞬间。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过来。

    万众瞩目之下,陈潇微微颔首,轻描淡写说道“你弟弟死了,算是死于我手。”

    众人纷纷倒抽一口凉气。

    齐阳脸皮剧烈抽搐,血液涌上大脑,双目蓦地染上血色,整个人身形暴起,杀意诀闪烁乌光,犹如一口神剑斩落下来。

    这一刻,齐阳再也按捺不住。

    他仿佛化身为杀神,全身力量汹涌燃烧,一件件宝物爆碎,熔炼成一口裂天杀剑

    只不过

    这口杀剑的目标,并非是陈潇,而是一旁的严璃

    “小子,既然你敢杀我的弟弟,信不信我也杀了你女人”

    在他看来,若不是严璃撺掇,陈潇也不会动手。

    故而,在这种危急关头,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将严璃挟持住,以此逼迫陈潇退让

    “想法很好,可惜”

    见到这一幕,陈潇并未动怒。

    然而眼底的杀意,却变得更浓郁了。

    “你的速度,实在太慢了。”

    话音还未落下。

    陈潇面无表情地屈指连弹,三道锋利无匹的银芒,刹那穿过了空间,粉碎了黑色的杀剑,狠狠将齐阳钉穿在地面上。

    唰

    齐阳暴起的速度确实惊人,但虚空体的速度比他更快

    跨越了距离,超越了空间,闪烁着至高的光辉

    “啊该死的姓陈的小子,你不得好死”齐阳凄厉的惨叫,声音不断回荡,“你杀了我弟弟,现在还想杀我,师雨世家不会放过你的”

    “你们兄弟俩,果然一丘之貉。”

    对此,陈潇只是摇头“在迷夜森林里时,你那弟弟临场背叛,甚至逼要严姐宝物,到头来,非但不感激救命之恩,还想要借刀杀人,借助玉面毒王之手,将我杀死在庇护之地中。”

    “而来了黑铁营之后,你同样不分青红皂白,就想要借刀杀人,欲要置我于死地。”

    不过两句话而已。

    全场忽然死寂一片,几个呼吸过后,众人纷纷哗然喧沸。

    “在迷夜森林里,临场背叛,甚至逼要宝物,这他妈还是人吗”

    “救了他性命,非但不感激,反而还想借刀杀人”

    “这么说来我倒是听说过,齐阳的弟弟齐寒,之所以跟在严璃身边,就是为了图谋她身上的什么东西”

    “弟弟喜欢借刀杀人,哥哥也是一模一样,这简直就是人渣兄弟”

    一时间,所有人尽皆炸锅。

    如果说在这之前,还有一些人觉得,陈潇太过强势,有些得理不饶人。

    那么,当真相完全揭开,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

    “要真是这样,杀人不奇怪啊”

    “如果换成是我在场,恐怕也会想杀人”

    “你还别说,一发现情况有所不对,齐阳立刻就动手,想要挟持严璃为人质。”

    每一句话,都好像利刃般,气得齐阳直吐血。

    “留下遗言吧。”

    陈潇一步迈出,来到齐阳身前,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

    齐阳惨笑一声“小子你不得好死”

    话音落下。

    一道银芒闪过,在他眉心间,留下一个血洞。

    齐阳,身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