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暗中算计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时间倒退回片刻之前。

    “你说什么”

    刚刚回归黑铁营的齐阳,突然之间怒目圆睁,一阵阵凶煞的气息,从他身上扩散开,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严璃那个臭婊子,居然还有胆子回来”

    在神武大陆这片土地上

    武者魂牌的炼制,并非是什么高深的技术。

    只要有材料在手,再加上本人的配合,就算是神通境武者,也能自行炼制魂牌。

    然而就在昨天夜里,齐阳的弟弟齐寒,突然之间魂牌碎裂。

    魂牌之中,蕴含着一缕魂丝。

    在通常情况下,只有武者身死魂消,魂牌才会随之碎裂。

    “小寒跟随那婊子去了迷夜森林,结果小寒的魂牌完全碎裂了,这臭女人却敢安然无恙地回来”

    每一字每一句,都充斥着杀意。

    齐阳身旁的黑铁士兵,不由浑身一哆嗦,连忙回答道“回禀齐大人,那严璃身边还带着一老一少,尤其那少年扬言要闯黑铁十柱,极可能是某个大势力的公子哥。”

    “原来如此,自以为傍上了大人物,所以才敢对小寒动手”

    齐阳的脸色更加阴沉。

    身为齐寒的兄长,齐阳自然很清楚

    自己弟弟跟在严璃身边,真正的目的并不单纯。

    可是那又如何

    那是他从小相依为命的弟弟

    无论齐寒究竟是对是错,无论他多么十恶不赦,只要敢动他的弟弟,那就要付出鲜血的代价

    “不过”

    说到这里,那位黑铁士兵,又稍稍迟疑了一下。

    “不过什么”齐阳当场凌厉的扫来。

    “剑家的那位天骄剑非绝,此时也在黑铁十柱那里,若是不出意外,这两方人马很可能会相遇。”

    身为齐阳的心腹之一,这名士兵压低了声音,说的话也是点到为止。

    只不过,齐阳已经瞬间明白过来。

    既然严璃自以为,傍上了世家少爷做后盾,就能够为所欲为,甚至加害于他齐阳的弟弟,那么就让更强的世家天骄,将她的仰仗全部碾压成渣

    如此一来,可谓是借刀杀人。

    既能给齐寒报得大仇,又能完全隐于幕后,不得罪任何一方势力。

    严璃傍上的公子哥再怎么厉害,还能超越剑家的剑非绝不成

    剑家,可是六大之一

    “马上给我去安排”

    思及至此,齐阳一甩衣袖,面色狰狞,迈步向外走去“无论是什么理由,只要让双方发生冲突,就立刻给我执行下去”

    才走出没多远距离。

    就在黑铁十柱的方向上,忽然间有神光冲霄而起。

    轰轰轰

    地面不断的剧烈颤动,可以清晰看到,七道明亮的光柱腾空,像是七颗闪耀的星辰,闪烁着目眩神迷的光辉。

    “这是有人闯过了第七柱”

    身为黑铁军团的中队长之一,齐阳自然不可能不知晓,眼前的异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有强者闯过了第七柱,说不定再过不久,黑铁军团之中,就要多出一位统领

    “无论对方是什么人,若能与其打点好关系,说不定对我以后的升迁,也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齐阳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在黑铁军团之中。

    但凡是统领之下,将士的升迁之路,不仅要看修为强弱,也要看积累的功勋,同时,人脉关系一样极其重要。

    齐阳的修为,早已达到元丹后期,按理说,已经可以晋升大队长。

    只不过,他身为师雨家的外姓成员,在黑铁军团中根基太浅薄,以至于一直拖到了今天,也始终只有中队长之位。

    而现在

    有强者闯过第七柱,极可能晋升为统领,对齐阳来说,这也是一个绝佳机会

    “齐阳大人,事情不妙”

    就在齐阳脑中遐想连篇,甚至齐寒死亡带来的阴霾,都为之稍稍驱散时,一连串焦急的脚步声,突然由远及近传来。

    紧接着,此前离去的心腹潘桐,突然去而复返,脸色苍白无比道“那神秘少年只出了一招,剑非绝便惨败在他手下”

    “你说什么”

    短短一句话,让齐阳整个懵了。

    他身形猛然一晃,抬手扯住潘桐领口,面色狰狞的低吼“你他妈乱开什么玩笑”

    这才过去多长时间

    剑非绝就已经落败,而且还是一招惨败,无论怎么听都像是天方夜谭

    “不、不是在开玩笑”

    潘桐当即痛苦的闷哼一声,慌忙将广场上的一切告知。

    越是往下听,齐阳的脸色,就越是难看。

    “数十息时间里,一口气闯过七柱不仅一指击败剑非绝,更以诡异的手段,打落了他的剑道境界并且,剑家的第一天骄剑月鸣,也疑似败在过此人手中”

    齐阳头皮都快炸开了。

    脸上仿佛被抽了一巴掌,只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前一刻,还想要借刀杀人,把陈潇踩在脚下

    谁料下一刻,陈潇甚至都不曾现身,就给了他狠狠一个耳光。

    刀还没有借到,原以为的砧板上的鱼肉,忽然摇身一变,成为了噬人的洪荒凶兽

    “就在刚才,我居然还想要,去巴结这孽障”齐阳的脸色难看无比。

    “大人,之前的那计划,还要不要继续”

    小心翼翼地看了齐阳一眼,潘桐压低声音试探道“那小子闯过第七柱,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惊动诸位统领,那时您再想要动手,恐怕会使难上加难”

    身为齐阳少数心腹之一,潘桐深切地知晓,自己的一切利益,完全和齐阳绑在一起。

    “就算他有金丹修为,但害死了我弟弟,我岂会轻易放过”

    齐阳深吸了一口气,面色沉着说道“立刻去请元正统领出面,直接告诉他,我可以答应他的条件,不过此子与我有大仇,必须阻止他加入黑铁营”

    “遵命”潘桐连忙转身离去。

    就在不久之后。

    忽然一声大笑,从黑铁营深处传来。

    “拖了那么长时间,齐阳你还是答应了”

    那道身影破空而出,弥漫着强大的气息,直奔黑铁十柱而去。

    “住手”

    与此同时。

    正当陈潇继续向前走去,一声雷霆般的怒喝,突然当头炸响开来。

    “大庭广众之下,竟敢在黑铁营伤人,真是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