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一剑落尘埃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陈潇的这一番话,简直犹如晴天霹雳。

    一瞬间,剑非绝如遭雷击,连痛苦都忘记了,一双眸子瞪得滚圆。

    眼前的神秘少年,刚才竟然声称,曾经三剑击败剑月鸣

    “开什么玩笑”

    剑非绝低吼一声,好似一头暴怒的凶兽,充满着怒火的视线,死死锁定着陈潇“你根本不懂月鸣族妹的强大身为剑家五百年一出的天骄,她仅仅是剑道造诣,就已达到剑势小成,更何况”

    话还没说完。

    但见陈潇意念微微一动,霎时间,众人的佩剑齐齐长吟,好似遇见了剑道君王,接二连三地破空而起,向着那少年颤鸣朝拜。

    剑心境,我为万剑之主

    “我的剑”

    “我的佩剑居然自己跑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些人当即惊呼起来,一个个全都目瞪口呆。

    “剑势小成,很厉害么”

    与此同时,陈潇语气淡然,古井不波说道。

    剑非瞬间绝悚然噤声。

    明明没有任何能量操控,却有一口利剑横空,直指他的咽喉所在。

    可想而知。

    只需陈潇一个念头,便能瞬间将他斩首,当场死得不能再死

    更重要的是

    不用法力,且无须精神,就能操控剑器的手段,让剑非绝心头狂跳,一个震撼人心的名字,不由自主浮现在心头。

    “剑、剑心境”

    吐出这三个字的刹那,剑非绝整个人如丧考妣,仿佛耗尽了全身的能量。

    达到剑心境,便可称为剑王。

    一念之间,万剑俯首。

    纵然是偌大的沧澜剑家,号称中天洲剑道第一,数千年的积累下来,也不过拥有寥寥数名剑王罢了。

    无论是哪一位,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强者。

    这般境界,哪怕是天赋强如剑月鸣,剑道造诣距离剑心境,依旧有着不短的距离。

    偏偏眼前的少年,已经是一位剑王

    “阁下,我承认这一次,确实是看走眼了。”

    剑非绝深吸一口气,强行按捺心中震惊,一字一句道“不过,我们双方之间,并没有生死大仇,你若愿意就此收手,我们之间发生的嫌隙,完全可以一笔勾销。”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而后才笑道“阁下身为剑王,想必在剑道修行上,往往难以寻得一位同道。不过,剑家目前存世的剑王,至少就有五位之多,说不定,阁下能与那几位前辈,有着诸多的共同语言。”

    比起醉心剑道,一心修行的剑月鸣,剑非绝的说话方式,明显要高明上太多。

    一方面,恰到好处地展现出了退让之意。

    而另一方面,却也展现了一番剑家实力,隐隐带有着一丝威胁,以此来警告陈潇,剑王虽然强大,但剑家并不是束手无策。

    甚至于,剑家要是狠下心来,就算想灭掉一位剑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五位剑王”

    换做是其他武者在此,或许真会被剑非绝唬住。

    毕竟,击败一名剑家天骄,和与整个剑家为敌,根本是彻头彻尾的两个概念

    然而,陈潇只是摇头,嘴角略微上扬,眼睛眯了起来“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阁下要是认为,我是在威胁的话,那就当是威胁好了。”

    剑非绝微微皱眉,陈潇的反应,和他想象之中,似乎有些不一样。

    原本,在他的预想中,陈潇就算没有感到惊恐,多少也会流露忌惮之色。

    可是现在

    在这个少年的面孔上,神色依旧古井不波,宛若一方浩瀚的汪洋,平静到令人心神悸动

    “当初,有个叫剑尘子的家伙,也是这样威胁我的。”

    突然,陈潇蓦地一咧嘴,露出一口光洁的牙齿“然后,我斩灭了他的精神投影。”

    便在这个瞬间,剑非绝毛骨悚然。

    只见陈潇忽然一步迈来,指尖有剑光璀璨跳跃,悍然向虚空中斩出了一剑。

    唰

    在这个刹那。

    剑非绝蓦然一个哆嗦,灵魂都打了个寒噤,仿佛有一片恐怖的阴影,猛然间将他全身笼罩。

    下一刻。

    巨大的失落感,骤然袭上心头。

    “我的火焰剑意我的火焰剑意,怎么突然消失了”

    他立刻察觉到了什么,不由得惊恐大叫起来,甚至,此时剑非绝的内心,比之前被陈潇一指击败,还要惊恐千百倍之多

    他发疯似的鼓荡精神力量,欲要催发出锋芒无限,无物不焚的火焰剑意。

    可是,可连嘴唇都咬破了,掌心也掐出血了,眼中还流下了血泪,灵魂之中却是空空荡荡,曾经无往不利的火焰剑意,如今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不可能不绝对不可能你究竟做了什么手脚”

    剑非绝双目充血,歇斯底里地大吼。

    陈潇的这一剑,神鬼莫测。

    不斩肉身,不斩法力,只斩剑道境界

    从这一刻起。

    剑非绝不再拥有巅峰剑意,而是彻底跌落了凡尘,沦为一名普通的用剑武者。

    毫无疑问,这简直就是从天堂坠入地狱

    “作为对我出手的惩罚,我便斩去你剑道境界。”

    陈潇慢条斯理地收手,目光平静的看着剑非绝“若有下次,定斩不饶。”

    每一个字。

    都仿佛神剑之光照耀当世,狠狠切开剑非绝的心灵防线。

    “我不信”

    剑非绝低呼一声,两眼一翻,终于彻底昏迷过去。

    此时此刻,无声胜有声。

    剑风等人早已全部吓傻,眼睁睁的看着陈潇走来,身躯似乎重逾千钧,一个个被定格在原地,就连动弹一下都无法做到。

    “我的老天爷,我们眼睛没花吧”

    “那个人真是剑家剑非绝就这么在一个少年手中,彻彻底底一败涂地了”

    “我的妈呀这个白衣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就连黑铁营的士兵们,也都被震慑了心神,此时皆都立在远处,无人胆敢上前一步。

    那少年实在太过于凶残,剑家的天骄都说废就废,而一剑斩落剑道境界,将一名剑修天才打落尘埃,这等手段更是闻所未闻

    “给我住手”

    便在此时。

    一声高喝,突然在黑铁营中,陡然炸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