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震动黑铁营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众人的惊诧,完全难以言喻。

    尤其是,剑风刚刚拍完马屁,吹嘘剑非绝的强大,剑非绝也是老神在在,放言要指点陈潇一番。

    结果

    五秒钟,闯过第一柱。

    七秒钟,闯过第二柱

    场面一下子变得很尴尬了。

    “他他他他居然”

    此前在广场的一角,传音提醒陈潇的青年,这会儿嘴巴都合不拢了,不停地磨着牙关,浑身上下都在哆嗦。

    即便是登名人榜的剑非绝,闯过第一柱所用的时间,也达到了足足百息之久

    而后面的第二柱,更是用时二百息。

    陈潇才用了多长时间

    前后不过十几息而已

    此情此景,令剑非绝不由得愣了愣。

    旋即,他的面色微微沉下“剑风啊,这小子的实力,好像没有你说的那么弱啊”

    空气变得有些沉重,剑风额上冷汗直冒,脸色难看无比,连忙辩解道“绝哥,我也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会隐藏了实力”

    “这小子故意藏拙,多半是不怀好意”

    “难不成,是想压过绝哥风头,好借此扬名天下”

    另外几个年轻人,也都纷纷开了口。

    满是不善的目光,在陈潇和严璃、南宫轩之间,不断的来回扫视。

    “很好很好”

    剑非绝脸色阴沉,一字一句说道“我倒是没有想到,此子如此有心机,怕是早已准备多时,想要踩着我剑非绝上位吧”

    语气之中,弥漫着一股煞气。

    毫无疑问。

    如果真让陈潇成功了

    那么,纵然他依旧位列人榜,但从今往后,人们往往只会记得陈潇,而他剑非绝则将沦为陪衬,成为陈潇成名的垫脚石

    “不过哪有那么容易让你得逞”

    剑非绝低语,眼中寒光一闪,身形忽然腾空,直奔第六柱而去。

    之前闯过第五柱,他还有底牌未用。

    正常情况下,只是闯关罢了,而不是生死之战,总有一些压箱底手段,不会完全展现出来,可到了这种时候,剑非绝已顾不得太多

    “小子,想要踩着我上位那就要看你,到底有没有这本事了”

    一声沉闷的低喝,剑非绝剑光展开,整个人锋芒无限,好似一口人形神剑,笔直插向第六根黑铁柱。

    在动用一切底牌的情况下,剑非绝自信有四成希望,能够闯过第六根黑铁柱。

    “四成希望,虽然依旧不高,不过这种时候,必须得挺过去”

    狠狠地咬着牙,剑非绝向前方望去。

    周遭的环境,正在告诉变幻。

    有朦胧的迷雾升起,一口古朴苍茫的大钟,在迷雾之中若隐若现。

    憾神钟

    一口憾神钟,动神魂,撼道心

    “第六柱的考验很简单,每撼动一次憾神钟,就是一次对道心的考验,若能击响十声以上,便算是通过了第六柱”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剑非绝紧守灵台清明,而后走上前,鼓动全身法力,狠狠一击轰在钟体上。

    当

    霎时间。

    一道厚重悠扬的钟声,在这片空间中回荡开。

    钟声仿佛带着奇妙的魔力,直达一个人心灵的最深处。

    “唔”

    剑非绝双目圆睁,藏于心底的种种欲望,骤然间蠢蠢欲动起来,好似诱人堕落的魔鬼呓语,震得他法力失控、肉身浮酥,几乎就要当场走火入魔

    “妖魔鬼怪,一剑破之”

    这一刹。

    剑非绝仿佛化身为剑,犀利的剑意绽开,一往无前,所向披靡。

    心头显现的诸般幻象,被这一剑尽数斩灭

    “第一响。”

    再度猛一个深呼吸,剑非绝调整好状态,第二次轰击憾神钟。

    当

    钟鸣再响。

    无数的幻象和欲念,在一瞬间纷至沓来。

    正当剑非绝再次催动剑意,欲要将幻象一剑斩破时,忽然一道悠扬的钟声,仿佛穿透了一切阻碍,在他的耳边回响开来。

    当

    “什么”

    这一声钟响,实在来得太突然。

    以至于全力防备的剑非绝,完全不曾提前预料到,当场心神失守,一身法力混乱暴走,冲击得他口喷鲜血。

    “哇”

    一口血箭喷出。

    剑非绝脸色难看,身躯一阵摇晃,目光之中,满是惊疑不定。

    “这一声钟响何来难道说,是那个小子”

    要不是这一声钟响,震得他心浮气躁,按照原先的估计,至少也能够坚持到,第四、第五声钟鸣之后,才会显现出一定颓势。

    现在,仅仅是第二声钟鸣,剑非绝就败下阵来

    而在场众人之中,除了他和陈潇之外,并无其他人在闯关。

    故而,这一道钟鸣,十有八九,来自陈潇。

    “可这小子,不是才刚闯过第二柱,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已经来到第六柱就算是月鸣族妹,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剑非绝得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从他登上第六柱开始,一共才过去多长时间

    或许,只有那位人榜第一的存在,才能拥有这等恐怖的实力。

    可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一个无名少年

    周遭的迷雾,随着挑战失败,正在渐渐散去。

    忽然间

    当当当当当

    一连串的钟响,好似九天神雷,骤然炸响开来。

    “这这这”

    霎时间。

    剑非绝头皮发炸,心神剧烈的摇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刚刚控制住的法力,几乎又有失控的征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幻听,一定是幻听憾神钟的钟声叠加,所产生的威能,几乎是成倍地狂增,一连震动这么多声,就算是金丹也要神魂失守”

    此刻,迷雾完全散去。

    剑非绝歇斯底里地低吼,双目充斥着血丝,扫过整个第六柱的顶端。

    第六柱上,除他之外,空无一人。

    “哈哈哈我就知道,刚才那一连串的钟声,根本是我撼动憾神钟之后,所产生的幻听罢了”

    短暂的愣神过后,剑非绝狂喜大笑起来。

    在他看来,陈潇既然不在第六柱上,说明刚才的钟声,不过只是一阵幻听而已。

    憾神钟撼动道心,产生幻觉幻听,实在再正常不过。

    “我还以为,沧澜域又出了个逆天人物,原来只是我自己吓自己”

    满腔欣喜的转身。

    一道白衣少年身影,就在他的眼皮底下。

    翩然落在了第七柱上。

    剑非绝愣住了。

    几个呼吸之后

    第七柱爆发惊天神光

    这一刻,黑铁军营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