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严璃的过去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哎”

    眼前这一幕,让严璃叹息一声。

    不过,她并没有多少怜悯。

    严璃确实是心地善良,不然也不会萍水相逢,还会毅然前来相助陈潇。

    但这并不代表着,严璃就是个蠢货。

    齐寒和吕香雪,之所以落得这种下场,完全是两人咎由自取。

    若遇上的不是陈潇,而是另外一位武者,哪怕没死在黑暗中,或许也早已被两人坑死

    更何况

    临场背叛之举,本就遭人唾弃。

    一旦团队关系出现裂痕,信任因此而破碎失去,想要再重新修复,便几乎成了一件不可能之事

    “还有人想要秘术么”

    最终,陈潇再度发声,所有人拼命摇头。

    开什么玩笑

    到了这种地步,任谁都看得出来

    那所谓的灭魔秘术,完全是吕香雪胡扯。

    有陈潇这等强大实力,哪怕依旧无法保证,在夜里外出活动时,一定能够安然无恙,但最起码在黑暗刚刚降临,魔怪还未强到时,仍然拥有碾压性的优势。

    “前辈实力超凡卓绝,我等实在佩服万分”

    “前辈诛杀玉面毒王,为沧澜域除去一大祸害,实在是高人义士”

    “以您的惊人实力,有没有秘术又如何自身的实力,就是最强的秘术”

    一个个争先恐后开口,唯恐落在了最后,以至于承受陈潇的怒火。

    甚至,还有一些武者,毫不脸红的大拍马屁,看那激动的模样,要是不知道的人,说不定还会以为陈潇,是他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大哥,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下一秒,就有人奋力大叫,惊得一群人目瞪口呆。

    居然还真有人认亲啊

    而且,喊出这一声的家伙,是个须发皆白,垂垂老矣的老头,竟在大庭广众之下,厚着脸皮喊陈潇为大哥。

    看他那声嘶力竭,深情款款的模样,很多人齐齐傻了眼。

    比起之前的齐寒和吕香雪二人,这个老头又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不要脸”

    “这”

    就连陈潇都怔了怔,面露一丝古怪之色。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没有过兄弟姐妹,也很少被人喊过大哥,更遑论眼前这老头,光是年龄的一个零头,恐怕就要超过他今生年岁了。

    “我可没有这么老的弟弟。”

    无语地摇了摇头,陈潇瞥了眼这老头,忽然浮现一丝讶色。

    当他神念扫来之时,这小老头的身体外,竟是浮现一层微芒,挡住了的神念深入。

    一个不到金丹的老头,他竟然未能看破虚实,这还是重生至今,破天荒的头一遭

    要知道

    即便是之前在宣武国时,那假冒顶替的左弘宗师,所使用的特殊秘宝,也没能瞒过陈潇法眼

    “嘿嘿嘿大哥,咱这秘宝还不错吧”

    似乎是察觉到陈潇的神念,老头忽然嘴角一动,露出一口黄牙,冲着他咧了咧嘴笑道“大哥要不你再试试看”

    脸上的神色中,不无得意和炫耀。

    “算了,我还要闭关,没时间浪费。”

    然而,陈潇却摇了摇头,二话不说,闪身跨入一座石屋,转瞬消失不见。

    确实

    几乎不用多想,这老头的身上,肯定有秘密。

    只不过,只要不同自己为敌,陈潇对其他人的秘密,基本都没太大兴趣。

    别的不提

    就说那些在千军万马中杀出,一跃屹立在万界之巅的人物,又有哪一位没有自己的秘密

    像陈潇他自己,最大的秘密就是重生

    若是随便遇到一个秘密,就非得要一探究竟,追踪到底,那还来的时间修行

    “有意思,有意思”

    望着陈潇消失的背影,小老头嗦了嗦牙,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

    而周遭的众人,足足沉默了半刻钟之久,才渐渐从震撼之中回神。

    “阁下所做的一切,剑家日后必有所报。”

    剑月鸣挣扎着爬起,取出特制伤药涂抹,但她依旧神色清冷,向陈潇的石屋低语道“这一剑,我记住了。”

    此时,陈潇斩出的那道剑气,依旧在体内肆虐,不断和伤药之力纠缠,似要破坏她的生机。

    但剑月鸣的天赋,终究称得上惊艳。

    在这短短片刻时间里,她竟是从这道剑气中,感悟到更高的剑道境界,打算借其磨炼自身剑势,以求突破到大成境界,甚至冲击后面的剑心境

    说罢,剑月鸣拖着伤体,重新回到石屋中。

    哪怕她受了重伤,但终究是剑家天骄,无人敢夺取她石屋。

    “神秘金丹横空出世,领悟剑心之境,剑道完败剑月鸣,又疑似掌法大宗师,当场碾杀玉面毒王,让云鹤道人俯首求和”

    一名年迈的武者在呢喃。

    很多人都沉默不语。

    这会儿冷静下来,他们终于意识到

    或许,平静了许久的沧澜域,即将迎来一场大风暴

    翌日。

    阳光洒落下来,驱散了迷夜森林的黑暗。

    所有的魔怪尽数退去,仿佛每晚的阴森恐怖,只是蒙蒙重重的错觉。

    “那个陈前辈,您确定要和我走”

    严璃吞了吞唾沫,看向身后的少年。

    初遇之时,她把陈潇当成是一个普通少年,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弟弟严霖生前的影子,所以,才会有了后面发生的一切。

    可经过昨夜一战

    就算再怎么睹物思人,严璃也不敢再把思念,寄托在陈潇的身上了。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修为上的差距,往往就是永恒的天堑

    “严姐你救了我,我自然跟着你。”

    然而,陈潇只是咧了咧嘴,一脸笑意地说道。

    一方面,他跟随在严璃的身边,可以借此安排一个,较为合理的新身份,让他接下来,更轻易的融入沧澜域。

    而另一方面

    从某种程度上,严璃的团队,确实因他而破裂。

    故而,陈潇也想借此机会,对严璃做出一些补偿。

    “我救了你”

    严璃不由一阵无语。

    这话从陈潇嘴里说出来,让她脸上不由得一阵发燥。

    她哪里还看不出来,当时的陈潇,根本不需要她相助

    所谓的救命之恩,不过只是托词罢了。

    只是,当看到陈潇脸上的笑意,严璃所有的话,却还是咽了回去。

    “诶,陈前辈,其实我原先还有一个弟弟,若是还在的话,应该和您现在看起来差不多”

    良久之后,严璃叹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