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 实力,是最强的秘术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一切发生得太快。

    当许多武者还在四散奔逃,避免被漫天剧毒波及,小六道轮回掌的掌力,便犹若天神一掌一般,极尽璀璨和绚烂,在庇护之地上空炸开。

    六道生灭,循环往复。

    纵然成就了神境之尊,跳脱了天地法则,也一样逃不过六道轮回

    这一刻。

    绚烂至极的华光,犹若轮回的烟火,将程汤的身躯焚成劫灰。

    玉面毒王。

    身死

    “还有谁想试试”

    陈潇无喜无悲,云淡风轻的开口。

    短短一句话,平地起惊雷。

    一刹那。

    无论是身处石屋之中,暗中观战的强者,还是乱成一团的一般武者,好似接到了统一命令般,齐刷刷地静止了下来。

    一个个如同化作了泥塑木雕,身体就想灌了铅似的,彻彻底底僵硬在原地。

    唯有众人眼眶之中,还在转动的眼珠,充分说明了内心的震撼。

    “玉面毒王就这么死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名武者嘴角抽搐,在一片死寂中开口。

    其他人尽皆相顾无言。

    所有人可以清晰看到,但凡小六道轮回掌笼罩之处,坚硬的土石地面爆碎,形成一方巨大的手印大坑,坑中只剩下焦黑的余烬,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波动。

    唯有那勉强构成人体的形状,才象征着玉面毒王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我不是在做梦,也没有出现幻觉,程汤真的被杀了”

    “死得好死得好啊”

    忽然,一名中年武者大吼,旋即身形一晃,出现在陈潇身前。

    “小心”

    严璃才刚发出惊呼,就见这名魁伟中年,猛然向陈潇一拜到底

    “玉面毒王作恶多端,在下出生的小镇,便是毁在他手中,如今贼人伏诛,还请恩公受在下一拜”

    中年的神色诚恳无比,拱手沉声道“在下广浩阑,还请恩公告知名讳,此后若有差遣,必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如此,众人这才恍然。

    原来,广浩阑和程汤之间,还有着这么一段往事。

    “起来吧。”陈潇不疾不徐的摆摆手,“我姓陈,单名一个潇字,至于报恩之事,我只是随手为之罢了。”

    他之所以灭掉玉面毒王,只因为此人贪得无厌,两人之间无冤无仇,却因为一门子虚乌有的秘术,而选择对他痛下杀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杀人

    “还有你。”

    说罢,陈潇也不去看广浩阑,而是转向一间石屋“云鹤道人,你还有什么想说么”

    若是上一世时,陈潇刚来中天洲,对此地的局势,完全是一无所知。

    然而,经历了一世风雨

    即便石屋中的人,隐藏得再怎么巧妙,也瞒不过陈潇法眼。

    早在对方现身的一瞬间,陈潇就通过比对前世记忆,锁定了除程汤之外,另外一名金丹真人的身份。

    “你”

    石屋之中,传来一声惊呼。

    很显然,对方完全没想到,自己的真正身份,陈潇竟能一口道破

    “你还不打算出来么”

    陈潇面无表情地抬手,掌心之中,又有轮回之光亮起。

    石屋中的云鹤道人,一瞬间寒毛倒竖,被死亡的阴影笼罩。

    “诶别别别还请尊驾息怒,本座哦不,贫道这就出来一见”

    紧接着,石屋大门开启,一名面容清瘦,精神矍铄的白发道人,手持一支拂尘,满脸苦笑的走了出来。

    他一扬手,一只玉盒飞来,落入陈潇手中。

    陈潇法力一震,玉盒徐徐开启,一股浓郁的药香,顿时飘散了出来。

    仅仅是闻上一口,就让不少人精神微振,大有提神醒脑之感。

    “这是贫道花了数个月时间,斩杀三头金丹境凶兽,才从迷夜森林中部区域,采摘到的一株青炎洞玄草,对于崔连灵魂大有裨益”

    云鹤道人苦笑着拱手“贫道有眼不识泰山,冒犯得罪了尊驾,这尊青炎洞玄草,便作为给尊驾的赔礼,不知您看如何”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内心在滴血。

    说是花了数个月时间

    可实际上,算上前期的准备工作,至少花了他两年时间。

    两年时间的前期准备,好不容易才采摘回来,刚才还琢磨着,要请得一位大师出手,将其炼制成丹药,助自身突破到金丹中期。

    谁曾料到,居然遇上陈潇这么个煞星

    云鹤道人很清楚,自己正面战斗的实力,或许比玉面毒王稍强,但也绝对强的有限。

    陈潇能够干脆利落碾杀程汤,那也就一定能将他也屠灭掉。

    迫不得已之下

    只能忍痛送出青炎洞玄草,作为先前冒犯陈潇的赔罪。

    “青炎洞玄草在四品宝药中,也算得上极品了。”

    陈潇微微点头,重新封上玉盒,将其收入怀中。

    见此情形,云鹤道人终于长松一口气。

    武者之间,有着默认的潜规则,既然收下了赔礼,那就说明认可了道歉,正常情况下,不会再继续追究下去。

    “多谢尊驾饶恕。”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损失,云鹤道人心脏再度抽搐,狠狠瞪了齐寒一眼。

    他哪能看不出来,此人分明和之前的吕香雪,完全是一路货色。

    之所以还站在这里,纯粹是因为吕香雪屡次陷害,而齐寒没有明着开口罢了。

    “秘术秘术成天就想着秘术,想着要一步登天”云鹤道人一甩衣袖,冷声喝道,“给本道看清楚了,陈道兄的一身实力,就是他最大的秘术”

    一番话,好似一道道利剑,狠狠刺入齐寒心脏。

    他跌跌撞撞地后退,满脸不敢置信,口中只剩胡言乱语“没有秘术居然没有秘术嗬嗬嗬不可能不可能没有秘术若是没有秘术”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明白过来。

    迷夜森林的黑暗确实诡异。

    但以陈潇表现出的实力,在黑暗刚刚降临之时,保护一群人的安全,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齐寒和吕香雪,以为陈潇是靠秘术,才能将魔怪灭杀。

    却不想

    自始至终,都不存在所谓的秘术。

    陈潇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实力

    “我不信若是没有秘术香雪岂不是白死了”

    正惨笑间。

    齐寒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跌跌撞撞,摔进了背后的黑暗中。

    霎时,一头头魔怪涌来,将他撕成了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