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同归于尽?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啊”

    一声惨叫。

    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完,这道金色虚影便轰然炸碎,化作漫天的灵光飘散

    这一幕着实太惊悚,以至于许多人当场呆立在原地,灵魂都在发颤,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这我不是眼花了吧”

    “如果没听错的话刚才那人是剑尘子,剑家老牌金丹之一他的精神投影,竟被这少年一剑灭了”

    “剑月鸣都不是他一合之敌,金丹境的精神投影也被灭掉,这白衣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

    许多人倒抽一口凉气,齐齐陷入了惊悚之中。

    吕香雪身影剧颤,仿佛遭到了雷击。

    “这不可能”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惊呼。

    齐寒十指猛的攥紧,眸子瞪得滚圆,头皮都快要炸开了。

    谁都没有想到

    剑家金丹的精神投影显圣,却还是挡不住陈潇恐怖的一剑。

    更重要的是,剑家金丹的精神投影,在一定程度上,便代表了剑家的意志。

    陈潇一剑将其斩灭掉,等于是在赤裸裸的抽剑家的脸

    “噗你居然”

    剑月鸣跌落在地,再度喷出鲜血,惨白的面孔上,满是惊骇欲绝之色。

    剑尘子的精神投影,虽然没能拦下陈潇。

    但终究,还是消耗了一些剑光,加之剑月鸣的诸般护身秘宝,接二连三地爆碎开来,才终于挡下陈潇的第三剑。

    纵然如此

    这位剑家天骄依旧遭受重创,浑身上下骨头碎了无数根,甚至连丹田中的元丹,都几近要四分五裂

    “没死”

    陈潇挑了挑眉毛,旋即摇了摇头“你运气不错,滚吧。”

    剑月鸣的天赋,确实称得上惊人。

    但对于陈潇而言,和寻常元丹境武者,两者并无太大差别。

    “若有下次”

    陈潇瞥了这女子一眼,一双古井不波的眸子里,好似有惊天大恐怖在酝酿“取你性命。”

    剑月鸣脸色一阵青紫,身躯不由自主的颤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震骇。

    “剑心”

    剑心二字一出。

    全场再度陷入死寂。

    无数震撼、惊惧、不可思议的眼神,纷纷落在陈潇的身上。

    “剑心真的是剑心”

    “不会有错的,身为剑家嫡传,剑月鸣怎会认错”

    “嘶号令万剑,方为剑心,此子的剑道成就,竟然还要超过剑月鸣”

    短暂的寂静过后,所有人齐齐炸了锅。

    众所周知

    剑意之上,乃是剑势。

    领悟剑势的剑修,已经是万中无一。

    剑月鸣身为剑家嫡传,剑修天赋冠绝同代,才不过修得小成剑势而已,便能位列人榜第八,堪称中天洲天骄中的绝顶人物。

    在剑势之上,才是剑心境。

    迄今为止,中天洲的历史上,修成剑心之境的,至少也是元神尊者

    而名不见经传的陈潇,不仅修成了剑心,更是顷刻击败剑月鸣,一剑斩杀剑尘子的精神投影。

    一旦消息流传出去,少不了一场大地震

    严璃愣了愣神,不可思议的目光,落在陈潇的身上。

    旋即,又变得温柔起来。

    “如果小霖没死的话,说不定有朝一日,也能拥有这等实力”

    吕香雪与齐寒二人,则是如同见了鬼一般。

    随着陈潇的视线扫来,不由得浑身颤抖,牙齿嘚嘚作响,宛如遭受到恐怖的压力。

    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陈潇竟会有这等实力

    “纵然你领悟了剑心但堂堂剑心武者却不执着于剑干出这等卑劣之事我还是不会放过你的”

    哪怕受了重创,剑月鸣依旧挣扎,脸上满是怒容,似乎是想要起身,挡在吕香雪面前。

    然而,陈潇根本毫不理睬。

    他只是转过身,目光锁定吕香雪,似笑非笑说道

    “你说我要了你的身子”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问题,偏偏这一次重新开口,前所未有的寒意,瞬间将吕香雪笼罩了。

    “你、你想要做什么”

    她浑身哆嗦了一下,声音打着颤,用尽最后的力气,泫然欲泣道“原来你有那么强的实力,却偏偏藏着掖着不说,莫非从一开始就想好了,和我之间只是玩玩而已”

    “既然如此,那你不如告诉大家”

    陈潇顿了顿,一字一句道“我的名字是什么”

    吕香雪脸上的哭容,在这个刹那僵住了。

    在这个瞬间,四面八方的空气,像是突然凝固了。

    剑月鸣的怒意僵在脸上,好不容易支起的身体,猛地摇晃了几下,旋即噗通一声跌倒在地。

    吕香雪身躯僵硬,强烈至极的恐惧,犹若潮水一般,猛然间弥漫开了。

    “你、你不是叫”

    她支支吾吾的张开嘴,搜肠刮肚地想了半天,却发现自始至终,陈潇从未提过自己的名字

    “我叫什么”

    陈潇嘴角上扬,面带笑容,一步步逼近过来。

    到了这种时候

    已经有不少人,看出了异常之处。

    若是两人真发生过关系,甚至按吕香雪所言,陈潇曾对她百般温柔耳语,那她又怎么可能连陈潇的名字,都完全是一无所知

    “不对劲啊,你连他名字都不知道”

    “要是真相处了那么久,却连名字都不知道,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吧”

    越来越多怀疑的视线扫了过来。

    那种发生一夜情之后,互相不知姓名的情况,确实有可能存在。

    可刚才你自己都说了,人家为了追求你,软磨硬泡了很多时日

    如今再说不知道,那就有些扯淡了

    “你”

    吕香雪身躯摇晃,她心中很清楚,这一次绝对是栽了。

    “小子,不要太得意了”她眼神怨毒,死死盯着陈潇,真元传音道,“这一次是我栽了,不过,你也绝对别想好过”

    说到这里,她猛一个深呼吸。

    下一秒,吕香雪的声音,在真元的加持下,传遍整个庇护之地。

    “我们救了你性命,你却丝毫不知感恩,甚至还让我们团队决裂不就是一门普通秘术,好让你在夜晚来临时,也能在迷夜森林里行走,值得你这么藏着掖着吗”

    话一出口,所有人勃然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