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 三剑!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陈潇心头也是一阵好笑。

    这吕香雪索要秘术不成,居然又想出这种拙劣手段,想要故意给他制造麻烦。

    若是换成其他人在此,说不定真会百口莫辩,就此惹上大麻烦

    “你说把身子给了我”

    陈潇似笑非笑看来。

    就连严璃都顿住脚步,眼眸中露出凌厉“吕香雪,你折腾够了么”

    吕香雪当即浑身一颤。

    严璃很少有发怒的时候,此时这般怒容,绝对称得上罕见至极,让她不由生出一丝压力。

    不过,一想到秘术的神奇,她再度咬了咬牙,满脸哭腔地开口。

    “你昨晚说了那么多情话,今天就全部都忘了吗你要面子我可以理解,占不到石屋也没关系,可你直接否认我们的关系,那就实在太让人伤心了”

    吕香雪本就容貌不错,身段凹凸诱人,这会儿哭得梨花带雨,满脸委屈的模样,更是激发了许多人的同情心。

    “小子,做人不能太无耻了做都做过了,还不敢承认”

    “人家愿意跟着你来迷夜森林,不知道需要多大勇气,你一个大男人就那么孬种”

    “渣男”

    不少围观者,纷纷出言劝说。

    还有女子更加直接,当场冷笑鄙视陈潇。

    “怎么这么吵”

    就在这时,忽然一间石屋打开了,一名高挑的素衣女子走出,目光似若神剑,从周围的人群扫过。

    唰

    许多人不由自主的阖上眼,仿佛看到一口锋芒无限的神剑,开天辟地般向着自己斩来

    “剑家剑月鸣这可是人榜前十的存在,她居然在这处庇护之地”

    “好可怕的压迫力,她真的只是元丹境我怎么感觉,像是在面对金丹强者”

    “这小子怕是要遭殃了,听说剑月鸣生性冰冷,特别讨厌男人,尤其是那些负心汉,她甚至亲手杀过好几个”

    不少人纷纷惊呼,向着两边让开空间。

    剑月鸣虽是女子,却一心醉于剑道,整个人好似一口神剑,充满慑人的压迫力

    “原来如此。”

    身为位列人榜的元丹境武者,剑月鸣的感知能力何其强大

    仅仅是神念一扫,便已将此前之事,了解得七七八八,充满压迫的视线,瞬间落在陈潇身上。

    剑月鸣抬起一只手,并指成剑,犀利无比的剑芒亮起,直指陈潇的眼瞳。

    “既然你说要弄一间石屋,那便接下我三剑吧,接得住,这间石屋便归你们,若是接不住”

    就在这个刹那。

    剑月鸣手中剑光爆发,充满一往无前的凌厉,竟是二话不说,当头向陈潇斩落下来。

    “接不住,那便受死吧”

    “剑姑娘,事情不是那样”

    严璃忍不住高呼起来。

    吕香雪露出一丝错愕,显然是没有想到,剑月鸣出手如此果决。

    不过,转瞬之间,她又恢复如常,梨花带雨的哭道“剑姑娘手下留情,他终究已经和我”

    “哼,一个人渣而已,也值得你们求情”

    然而,剑月鸣冷哼一声,剑光更加犀利,将陈潇完全笼罩进去。

    根本不用多加询问,她就能够想象出,事情的经过是如何。

    所谓的三剑只是托词。

    她唯一的目的,便是送负心汉下地狱

    在其他人的眼中,剑光完全吞没了陈潇,下一个刹那,就会将他完全撕碎

    “一个渣男罢了,完全是死有余辜。”

    也有人露出讥笑,不屑地看着陈潇。

    千钧一发之际,陈潇忽然笑道。

    “小丫头,有个性的确是好事,不过,不听人话,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与此同时。

    他缓缓抬起一只手,像是掸灰尘一般,在空气里轻轻一拍。

    啪

    只听一声脆响。

    众人眼中恐怖至极的剑光,就这样被陈潇一掌捏碎

    “你居然”

    一刹那,剑月鸣瞳孔骤缩,浑身寒毛乍起。

    陈潇脸上的笑容,在常人眼中宛如春风般温暖,可在此刻的剑月鸣看去,却好似一尊恐怖的神魔,在向着她咧嘴露出笑容

    气机感应之下,她不由自主的抬手取剑,连神兵都动用了,再度挥出一道撕裂剑光

    “原来还算有点本事,怪不得会有恃无恐”

    正当剑月鸣思及至此,一脸笑意的陈潇,忽然同样并指成剑,抬手遥遥向她一指。

    唰

    “更重要的是”

    这一瞬间。

    陈潇发出的声音,说出的每一个字符,都仿佛化作利剑袭来。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只剩下浩浩荡荡的剑芒,在虚空之中呼啸穿梭,人群忽然传来惊呼,许多武者的佩剑飞出,自主的悬浮在半空中,绽放铿锵的剑气长吟

    剑月鸣只感觉眼前一花。

    撕天裂地的剑芒倒卷而来,她斩出的剑光犹如泡沫般,一个照面之间便被撕得粉碎。

    “你实在太弱了。”

    六字出口,好似六口神剑,穿透剑月鸣的一切防御

    噗噗噗噗

    剑光闪过的刹那,六朵血花盛开。

    剑月鸣娇躯狂震,浑身上下鲜血直流,像是破布袋一般,横空倒飞出而出,鲜血染红了长空

    此女一出手便是杀招,明显是想取陈潇性命。

    故而,陈潇动手的时候,也并未手下留情。

    “还有一招,若是接不住,那便死罢。”

    这一刻,他的声音冷漠至极,比万年寒髓更加冰寒彻骨

    对想要自己性命的人,陈潇从来都不会手软。

    “你居然领悟到了剑心”

    剑月鸣的眼中,浮现一丝绝望。

    陈潇的剑光太犀利,连她这个剑家传人,悟出了剑势的天骄,都不是他一合之敌

    剑家素来以剑而著称,剑月鸣出道至今,更是一剑西来,败尽无数强敌,从未被同龄人在剑道领域击败过。

    偏偏,陈潇做到了

    “这位小友,还请手下留情。”

    便在剑光爆发的一刹。

    剑月鸣眉心大放光芒。

    一道虚幻的身影浮现而出,弥漫出璀璨的琉璃金泽,骇人的气息动荡,几乎要将虚空都冻结了。

    “老夫剑尘子,乃是剑家大长老,还请看早老夫的面上,饶过这丫头一回,他日再见必有厚”

    话还没说完。

    陈潇的剑光悍然破空而过,直接将这道精神投影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