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 暗害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眼前的这一幕,着实震撼人心。

    往日里,足以令人魂飞魄散的魔怪,却连挣扎一下都做不到,好似遇到了烈火的冰雪,在陈潇的掌下成片成片的消融

    在陈潇上一世。

    直到白虎帝葬出世三百年后,这专门克制帝葬第一禁区的神通,才在多位神境大能的研究下诞生问世。

    这便是小六道轮回掌,一门不属于这个时代,而是来自未来的神通

    从前诡异的黑暗魔怪,根本无法与之相抗衡。

    顷刻之间,灰飞烟灭

    “我我我我”

    随着陈潇视线扫来,齐寒不由浑身一颤。

    一股前所未有的冷意,好似一盆冷水浇落下来,令他猛地从头凉到了脚底。

    明明这么多魔怪被消灭,理应是个振奋人心的场合,偏偏齐寒等人脑海空白一片,浑身上下手脚冰凉。

    尤其是变脸最快的齐寒,像是一瞬间从天上仙宫,坠入到一方修罗地狱之中。

    因为,在不到一分钟前,他们选择了翻脸。

    要是严璃和陈潇二人,葬身在了迷夜森林中,哪怕事后回忆起来,顶多也就是自我安慰几句,毕竟是生死存亡的关头,选择自保完全无可厚非

    可是现在

    陈潇二人非但无事,更是看起来,拥有逆转乾坤之力。

    如此一来,场面变得格外尴尬死寂。

    “严姐,我”

    脸色连番变化之下,齐寒终于硬着头皮,勉强从喉中挤出声音。

    然而,严璃轻轻摇头,晃了晃手中玉符,神情平淡道“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

    齐寒的脸色,顿时就僵住了。

    几人还想要争辩什么,却被严璃打断了“不用多说了,现在黑暗降临,先去最近的庇护之地,一切等之后再说吧。”

    说罢,似是有些心灰意冷,严璃摆了摆手,越过几人向前走去。

    几人皆都脸色铁青。

    不仅如此,之前那刁蛮的女子,更是瞪了陈潇一眼,恶狠狠道“都是你这家伙害的要不是你到处乱跑,哪会有现在的事情”

    “倒是你那秘术很厉害嘛,连这些魔怪都能击退,你要是愿意分享出来,之前的事情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女子眼珠子骨碌碌的转,视线在陈潇身上扫来扫去。

    另外几人同样若有所思,向着陈潇投来好奇的视线。

    就仿佛陈潇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座巨大的人形宝库。

    “想要我的秘术”

    陈潇忍不住笑了“你们倒是很有想法,就不怕我打死你们”

    他多少能够明白这些人,为何在见到刚才一幕后,依旧有胆子索要秘术。

    毕竟,在达到一定的层次前,无论凡人还是武者,哪怕是金丹真人、元神尊者,也依旧是一种视觉生物。

    外表漂亮的,就容易赢得好感。

    看起来年轻的武者,往往实力不会太高。

    神通的声势动静不够大,就可能被认为威能不足,破坏力还不够强大。

    果不其然。

    就听那女子眯着眼睛低声道“你刚才发出的神通,看起来好像很骇人,一瞬间灭掉那么多魔怪。可实际上,环境没有受到任何破坏,显然这门秘术只是针对魔怪,本身的威能并不是多强大。你害得我们团队出现裂痕,拿出一门秘术来弥补,已经算是很小的代价了。”

    一番话,说得陈潇都愣了愣。

    这么“大义凛然”的理由还真是难得一见

    瞥了这女子一眼,陈潇面色转冷,摇了摇头,二话不说,朝严璃离开的方向追去。

    “白痴一个”

    远远地,陈潇的声音传来,令得吕香雪脸色难看。

    “真是好嚣张的小子,真以为掌握一门秘术,就能够天下无敌了”

    “哼这门秘术珍贵至极,这小子不可能瞒住,迟早会曝光出去,到了那时候看他怎么哭”

    “话又说回来了,刚才严璃的态度,明显冷淡了许多。这样下去可不行,不如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齐寒和吕香雪对视一眼。

    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突然浮现在二人心头。

    而剩下的两名青年,忽然没由来的打了个寒颤。

    之后。

    在陈潇的保护下。

    一行人有惊无险,在黑暗完全降临前,赶到了最近的庇护之地。

    “咦,这种时候还有人来”

    “老天爷,这么黑了都还能活着,你们运气可真够好的”

    这处庇护之地并不大,像是某个远古的村落,一座座石屋错落,有的依旧完好无损,被那些强者占据下来。

    而剩下的那些武者,则是成群的挤在一起,等待第二天黎明的到来。

    陈潇一行人的抵达,顿时引发了不小波澜。

    “一、二、三、四居然有六个人活下来,这实在有点厉害啊”

    迷夜森林的夜晚太恐怖,严璃一行人能安然无恙,完全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几乎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就在这时,吕香雪眼珠子一转,忽然压低了声音,冲着陈潇说道“喂,你刚才不是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帮我们占据一间石屋么”

    话一出口。

    四面八方骤然安静了下来。

    一道道惊疑不定的视线,刹那间聚集到陈潇身上。

    吕香雪尽管故意压低了声音,可在场众人皆是武者,哪怕没有刻意去留心,也照样听了个一清二楚。

    “这小子不会是疯了吧,居然敢说出这种话”

    “能够占据石屋的强者,最弱也达到了元丹后期,他拿什么去挑战人家”

    “这种话也敢说出口,要是碰到个脾气差的,怕是能一巴掌拍死他”

    在迷夜森林这种地方,谁都想占据一间石屋,好安安稳稳渡过夜晚

    可石屋的数量太少,不可能人各一间,只有那些武道强者,才能将其占据下来。

    偏偏,陈潇这几人之中,唯独陈潇看着最弱。

    尤其他一身翩翩白衣,身材也并不魁梧,乍一眼看去,不像是个练武之人,反倒更像是个书生

    说完,吕香雪还故意露出哭腔,眼眶发红道“你不会说话不算数了吧明明我连身子都交给你了”

    一时间。

    很多人脸色再变。

    看向陈潇的眼神,带上了鄙夷轻蔑,仿佛在看一个人渣

    “你把身子交给我了”

    陈潇似笑非笑地转过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