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一言定江山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老祖”

    “师尊您怎么”

    诸多金丹境开了口,便等于定下了大局。

    但凡王国境内,当以陈潇为尊

    什么王室玄家,什么金丹真人,又或者是传说中的元神尊者

    在陈潇这尊恐怖存在的面前,都只有乖乖俯首称臣的结局

    诸位金丹境的反应最快。

    在他们纷纷开口之际,还有许多人茫然,下意识地流露出质疑。

    只不过,但凡有质疑者,都会立刻遭到镇压。

    “给老夫闭嘴你们几个活够了,老夫可还没活够”

    “你说他杀了王室要员,上天入地难逃一死行啊,只要你能找人干掉他,从今往后,换成老子叫你爹如何”

    “白痴元神境都战死了,要是想灭掉你们,不过一个念头罢了”

    一众金丹真人纷纷厉喝。

    在此之前,无论是哪一位金丹,在宣武王国境内,都是一等一的顶尖存在。

    而如今

    陈潇突然横空出世,好似一轮炽烈骄阳,霸道地横扫一切,镇压得众金丹无人敢称尊

    “我等拜见药神”

    “我等拜见药尊者”

    偌大的宣武王城中,越来越多的人,向着陈潇的方向拜下,犹如礼敬一尊神明。

    声浪滚滚滔天,震散了黑暗的夜,成为天地间唯一的声音。

    药神

    这一刻,药神之名,震动天宇

    终于,陈潇古井不波地开口,向剩下的王室成员看去。

    “我诛杀玄玉空玄玉光,还有玄雷真人,你等可有任何怨言”

    “我等不敢”

    玄家众人颤声,听闻陈潇开口,更是拨浪鼓似的,拼了命的摇头。

    真要没有怨言,那是不可能的。

    可谁都清楚

    在这种场合下,一旦说出口来,等待他们的结局,多半就只有死亡

    “这三人刚愎自用,以下犯上,栽在尊驾手中,是他们自己造孽,与玄家其他人无关。”

    这时候,一名青年走了出来,身姿修长挺拔,剑眉星目,和玄玉空、玄玉光二人,眉宇间略有几分相似。

    不过。

    比起锋芒毕露的二人,这名青年的气质,要更加收敛一些,更像是饱读诗书的书生。

    此时,青年遥遥向陈潇一拜,而后才不卑不亢道“不过,鉴于这三人对尊者,造成了不少的麻烦,玄家将会尽快付出代价,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一番话,圆润无比,滴水不漏。

    既将玄家从责任中摘除,又提出了后续的赔偿,好避免将再次激怒陈潇。

    “哦,五王子玄玉书你倒是很有想法。”

    陈潇似笑非笑的开口,视线锁定在他的身上。

    霎时间。

    玄玉书的身上,压力猛然暴增。

    须知

    陈潇刚刚灭掉了一尊元神境,即便没有刻意释放出威压,仅仅是目光扫来,心灵上的巨大压迫力,也足以将一般人迅速压垮

    恐怖的压力之下,玄玉书依旧咬牙,挤出一丝笑容来。

    “除此之外,尊者的这些朋友,玄家也会奉为最高规格上宾,享受与玄家供奉等同的待遇,只要玄家还在世上一天,就无人能够伤他们一根寒毛”

    终于,陈潇露出笑容。

    “你还算不错,宣武国的下一任君王,便由你来担任了。”

    “啊”

    这一回,反倒是玄玉书呆住了。

    他之所以会站出来,最为主要的原因,还是想为玄家的其他人,求来一条生路,以免遭受到陈潇的迁怒。

    可他完全没有意料到

    陈潇居然二话不说,就将王位指定给了他

    不仅仅是他,不少王室的强者、派系等,此刻都纷纷傻了眼。

    “药尊者,您的这个决定,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

    有人才刚开口,陈潇凌厉的视线扫来,顿时惊恐的闭了嘴。

    “你们是在质疑我的决定么”陈潇平淡的说道。

    “不、不敢”

    一群人面面相觑,而后连忙摇起头。

    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时候胆敢质疑陈潇,绝对是嫌命活太长了

    然而,陈潇却是笑了。

    “早在天骄宴之前,我就已经说过了,对于什么天骄宴,王位继承人争夺等,我都没有丝毫的兴趣。”

    双手背负在身后,陈潇的语气,显得有颇为悠然。

    他抬头望向高远的天空,就仿佛这么做的话,就能看到天空的另一端。

    唯有君梦筱娇躯一颤,猛地意识到了什么,眸光忽然黯淡了许多“原来如此原来你早已心有所属了。”

    此时陈潇的眸子里,没了平日的雷厉风行,只剩下一片温柔似水。

    “我之所以会来这里,只因为王室禁地中,有着一方跨域传送阵,想要藉此前往沧澜域罢了。”

    他咧了咧嘴,摇头笑道“原本,我还特地灭了暗夜阁,欲将其作为,开启传送阵的报酬。”

    玄家所有人愕然了。

    他们想到过很多可能,甚至连陈潇灭掉玄家,亲自掌控宣武的可能性,也已经全部考虑了进去。

    要不然的话,这样一位存在,有何必要图谋这片江山

    可唯独没有人想到

    陈潇对宣武国的大好山河,根本没有任何的兴趣,从头至尾,他只是想从宣武国借道,前往中天六域之首的沧澜域罢了。

    甚至,人家连报酬都准备好了,结果是玄家自己一头撞了上去,在这块史无前例的大铁板上,撞了个头破血流、筋折骨断。

    要是换成个脾气差些的,说不定这个时候,整个玄家都已经遭到血洗

    “这可真是”

    玄玉书苦笑,彻底无言了。

    如果他的两个哥哥,不那么刚愎自用,嚣张狂妄,会不会今夜,将是一个截然不同的结局

    片刻之后,他再次拜向陈潇“纵然您真的离去了,我的承诺依旧有效,只要您在世一天,您和您的朋友,都将是宣武王国的最高贵宾”

    一场大战,彻底尘埃落定。

    任谁都没有想到,一场万众瞩目的天骄宴,最终竟会以这种方式,在无尽的震撼中收场。

    “号外号外一夜之间,宣武变天”

    当太阳升上高空,这则惊悚的消息,好似长了翅膀般,迅速传向全国各地

    整个宣武国上下,都尽数为之震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