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君永仙的底牌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事实上。

    这两尊金丹的震惊,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要来得更加强烈。

    在天骄宴之前

    连正尊曾试图寻找那神秘宗师,替重创未愈的连尚昊治疗伤势。

    而君永仙也在多方寻找,试图请那位大宗师出手,为自己炼成通神虚天丹

    除了二人之外,无论是太子玄玉空,亦或是其余各方势力,皆在寻找那人的踪迹。

    “若能获得一位十系宗师青睐,绝对是百年以来的最大机缘并且,没有之一”

    甚至,在天骄宴开开幕前,便有强者如此断言。

    如那洛家洛千秋,因一颗剑灵丹之故,才得以剑道突破,对神秘宗师很是感激。

    甚至不久之前,还想与左弘攀谈,向这位冒牌宗师,传达出洛家的善意。

    然而此时此刻

    当十系宗师的本尊,真正在人前揭晓,众人依旧免不了,陷入了强烈的呆滞。

    “那位神秘大宗师他娘的居然也是他”

    一名天骄满脸呆滞,嘴角抽搐地低语。

    一个“也”字,道尽众人的震撼

    天骄药神,元始真人,银色死神现在又多了个十系宗师

    “原来这些天来,震动宣武的诸位存在,最终居然是同一个人”

    “原来如此正因为是十系宗师,他才能催动法阵,操控地脉之气。同时,看穿一件残破禁器的阵纹,并瞬间将其摧毁,以宗师的手段而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到底是什么来历,不满三十岁的年纪,真的能够如此逆天吗”

    “他他他他居然是”

    步战几人张大了嘴,怔怔望着天空中的少年,大脑之中只剩一片空白。

    他们也猜测过,陈潇或许来历惊人,又或许有底牌在手,才会表现得如此强势。

    然而。

    无论如何,他们都没料想到

    陈潇最大的底牌,居然会是他自己

    “虚空之体,金丹战力,十系宗师任何人拥有其一,便足以横行宣武国,而当这些头衔,集中在一人身上时”

    有武者吞了吞唾沫,一字一句,艰涩地吐出几个字来

    “宣武称尊”

    话一出口,四野寂静。

    地面上的太子玄玉空,忽然身躯一晃,仿佛遭到雷霆重击,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这这怎么可能”

    “算是吧。”

    闻言,陈潇微微颔首。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要保密。

    即便是此时曝光出来,对他而言也并无所谓。

    “嘶真的是你”

    只不过,连正尊二人,却没有那么淡定了。

    一得到陈潇的确认,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就连灵魂都在深深颤动。

    纵然他们活了数百年时光,也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妖孽

    如果说

    之前在连正尊心中,胜算还有四五分。

    那么此时此刻,陈潇身份曝光,胜算已降至不足一成

    与一位十系大宗师为敌

    千万不要忘记了,作为宣武国的王都,整座王城皆被大阵笼罩,王宫下的法阵更是重中之重,若是被陈潇催动起来,顷刻间就能将他们镇杀

    “那么和解之事”

    连正尊才刚开口,陈潇便打断了他,似笑非笑的神色,变得越发浓郁起来。

    与此同时。

    阴阳之光映照天地,银色闪电划破虚空。

    陈潇犹若一尊太古战神,脚踏地脉龙气,头顶日月倒悬,神光为甲,雷霆为矛,一击分开了混沌鸿蒙,似有横击三千世界之威

    “我早就提醒过但凡动了手的,一个都跑不掉。”

    陈潇的声音很平和,像是在和老友叙旧,但连、君二人却寒毛乍起,几乎想都不想,瞬间爆发一切力量,一件件光芒惊人的秘宝,不要钱似的被祭出,挡在陈潇的去路上。

    可就在下一刻。

    一件件秘宝炸碎,化作漫天齑粉。

    太极图化作一口天刀,刀光惊艳无比,照亮了万古时空。

    霸绝天下的刀芒,在虚空中巍然乍现,带出炽烈的鲜血,洒过漆黑的夜空。

    “啊”

    一击而已。

    连正尊遭受重创,半边身子炸裂开,一条手臂化作血雾。

    甚至于,若非拼命压榨金丹,强行躲闪回避,仅是这一击,就足以要了他性命。

    陈潇的虚空之体,虽然还没有真正小成,无法横击金丹武者

    可在元始大道的驱动下,发挥出超越极限的威能,一般金丹境的空间之力,与之相比起来,完全是皓月萤火之差,大到几乎无法计量

    “去死吧,该死的孽障本王岂会败在这里裂空血神剑”

    连正尊双目充血,声嘶力竭的怒喝。

    这一刻,他流至体外的鲜血,竟是诡异的倒流而回,凝聚成一口血杀之剑,一往无前的惨烈气息弥漫开,像是要将一切都斩绝殆尽。

    裂空血神剑。

    此乃连正尊的终极手段,一旦完全施展开来,不燃尽鲜血不停,不斩绝敌手不休

    摄人心魄的气息,直冲九霄星汉。

    “没用的。”

    陈潇的回应,更加简单明了。

    “一式血道神通罢了,还想逆了天不成”

    他双手平平向前推去,原本璀璨的阴阳之光,突然染上了浓浓血色,如有一片浩瀚的血海,在陈潇的周身浩荡汹涌。

    而陈潇的气息,也忽然随之一变。

    好似一尊邪恶的魔神,屹立在尸山血海之中。

    元始化万道,血皇出血海

    “破。”

    陈潇缓缓吐出一个字。

    仿佛言出法随一般,无形的力量扫来,将连正尊的血剑,震得支离破碎,当场解体为漫天血光。

    “你居然还精通血道神通”

    连正尊绝望的吐出几个字,忽然秘法失控暴走,全身上下干瘪下去,在短短数息之内,赫然是被秘法抽成了人干

    “还有最后一个。”

    抬手将金丹镇压,陈潇徐徐转身,看向远处的君永仙。

    他并不是圣母圣人,早在这几人决定对他出手,夺取他身上的秘密时,结局就已经完全注定了。

    “你不逃跑么”

    “本王为什么要逃”

    君永仙依旧云淡风轻,突然抬手一抓,一枚丹药落入他的口中。

    丹药泛着梦幻迷离的光泽,在入口的一瞬间,便突然熊熊燃烧起来,化为一道道恐怖的热流,充斥君永仙的全身上下。

    他的气息,也突然暴涨起来。

    “最后的胜利者,可还是本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