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再斩金丹,身份曝光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玄雷真人常年闸血停寿,尘封于王宫的最深处,故而,对近期外界发生的事,并没有太清晰的了解。

    但是君永仙和连正尊不同。

    两人皆是宣武国境内,始终在活跃的金丹,对各方面的消息,都知晓得清晰透彻。

    “你是银色死神”

    因而,当虚空拳化作银色闪电,一刹那划破虚空,将玄雷真人撕裂时,两人不由得震骇惊呼起来。

    两人并未刻意掩饰,声音隆隆的传出,霎时间,一些观战者惊诧,而后再一次沸腾了。

    “我我去银色死神主导了暗夜阁灭亡的银色死神,居然也是这家伙”

    “不会吧,这也太夸张了这两尊人物,竟然会是同一人”

    “只不过,这样反而能够给出解释,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会冒出来诸多神秘强者因为这些神秘强者,其实都是同一人化身”

    无数人瞠目结舌,好像泥塑木雕般,纷纷呆立在原地。

    这个消息实在太过震撼,像是一颗特大号炸弹引爆,震得众人一阵晕头转向。

    天骄药神、元始真人、银色死神,竟是三位一体的同一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之前确实有人提到过,银色死神太过嚣张,疑似在故意给暗夜阁拉仇恨,有极大的可能,并非是暗夜阁天骄,而是某位强者假扮而成”

    而在震惊过后,亦是有人回过味来。

    如果银色死神和元始真人,其实就是同一人的话,那么之前的很多谜团,瞬间便能够迎刃而解

    与其说是暗夜阁,暗中培养了一位天骄,却因为不知天高地厚,最终才招来了灭亡

    还不如说从最开始,就被一位恐怖强者设计,深陷一场绝杀之局,自始至终都没有逃脱过

    “你说呢”

    高空之中,陈潇淡然开口。

    他并没有正面回答,可这般云淡风轻的语气,令得三尊金丹心头一沉。

    陈潇表现得越神秘,就越是令他们忌惮。

    手段一重接着一重,让人完全无法看透,他究竟有多少底牌

    “二位,没时间犹豫了。”

    连正尊沉声开口,面色阴沉如水“若是继续藏拙的话,或许我们三人中,会有人永远留下”

    若是放在十分钟前,有人胆敢说这种话,绝对会被当成笑话。

    可是现在,三人却出奇的沉默了。

    “你们的遗言,考虑好了么”

    而在此时,陈潇突然轻笑着开口,脚踏神魔太极图,手掌银色雷霆光,犹若一尊洪荒古神,开天辟地,斩碎混沌杀来。

    嘶昂

    就在他的脚下,地脉之气狂暴而汹涌,几乎快要化作龙形,振聋发聩的龙吟声,震动苍穹大地

    “贼子休要猖狂”

    玄雷真人声嘶力竭,抬手祭出一口小钟,这小钟很是残破,钟体到处都是缺口,可随着它的出现,周围空间猛然动荡,弥漫开一道道狰狞裂缝。

    空间裂缝

    “这口残破小钟,乃是老夫八百年前,从一处遗迹得到的禁器,今日用在你身上,你即便是死,也足以瞑目了”

    所谓禁器。

    乃是以特殊手段炼成,拥有可怕威力的神兵。

    通常而言,禁器有使用次数限制,一旦超过了限制,便会彻底破损销毁掉。

    玄雷真人的残破小钟,八百年来动用了三次。

    每一次,都成功灭杀强敌,救他于危难之中,威能不可揣度。

    而此时此刻则是第四次

    哪怕心疼得快要滴血,玄雷真人依旧抬手一掷,小钟霎时破空飞出,当头向陈潇砸来。

    他很清楚

    自己是三人之中,最不能久战的一个。

    他的年纪实在太大了,要是继续拖延下去,就算灭掉了陈潇,也会彻底气血枯竭,寿元耗尽而亡。

    当当当

    这一刻。

    残破小钟震动不休。

    漆黑的空间波纹荡漾开,同陈潇的力量碰撞,竟是要将银色闪电撕裂。

    “这老不死果然还藏了底牌”

    连正尊和君永仙,面露一丝忌惮,稍稍后退了一些。

    这口小钟虽然残破了,甚至随时可能解体,可爆威能依旧惊世骇俗。

    便让玄家的老不死,试试这小子的深浅吧。

    君永仙面无表情思索道。

    “孽障,给本座受死”

    玄雷真人面色狰狞,紧随其后,飞身向陈潇扑去。

    “这就是你最后的底牌,一口残破的三品禁器”

    陈潇面色嘲讽,并指成剑,抬手便是一道剑光,璀璨而炽盛,照亮了漆黑的夜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

    令人震撼的一幕突然出现。

    只见陈潇指尖的剑光,平平切过虚空,好似切开豆腐块一般,竟是毫无阻值的,将小钟从中一切为二

    旋即,剑光呼啸,将小钟彻底粉碎。

    “你你你你怎么可能”

    玄雷真人双目瞪圆,一脸错愕惊悚,几乎咬断自己的舌头。

    连正尊和君永仙同样毛骨悚然。

    小钟可是一件三品禁器,即便有很多地方残破了,可上面的法阵符文仍在,威能并不会减弱多少。

    更别提

    如同陈潇这般,以指代剑,直接将其碎灭

    “一件残破的三品禁器而已,连钟体都已经腐朽了,只要打散掉法阵符文,就根本什么都不是了。”

    陈潇轻描淡写地开口,再度催动虚空拳杀来。

    这一刻。

    银色闪电划破黑暗,照亮了王城的夜空

    “你你居然是”

    玄雷真人解体,化作漫天血雨。

    一代金丹,就此陨落

    陈潇抬手一抓,将其金丹镇压住,面无表情地收回。

    “现在,轮到你们了。”

    他悠然地转身,望向君永仙二人。

    两人齐齐心神一颤,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浮现在两人的心头。

    “一指毁掉残破三品禁器”

    连正尊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道“莫非尊驾便是那位神秘的十系宗师”

    短短一句话。

    简直好似晴天霹雳一般,八方的空气都凝滞了,只剩下粗重的呼吸声,在空气里不断蔓延开。

    “那位十系大宗师居然也是他”

    一言既出,八方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