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宗师,你也配?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眼见左弘强势出手,陈潇还敢发动反击。

    天骄宴的现场,不仅一片哗然。

    看向陈潇的眼神中,已不再是震惊,而是在看一个白痴、疯子

    左弘身为十系大宗师,身份地位超然无比,可以说,几乎超过在场任何一人。

    之前与燕无卿等人结仇也就罢了

    毕竟,燕家和长孙家,都只是王都世家之一。

    可是现在,连一位宗师级存在,陈潇都胆敢冒犯冲撞,甚至扣上冒牌货的污名,在很多人的眼中,这根本就是在做大死

    更重要的是

    任谁都看得出来,左弘自身,就是一尊强大的金丹境。

    法则之力凝而不散,化作一枚枚璀璨的符文,举手投足之间,便是天地动荡之威

    “疯了疯了,这小子真是疯了”

    “冲撞左宗师不谈,居然还敢出手攻击,是谁给的他胆子”

    “难不成他以为能够击败燕无卿几人,就能抗衡一位金丹境”

    “如此嚣张之徒,死在这里也好以免再为祸作乱”

    这一刻,许多人都在摇头。

    也有人不屑地讥笑,那是燕家强者在发声,厉声斥责陈潇,言辞无比刻薄与狠毒。

    “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稍微有几分天赋,就敢冒犯三殿下,挑衅左宗师,要是再让你成长下去,恐怕又是一尊大魔头”

    这位燕家的名宿,一脸义正辞严之色,斥责陈潇为魔头,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家的燕无卿,修炼的就是魔功

    “年轻人,下辈子千万记住,宗师绝不可冒犯”

    此刻。

    左弘的符文大手杀至,冷冷的喝声,在会场的上空回荡。

    “小心”

    即便对陈潇再有信心,君梦筱依旧忍不住尖叫。

    说时迟那时快。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

    陈潇的拳头上,亦有刺目的神芒涌动,无数符文喷薄而出,能量汹涌激荡,终于和左弘碰撞在一起。

    嘭嘭嘭

    在这个瞬间,有金色神光炸开,诸多符文竞相湮灭,发生恐怖的爆炸,像是一座活火山在喷发。

    “去死罢不自量力的小子”燕无卿面色狰狞的低吼。

    可就在下一秒

    异变陡生

    左弘充满轻蔑的脸上,骤然浮现一抹错愕。

    紧接着,剧烈爆炸的法则符文,猛然间倒卷而至。

    那是一片毁灭般的景象,即便有大阵守护,周遭的建筑仍在震颤,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坍塌。

    “你怎么可能”

    左弘终于勃然色变。

    他连忙催动法力,要将这团能量击碎,然而,已然是迟了一步。

    咔嚓

    咔嚓

    仿佛是某种屏障破碎了。

    清晰无比的碎裂声,在众人的耳畔响起。

    “你居然”

    左弘面色狂变,一身金丹境气息,突然直线跌落。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

    漫天飞舞的法则符文消散,原本金丹中后期的气息,瞬间跌落到了元丹境界

    “宗师支撑,凭你也配”

    陈潇冷声开口,声音淡漠至极。

    与此同时,他再度一拳轰出。

    隐晦的空间之力闪烁,一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轰击在左弘的胸前

    “啊”

    惊愕混乱之中。

    左弘根本来不及防御,电光火石之间,胸膛塌陷出一个拳印,身躯高高地飞起,一连砸穿了十多张长桌

    痛苦的低吼声,伴随着鲜血,当场挥洒长空。

    无数人目瞪口呆,大脑中一片空白。

    “这这这燕无卿也就算了,怎么左弘前辈也”

    “我的妈呀这小子是要逆天吗”

    “左弘前辈,你的气息”

    太子殿下第一时间察觉,眉头紧紧地皱了起,凌厉的目光向左弘扫去。

    就连隐藏在暗中的金丹真人,这会儿都不禁气息动荡,恐怖的威压肆虐整个会场,可想而知,他们的心情有多么震动。

    可无论他们的神念如何扫视

    此时此刻的左弘,分明就是个元丹境老头,在诸多金丹境的气息下,不自觉地浑身发抖,神情之中充满了恐惧。

    “小子你竟敢重伤本座,老夫要上禀公会,派出强者来制裁你”

    左弘嘴角溢血,面色狰狞无比,声嘶力竭的尖叫。

    “上禀公会”

    陈潇勾起一抹冷笑,一步迈出,声音传遍全场“那你倒是说说看,宣武王国的各大公会,它们的上级公会都在何方”

    “”左弘当即一噎,瞬间为之语塞。

    他本就是借助一件异宝,才能模拟金丹境气息,更进一步,伪装成那位神秘宗师。

    本身最强的副职,不过堪堪六品罢了。

    各大公会的上级所在,他又如何可能会知晓

    不过,老夫还没有失败,老夫还有机会,只要能反将一军,便还有机会挽回

    纵然心头惶恐无边,左弘依旧咬牙道“哼上级公会所在,乃是不传的大秘,你又有何资格知晓此事”

    话一出口。

    不少人的疑惑稍解。

    毕竟,神武大陆太广阔。

    许多人终其一生,也只是偏居一隅之地,对外界的情况不甚了解。

    宣武王国的各大公会,在很多人的眼中,就已是了不得的大势力,而它们的上级势力,更是如同云中仙阁,和宗师级存在一样,近乎缥缈的传说。

    说不定,确实存在某种规矩,上级势力的方位,不得轻易公之于众。

    “不传之秘”

    陈潇依旧冷笑,再度迈出一步,身上气势更盛“那你倒是再说说看,三品炼丹师的考核流程是什么”

    左弘的脸色,蓦地变得煞白,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

    “三品炼器师之中,人尽皆知的三不准,究竟是哪三不准”

    “炼阵师虚空成阵的七要素是什么”

    “三品以上副职业,所颁发的身份铭牌,都是什么样的形态”

    “还有”

    一声声质问,好似一记又一记重拳,轰得左弘浑身剧颤,脸色惨白如金纸,张口又是一道血箭喷出。

    他根本不是真正的宗师,陈潇提出的这些质问,他又怎么可能知晓答案

    “既然都不知道,还敢妄称宗师”

    最终,陈潇一步落在左弘身前,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

    一个振聋发聩的字节,在所有人耳边炸开。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