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半路遭遇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并未持续多长时间。

    只不过

    惊天动地的震动,却好似火山喷发、地龙翻身一般,绵延出上百里之遥

    要知道,这可是在神武大陆。

    空间结构稳固,重力大得惊人,不仅天地元气更加浓郁,同时也更加亲近天地大道。

    当初仍在复苏中的地球,还远远无法与之相媲美。

    在地球上时,武者达到开轮境,便能够破空飞行,被誉为宗师级武者,一击之威,足以撕裂上百米土地。

    而到了神武大陆上,开轮境的全力一击,能碎裂山石便是不错,想要短时间腾空,至少得拥有元丹境的修为。

    通常而言。

    能够凌空飞行,乃是金丹真人的特权

    而暗夜小镇的这一战,却是震动了百里方圆,整个小镇都被打崩,即便远在数百里之外,都能感受到那滔天的悸动

    “不过,终究还是结束了。”

    半空中,陈潇徐徐降落下来,脸上闪过一抹苍白。

    暗夜阁的底蕴,的确不可小觑。

    一开始出动的杀手,还只是法相境和元丹境。

    到了后来,连半步金丹境,都冒出来了数位。

    甚至,还有一名枯木般的老者杀出,浑身弥漫着死气,尽管是半步金丹,身上却弥漫着空间之力,显然曾进军过金丹领域,但最终突破失败,修为又重新跌落。

    陈潇身上仅有的伤势,便是这名老者所造成。

    毕竟

    他是借助法阵之力战斗,终究不如自身力量灵活。

    再加上此人抱着必死决心,欲要同他玉石俱焚,连法阵的阵基,都被他破坏掉了一部分,才使得陈潇在最终关头,受了颇为不轻的伤势。

    “实力还是不够啊,若我能凝聚元丹,连金丹都能横击之,一旦成就了元丹,甚至可称元神之下无敌手”

    陈潇微微摇了摇头,心中暗自忖道。

    好在最终,一切平定

    他缓缓降落在地面,气息彻底收敛了,似乎再度变回了,那副白衣公子的模样。

    “前辈神威无敌啊”

    战到后来,王昊乾也没闲着,而是游走在各处,将逃离的杀手击杀。

    此刻,他徐徐收敛了气势,重新恢复成佝偻老人的模样。

    只是一双眸子里,浓浓的震骇之色,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

    器道、阵道双系大宗师,神秘莫测的修为境界,超凡卓绝的眼力见识,像是一层又一层浓重的迷雾,将这个白衣少年完全笼罩。

    至于推平暗夜阁的战绩,反倒成了陪衬,并不是那么让人惊讶了。

    “不过,这一夜战斗的动静这么大,暗夜阁的金丹杀手,却始终没有出手,难道是提前得到了风声,故意隐藏起来了不成”

    惊喜之余,王昊乾警惕未消。

    暗夜阁一大令人忌惮的地方,便是那位身份成谜的金丹杀手

    纵然同为金丹境,一位金丹杀手的威胁,一样令人惊惧

    “不用找了,那个金丹不在此地,甚至短时间里,他都不会回宣武国。”

    仿佛看穿了他想法,陈潇忽然摇摇头,淡淡的笑了一声“所以在这段时间里,你们大可以进行排查,但凡不在宣武国的,都有着不小的嫌疑。”

    事实上。

    他选择对暗夜阁下手的主要原因,便是因为前世记忆中,暗夜阁的上一级势力,临时召走了所有达到金丹境的成员。

    暗夜阁阁主,虽然在宣武国凶名赫赫,但想要违逆更上级势力,显然还是不可能的事情。

    “您的意思是”

    王昊乾身躯一震,骤然明白过来,深吸口气道“多谢前辈提点”

    若能找出暗夜阁阁主真身,对于他来说也是大功一件

    就在这时,一连数道身影,从远处破空而至。

    他们修为并未达到金丹,至多只在法相境水准,却能够如此凌空飞行,显然身上有着了不得的秘宝。

    而在他们的身后,还有许多气息追随,即便是最弱的一人,也达到了元丹之境。

    “找到了,这场大战的源头,应该就是这里了”

    “嗯很多死者的身上,都有暗夜阁的身份令牌难道这一处小镇,是暗夜阁的秘密据点”

    “不对根据之前的能量强度,有金丹境存在出手了。”

    这个猜测很快就被否定,有人摇头,慎重道“金丹境强者参与,此地多半不是秘密据点,而是始终方位成谜的暗夜阁老巢”

    这群人尽数降落下来,有男有女,年纪大都在二十来岁,衣衫华贵,大多带着骄傲之色。

    而那些元丹境武者,则纷纷跟随在后,街都是侍卫的姿态。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能以元丹境武者为护卫,再加上非凡超然的气度,这些年轻人的来历显然都不简单。

    “这个猜测可能性非常大”

    一名青衫青年,昂首阔步,略显兴奋道“真是太让人意外,只是一次普通的出游,居然还能有这种意外之喜。”

    “看出手强者的架势,似乎只是来寻仇的,那我们多半可以将功劳嗯那里好像有人”

    话语之间,一行人迈步走入小镇,一眼便看到了,正在打坐调息的陈潇。

    “小子,你们为何在此地”

    青衫青年傲慢地开口,颐指气使道“关于这场大战的经过,立刻给本少交代清楚,不得有任何遗漏之处”

    在这群人的眼中

    陈潇浑身破破烂烂,还有凝固的血痂,怎么看都像是个乞丐。

    而王昊乾也好不到哪里,身形佝偻而瘦小,一眼看去,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

    谁料

    听闻青衫青年的冷喝,陈潇只是缓缓睁眼,瞥了他们一眼,便又重新阖上了眼帘,整个过程中,犹如一尊沉默的雕像,没有做出丝毫的回答。

    见此情形,青衫青年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沉。

    “好胆连少在问你话,你也敢装聋作哑”

    一旁的元丹境护卫厉喝,霎时间法力喷薄,化作大手向陈潇抓下。

    要是这一下抓实了,足以让一般的武者,瞬间遭受到重创

    “给我跪下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