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你刚才说什么?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无副作用地提升一个大境界”

    君梦筱美目圆睁,差点以为产生了幻听。

    据她所知

    临时提升修为的秘术,并不是凭空变出修为。

    从本质上说,只是将一种形式的能量,强行转变为另外一种形态。

    譬如神武大陆上,较常见的燃血类秘法,就是燃烧武者精血,以达到提升修为的目的。

    修为消耗了还能再补充,但精血燃烧掉了,则会大大损伤元气,若是使用的多了,甚至可能破坏根基,轻则修为跌落,重则油尽灯枯而亡

    再者,人体的承受能力,也和修为息息相关。

    “就算是丹家的特制丹药,能够暂时提升修为,而不会严重伤及本源,但狂暴的药力消退之后,也会对人体造成种种损伤”

    君梦筱以手掩嘴,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就好比

    一只水瓶里只能装一斤水,若是强行装入十斤水,自然就只有撑爆的结局。

    而邪风门的秘法,相当于在这只瓶子里,装进足足一百斤水,瓶子却依旧安然无恙

    这怎能不令人心惊

    “老身当初得知此事时,反应也不比你好多少。”

    关婆婆慈爱地笑了笑,转而又问道“所以,哪怕此子真是半步金丹,今日也绝无幸免之理,不过老身倒是有些好奇为何君小公主,会对此人有信心”

    “信心的话”

    君梦筱怔了怔。

    两个月以来,她跟随在陈潇身边,亲眼看着这个少年,一次又一次,展现出无尽神秘。

    连金丹境都解决不了的麻烦,到了陈潇的手中,却是瞬间迎刃而解,眼前这些人就算准备再充分,真的能够留下陈潇么

    她轻轻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我也说不清楚,又或者,是某种直觉吧”

    同一时间。

    梧桐树下。

    四方人马齐出,杀气腾腾,将陈潇彻底包围。

    甚至,就连高空之中,都有王家饲养的雄鹰,在不断呼啸盘旋着。

    此情此景,真可谓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插翅难逃”

    然而,陈潇却是忽的一笑,嘴角微微上扬“你说得确实有道理,今天便是金丹来救,你们也是一个都跑不掉。”

    “荒谬”

    “愚蠢的自信”

    当即,四方人马之中,接连响起怒斥。

    炼魂宗的鬼脸老人,芮化义脸色阴沉,沙哑狞声道“不得不承认,敢当着老夫的面杀人,你的确是很有勇气。”

    虽然说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收下吕飞这几个叛徒。

    但陈潇当众将人诛杀,还是好像一记耳光,抽得芮化义恼怒不已。

    “啧啧,这魔头怕是以为,半步金丹的修为,就可以天下无敌了。”

    王家老妪寒声嘲讽“却不知道,他在我们的眼中,也只是大些的蚂蚁罢了。”

    丹家强者的领队,乃是一名锦衣中年,手持雷霆权杖,神情充满了高傲“小子,你恐怕忘了一件事,元丹品质不同,实力亦存在差距,何况我等势力的底蕴,足以让我们无视修为的差距。”

    他晃了晃手中的权杖,像是在炫耀,又仿佛在诉说“譬如这支雷霆权杖,仅仅凭借自身的威能,便曾染过金丹之血,毙掉过多位半步金丹级数。”

    “诸位何须多言”

    邪风门的灰衣人跟着开口,摇头嗤笑道“按照既定计划,将此子击毙于此,至于后续的分配,则按照规矩,战斗结束后再做决定。”

    一行人,竟然就这样当众,讨论起击杀陈潇后,战利品的分配问题。

    好像在他们的眼中,陈潇遭到击杀,乃是既定的事实,根本无需多加讨论。

    “道友此言甚善”

    王家老妪抚掌而笑,嗓音突然变得尖锐“那么现在,立刻动手,诛杀此獠”

    轰隆

    刹那之间,恐怖无边的能量,从四面八方腾起,只见远方的丛林中,一道道人影闪烁,彼此交错相连,结成一方惊人大阵。

    霎时间,一尊巨神兵凭空凝结,散发半步金丹级的波动,一脚狠狠踩向陈潇。

    一脚之下,山川碎裂,土石崩飞

    “小子,受死吧”

    丹家强者袭来,雷霆权杖爆发神光,霎时,大片雷光之海弥漫,充塞八方虚空。

    如此一来,即便进行空间移动,依旧会落入雷海,遭到恐怖的雷劫。

    很显然,这些人皆都有备而来,这支雷霆权杖,便是刻意针对空间神通

    不仅如此。

    还有袅袅烟尘弥漫,像是某种神霞仙雾,可却充斥悚人的杀机。

    “是丹家的裂丹三破散,专门针对元丹武者破肉身,污修为,裂元丹,一旦吸入过多,就会被当场打落境界”

    远处的关婆婆,不由脸色一变,低声喝道“所有人立刻封住毛孔,修为不到元丹境,肉身修为一样会遭到破坏”

    闻言,天雅琴阁的队伍,不由一阵骚乱。

    此时

    王家、丹家、炼魂宗、邪风门,几乎同时暴起,各种骇人手段尽出,一瞬间将陈潇淹没。

    “成了”

    见陈潇不闪不避,丹家锦衣中年当即大笑“他中了我的裂丹三破散,修为即将跌落,诸位道友可以放心动手了”

    裂丹三破散,乃是丹家的独门毒药,炼制起来颇为不易。

    为了防止意外,他才带上了一些,却没想到,竟真的派上了用场。

    这一刻,几近绝杀

    “你刚才”

    而就在下一秒。

    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忽然穿透了烟尘,通体弥漫着银光,任凭狂暴的雷海轰击,也只在肌体上,留下浅浅的白印。

    锦衣中年身形骤然定格。

    不是他不想动弹,而是这只手掌中,有神异符文腾起,将他周身的空间,全都牢牢锁定了,坚固的犹如钢板一般。

    转瞬间。

    这只手在视野里,近乎无限的放大。

    轰隆

    一声巨响回荡当空,丹家中年的身躯,好似一口破布袋般,被生生拍进地面,一片区域都在剧烈的爆炸。

    与此同时。

    黑衣斗笠的陈潇,缓步从烟尘中走出,声音淡然如水,传入每个人耳中。

    “你刚才说什么”

    这一刻,全场震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