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9章 金丹难伤!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居然是步战这小子”

    “刚才还落在最后面,怎么突然成了第一”

    几位金丹境纷纷瞪眼,面露惊愕诧异之色。

    即便在这之前,星图上的诸多异常情况,已经让他们目瞪口呆

    可此时此刻,看到步战的出现,众金丹还是有些发怔。

    “该不会是见鬼了吧,老夫明明记得清楚,那小子还在最后,怎么可能是龙门魁首”

    火石老怪阴恻恻的开口,老脸上满是不爽的神色。

    毕竟

    就在不久前,他狠话都都放出去了,声称火烈云力压群雄,神光数量碾压其余天骄,必会是跃龙门试炼的魁首。

    结果谁知道,出现在城楼下的竟然会是步战

    “哈哈哈一切都在本座预料之中”

    步家家主哈哈大笑,满脸嘚瑟的神情,声音好似雷霆震动“本座一直看好步战小子,现在果真没让本座失望,这一届的龙门魁首,步家便勉为其难收下了”

    说是勉为其难,但看他的神情,哪有为难之色

    分明只是炫耀而已

    “等这小子上来,本座定要好好嘉奖什么”

    话音还未落下。

    只见通体缠绕神光,威风凛凛的步战,咚的一声巨响,直接撞进了古城城墙中

    大半个身子,都没进了土中。

    只剩下两条大毛粗腿,还在空气里不断挣扎。

    “呜呜呜呜”

    步战的惨叫声,令得城楼上的气氛,一时间完全凝固了。

    几位金丹境强者,放眼整个宣武王国,都是最顶尖的存在。

    此刻却大眼瞪小眼,连呼吸都停滞了,如被晴天霹雳轰中,脑海之中空白一片。

    “这”

    白雅妃嘴角抽了抽,强忍住大笑的冲动,压低声音道“步家主,步战这小子,跃龙门的姿势,看起来有点新颖啊”

    这回,轮到步家家主,脸色一阵发黑了。

    到了这时候,任谁都看得出来

    这个步家的年轻人,根本是被人用蛮力,狠狠砸进了城墙中。

    什么龙门魁首,完全就是扯淡

    步战凄惨成这副模样,也能算是龙门魁首的话,那恐怕是数百年来,最丢人的龙门魁首了

    “到底是谁”

    步家家主脸色涨红,金丹境的气息绽放,气的浑身都在发抖。

    而在这时。

    诸位金丹,忽然心有所感。

    一道道视线,接二连三,向城楼下看去。

    轰隆

    一阵剧烈轰鸣炸开。

    紧接着,璀璨的神芒腾起,像是一尊银色古神,映照这一片区域。

    陈潇骤然破空而至,脚踏大地,这一刻,重力仿佛消失了,他身形舒展,似龙似鲲,倏忽间跃上城楼

    “他是谁”

    这一刻,结界内外。

    无数人瞪大了眼睛。

    一片茫然的气息,在人群中弥漫开。

    此时的陈潇,依旧身着黑衣斗笠,作暗夜阁杀手打扮,更显神秘的气息。

    “那家伙是谁”

    152000

    有围观武者惊诧。

    “一个暗夜阁的杀手开什么国际玩笑”

    “其他天骄去哪儿了,为何会是此人,率先登顶龙门”

    “此人无名无姓,莫非是一匹大黑马”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陈潇十分陌生,绝非任何一个,他们所熟识的天骄。

    更让众人头晕目眩的是

    陈潇身上的神光,实在太多太多了

    密密麻麻的神光,好似织成了一件战甲,披在陈潇的身上,哪怕他是杀手打扮,依旧如同一尊战神,威风凛凛

    在众目睽睽之下。

    陈潇飞身一跃,仿佛鹰击长空,潜龙出渊,下一瞬,便闯出了结界,踏上龙门城楼坚实的地面。

    “小子,是你”

    突然,火石老怪惊呼。

    一缕缕火蛇迸发,赤红发丝狂舞,像是一尊火神,狂暴压迫而来。

    气息所过之处,仿佛一座火山汹涌喷发,地面熔融开裂,连苍穹都要被焚毁

    金丹动怒

    “我儿要杀你,你为何未死”

    一字一顿,从牙缝中挤出。

    身为一尊金丹真人,最初在广场上时,火烈云和陈潇的冲突,自然逃不过他的感知。

    只不过,火石老怪的想法,同火云公子一致无二。

    认为陈潇能占上风,不过是占据体修之利,若是真正对决,火烈云拥有诸多底牌,定然能够将陈潇碾压。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之前观看龙门星图时,才会误认陈潇为火烈云

    而事到如今。

    无论是谁都能看出

    大名鼎鼎的火云公子,早已惨败在陈潇手下

    “废物要杀人,我为何会死”

    面对金丹境的威压,陈潇波澜不惊的开口。

    就宛如,那重如山岳的压力,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闻言,在场诸位金丹,尽皆面露异色。

    通常而言,有谁面对金丹之时,不是战战兢兢,以免招来杀身之祸

    偏偏,陈潇好似一块礁石,任由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能在金丹境真人面前,保持平常心的年轻人,可以说是极为罕见了。

    而如陈潇这般,不仅没有任何惧色,还能出言挑衅的人,一百年都不见得有一个

    “这个小家伙倒是有点意思。”白雅妃轻笑。

    “嘿嘿,这性格老道喜欢”老道士怪笑一声,“废物杀人,为何要死,这话对老道胃口”

    “给本座闭嘴”

    火石老怪脸色狰狞,额头上青筋绽开。

    压抑到极限的怒火,充斥这一方空间,仿佛能够焚灭万物。

    “给本座跪下,交代出一切”火石老怪一字一句,“不然,本座要你生不如死”

    火烈云要杀陈潇

    偏偏陈潇未死,还活蹦乱跳的,摘得了龙门魁首,怎能让他不担心

    “杀我”

    陈潇依旧云淡风轻,古井不波的开口。

    体外的银光流转,炽盛到极限,犹若一件银色战铠,挡下一切威压。

    “火烈云杀不了我,你一样杀不了我。”

    “荒谬至极”

    再也按捺不住,火石老怪抬手抓来,空间像是凝固了,无尽的火焰元气,在虚空之中悍然炸开。

    仅仅是这一下,寻常元丹境,也要遭受重创

    然而,虚空战甲震动,有玄奥符文浮现,像是连通了无尽虚空。

    狂暴的力量,刚一接触陈潇,就瞬间化作虚无。

    反观陈潇依旧安然无恙

    “我说过,你杀不了我。”

    陈潇淡淡的说道,令全场尽皆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