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火云公子的绝招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跃龙门,乃是百宗峰会上,第一道关卡。

    这一关的限制不多,唯一的要求便是,闯关者的骨龄,必须在三十岁以下。

    “所谓的跃龙门,便是闯过千米古道,跨越前方的护城河,并最终登上遗迹城楼。”

    人群之中,有武者在低语,向身旁人解释“在这过程中,武者会受到强力压制,只有将各种手段,充分的展现出来,才有可能登上城楼。”

    在一旁,还有其他的武者,在小声的议论着。

    “另外这片遗迹有灵,若展现出足够天赋,将会引来神光赐福,不仅能削弱压制,还能让灵魂空灵,短时间里大大提升悟性。”

    “除此之外,前两关中,还有禁制存在,只能伤人,而不可杀人。”

    这也是为什么

    哪怕明知不能参加第三关,人有许多散修、小势力武者,争先恐后的参与前两关

    此刻。

    随着金丹真人一声令下。

    一个个年轻武者出列,向前方千米古道走去。

    有的人神情昂然,充满振奋。

    也有少年略显忐忑,脚步稍有迟疑。

    还有一些人气势雄雄,一马当先走出,充满了无敌的气度。

    他们的修为,尽皆达到法相之境,放眼整个宣武王国,都称得上年轻天骄

    “我见证,我征服。”步家步战,大步流星,沉声向前走去。

    “火烈云,你还躲在后面,是想当缩头乌龟么”

    一名白衣女子,翩然如仙走来,冷笑着睨了人群一眼,而后迈步踏上古道。

    “君梦筱”

    后方人群中,故意落后的火云公子,脸色阴沉如水,咬牙切齿的低吼“待到此次峰会结束,天雅琴阁被打落尘埃,我会让你在我胯下求饶”

    “是傲琴仙子君梦筱还有梵天楼的易岚生”

    人群中爆发一阵惊呼。

    一名如沐春风的青年走来,手持折扇,神态和煦而温和,让人不由自主生出好感。

    这些年轻俊杰,放眼整个宣武王国,都是最顶尖的天才。

    他们动了,其余的年轻人,也跟着动了。

    “这片千米古道,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即便他们是当世天骄,在前期也不会领先太多”

    有几名少年少女,在低声自语。

    陈潇笑了笑,顺着人群一起,踏上了千米古道。

    “小子,待会儿你最好祈祷,不要离本公子太近”

    便在此时,一个尖锐的声音,充斥着杀意,突然传入陈潇耳中。

    陈潇扭头望去,只见远处人群中,火云公子正投来视线,眼神如刀,抬手在脖子上,狠狠比划了几下。

    “白痴。”陈潇同样传音回答。

    “很好很好”火云公子噎了噎,眼中的阴狠更盛,“你便等着吧,若不杀你,本公子誓不为人”

    蓦然间,一股宏大的力量,从虚空之中扫来。

    一片恢弘广大的结界,从四面八方腾起,散发瑰丽的霞光,将这片区域完全笼罩。

    试炼者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其中。

    不过,也有一些人,被结界直接弹出,摔的头破血流,当场痛哭起来。

    “我、我前几天才刚过三十啊”

    “这怎么可能我明明才二十九”

    “该死的我被那老头骗了,他说这门秘法,可以隐瞒年龄,骗过年龄扫描”

    只可惜,任凭他们捶胸顿足,也悔之晚矣。

    这一届的百宗峰会,将注定与他们无缘。

    “开始了”

    与此同时,无论广场内外,所有人神情一振。

    百宗峰会第一关,跃龙门,正式开启

    “第一关被结界笼罩,无法看清具体景象,只能够在星图上,看到表示武者的光点,以及对应的详细信息。”

    外界的许多武者,此刻聚精会神,盯着结界上,一副宽阔无比的星图。

    星图上,一个个光点斑驳。

    象征着参与第一关的年轻武者。

    此时,已经可以看到,一些光点开始移动,向古道的尽头进发。

    说明已有武者动身,开始冲击龙门城楼。

    “这一届的素质,还勉强过得去。”

    龙门城楼上,几道气息惊人的身影,正向着下方望去。

    在他们的体外,有淡淡的金泽弥漫,赫然是几尊金丹真人,正在私语谈天。

    “还行吧,比不上最巅峰的时候,倒是之前那小子,稍微还算有点意思。”

    “你是说那个黑衣小子藏头露尾的东西罢了,仗着有点本事,就敢小觑天下英雄,这种人,注定活不长久”

    一尊满头红发的金丹境,咧了咧嘴,用沙哑的声音讥笑道。

    “火石老怪,你是看你儿子,被那小子压制了,所以才心中不爽吧”另外一名女性金丹开口,“堂堂金丹境的器量,也就只有这么一点了。”

    “白雅妃,你少说风凉话”火石老怪面上挂不住,不由冷哼道,“烈云那小子,这几年进步可不小,待会有你们哭的时候”

    “那我便拭目以待了。”名为白雅妃的女性金丹,闻言嫣然一笑,“你儿子有进步,又怎知梦筱那丫头,没有任何进步呢”

    结界升起后。

    众人仿佛进入了另一片天地。

    下一秒。

    一股庞大的压力骤然降临,压迫得许多人闷哼一声,下意识的将修为催发至极限。

    “终于开始了”

    许多人身躯一晃,咬紧牙关,迈步向前走去。

    事实上,来自古道的压力,既是一种压制,也是一种熬炼。

    每多停留一分,对日后修为进境,都会大有裨益。

    “小子,现在没人帮你了,看你能往哪里逃”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

    一道炽盛的火光,骤然横空而起,神芒刺目,当头向陈潇斩来。

    那赫然是一口赤红飞剑

    火云公子面色狰狞,眼神充满了高傲,仿佛已经预见到,陈潇被自己一剑重创。

    在第一关中,有禁制限制。

    只许伤人,不许害命。

    即便如此,只要将陈潇打残,也足够他立威了

    “快躲开”

    周围武者尖叫,忙不迭的避让开,以免被波及到。

    反观陈潇,依旧站立在原处,似乎并未反应过来。

    “这一剑,原本是为君梦筱、步战他们准备,不过现在,用你来开锋也不错”

    火云公子哈哈大笑。

    当飞剑终于斩落。

    陈潇的体表,浮现一层浅浅的银芒,好似纱衣,又宛如战甲。

    看似无坚不摧的飞剑,在触碰到银芒的瞬间,猛然间顿住,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火烈云一下呆住了。

    “这这这这”

    “这就是你挑衅我的底气”

    似笑非笑的开口,陈潇抬起一只手,轻轻的捏住了剑身。

    咔嚓

    下一刻,剑身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