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 你们只有两个选择!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即便是在宣武王国的王都,一位金丹境真人,都堪称是最顶尖的存在。

    而在西横郡这等偏远之地

    金丹境,就是天

    故而,当王昊乾从虚空中现身,璀璨的不朽金泽弥漫八方,时间仿佛完全定格在了这一刻。

    “金、金丹真人”

    诸多武者尽皆牙齿打颤,眼神之中,只剩下惊骇欲绝之色。

    前一刻,高胜天还气势汹汹,一副誓不罢休的态度。

    此刻却瞪大了眼睛,浑身幽寒冷冽,头皮都快要炸开了,好似一瞬间,从天堂坠入地狱。

    “金金丹境”

    只有达到金丹境,才能够初步接触空间之力。

    比起只有半步金丹的萧琛,眼前这位气势非凡的老者,才是真真正正的金丹境

    他刚刚居然叫嚣,要与一位金丹境为敌,甚至还要将其灭杀掉

    “我我我我”高胜天语无伦次,连哭的心情都有了。

    至于元符宗的诸多强者,此刻也是头皮发麻,仿佛被一座太古神山压在身上,巨大无比的阴影将他们笼罩,要将他们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不过是灭一个三流宗门罢了,怎么接二连三的,能够惹出这么多大佬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很多人欲哭无泪。

    别说是他们,就算是紫气宗的门人,此时也呆若木鸡。

    “半步金丹金丹真人我的老天”

    “天可怜见,我这一辈子活到今天,都没见过这么多强者”

    “我呆的真的是紫气宗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进了一个假的紫气宗”

    好几名长老自言自语,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他们活了几十上百年,还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刺激的大起大落

    “这这位前辈”

    高胜天咬了咬牙,一字一句道“您身为王都的大人物,应该没有必要插手,我们这种小势力的争斗吧”

    确实,对于一位来自王都的金丹真人来说

    无论是元符宗还是紫气宗,都只是旮旯里的小宗门罢了。

    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插手进来。

    “你说的很有道理。”

    王昊乾双手背负,微微点了点头,见此情形,高胜天不由大喜,可就在下一秒,王昊乾的下一句话,让他一瞬间如坠冰窖。

    “可是这关本座什么事”

    王昊乾居高临下的睨着他“既然药前辈,乃是紫气宗之人,那么你要灭紫气宗,就得先经过本座这一关。”

    高胜天“aa”

    说了还是等于白说

    他算是看出来了

    王昊乾铁了心,要保下紫气宗

    面对一位金丹真人的意志,元符宗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要么乖乖就此退去,要么被当场屠灭掉,不会再有第三个选择。

    “等、等一下”

    忽然,高胜天猛然察觉到什么,两宗的其他人,接连纷纷回过神,喉咙发干的望向那个白衣少年。

    直到此刻,所有人才终于意识到

    在场真正的重量级人物,不是君梦筱,不是萧琛,是王昊乾而是那个,自始至终都云淡风轻,好似谪仙一般的少年

    这些让他们都为之惊惧的大人物,皆是因为这个少年而聚集起来。

    真正能够决定他们命运的,还是这个神秘的白衣少年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高胜天身躯摇晃,无比艰涩的问道。

    面对这个问题,一旁的君梦筱,也悄然竖起了耳朵。

    哪怕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委身成为陈潇的侍女,她依旧对这个少年知之甚少,陈潇的身份仿佛笼罩在迷雾中,旁人无论如何都看不真切。

    “我的身份,你就不用知道了。”

    然而,陈潇古井不波的开口,淡然地扫了高胜天一眼“现在,你们只有两个选择。”

    所有人吞了吞唾沫,呼吸变得急促许多。

    这像是一种审判。

    只不过,他们才是待审的犯人,而陈潇,却是主宰命运的审判者。

    “要么,所有人留下储物道具,自断一臂后滚出紫气宗。”众目睽睽之下,陈潇寒声开口,“要么所有人全部永远留在这里”

    霸道

    强势

    一如元符宗刚刚降临时的姿态

    只是这一次,双方立场互换,让元符宗众人,不由得嘴角苦涩,有种深深的绝望。

    若是换成其他时候,敢如此威胁元符宗,他们早就掏出符箓,把敌人炸成灰再说了

    偏偏现在

    一位傲琴仙子,一位半步金丹、五品炼丹师,还有一位真正的金丹真人,好似三座无边无际的沉重山岳,压迫得他们浑身颤抖,提不起任何反抗之心。

    漫长的沉默之后。

    浑身是血的高胜天,终于僵硬的点了点头。

    “我答应你们”

    一句话出口,宛如卸去了千斤重担,整个人都像是虚脱了,身躯一阵摇晃,差点就要栽倒在地上。

    高胜天自然清楚,经过这次劫难,元符宗就算不垮,也必然一落千丈。

    可他又不得不答应,因为不答应的结果便是死

    面对眼前的强势阵容,元符宗上下,没有任何的侥幸存在。

    “留下储物道具,还要自断一臂”

    一名元符宗长老,尖声大叫,忽然破空而起,向外猛逃而去“都给老子见鬼去吧只要逃离了这里,金丹境再强,还能找到老子么”

    “哼”

    只听王昊乾冷哼一声,一圈肉眼难见的波纹荡开,直接将这名长老,拦腰扫成两截

    在他的眼皮底下,还想当众逃跑,哪有这种可能

    “嘶”

    看着当空坠落的尸体,元符宗众人倒抽凉气。

    紧接着,在空前的压力之下,终于有人心绪崩溃。

    “我们愿意”

    “我们愿意”

    “不要杀我们让我们做什么,我们都愿意”

    此起彼伏的求饶声,回荡在紫气宗山门之外。

    紫气宗的众人,一个个鸦雀无声,心头满是茫然。

    他们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和陈潇这样一位大佬扯上了关系

    “至于你”

    就在这时,陈潇再度开口。

    如刀的视线,落在人群中,一名少年的身上。

    白子安的身形,陡然僵硬住了。

    “你,不能走。”

    陈潇的下一句话,让他整个天旋地转,如同坠入了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