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紫气宗之危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嘭嘭嘭

    在大青牛的牛蹄践踏下,秦修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一连串让人牙酸的碰撞声后,这位万象拍卖行的大管事,好似一滩烂泥似的伏在地上,浑身上下早已是血肉模糊,筋折骨断。

    纵然意识已经模糊,秦修的口中依然在不断呢喃。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亲眼看到圣药产生作用”

    而在他的手边,躺着一只破碎的玉瓶,清冽的液体淌了一地,弥漫着浓郁的酒香。

    哪怕到了最后关头,被他给予厚望的圣药,除了造成更剧烈的疼痛外,都没能让伤口愈合一丝一毫。

    “因为所谓的疗伤圣药,只是我利用七虹酒,制作的临时药物罢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平静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秦修浑身发颤,双目再度泛起血丝,艰难地转过身来。

    只见一名少年正迈步走来,而在少年的身后,还有一名女子亦步亦趋,宛如贴身侍女一般的姿态。

    夏初柔不由惊讶“君、君梦筱”

    放眼百宗联盟,君梦筱的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偏偏此刻,这位大名鼎鼎的天之骄女,却好像侍女一般跟着陈潇

    “联盟之中,好像有不少年轻才俊,都在追求君梦筱,若是让他们看到这幕,怕是连心都要碎了吧”

    震惊过后,少女脸色古怪道。

    被人一口道破身份,君梦筱登时脸色一黑,狠狠瞪了夏初柔一眼。

    如今一幕着实丢脸,让她恨不得把目击者,全部都杀人灭口掉

    不过,她并不敢轻举妄动,陈潇设在她体内的禁制,犹如一颗定时炸弹,随时能将她炸得粉身碎骨

    这个少年实在太诡异,在无法确认金丹神通,能够救自己性命之前,她只能继续虚与委蛇下去。

    可与此同时,她同样大吃一惊。

    “拍卖会上的疗伤圣药,居然是这小子炼制的”

    君梦筱眨了眨眼睛,盯着陈潇的后背,一脸不可思议之色。

    “临时药物这不可能”

    秦修像是恢复了一些精神,满脸惊骇欲绝的嘶声道。

    如果只是临时药物,又怎会有那么恐怖的神效

    “天下之大,你才知几何”

    陈潇古井不波地开口,手中一缕银芒迸发,怜悯道“只是你不知道,而不是不可能。”

    霎时间。

    银芒暴涨

    嗤的一声,秦修眉心破开血洞,当场死于非命

    “都收拾得差不多了。”

    陈潇真元喷涌,将秦修的尸体,炼成飞灰飘散。

    “是时候回紫气宗了。”

    只不过。

    从紫气宗过来的时候,是乘坐宗内的传送阵。

    但回去的时候,就没有从西横郡城,直达紫气宗的传送阵了。

    好在,还有君梦筱的马车代步,最多只需两日,就能抵达紫气宗山门。

    几人离开后不久。

    一辆典雅的马车,才终于姗姗来迟。

    一名持扇青年走下马车,四下细细探查一番,面露震惊之色“这里爆发过元丹境的战斗”

    旋即,他又皱了皱眉,思忖道“不过,战斗结束得非常快,按理说元丹境的战斗,不会这么快分出胜负”

    凝聚元丹之后,法力磅礴,生生不息。

    一场战斗持续几天几夜,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么是双方实力相差太大,才能在一瞬间结束战斗。”

    “要么就是开战的同时,其中一方就已当机立断,瞬息间便逃出生天”

    易岚生扇子一合,眉头紧紧地蹙起。

    良久,他才重新打开扇子,苦笑着摇了摇头“总而言之,天字十一号的兄台,确实是个妙人,希望他能够平安无事吧。”

    “现在我得尽快赶回才行,君梦筱提前出现,或许是天雅琴阁又要有大动作,对梵天楼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同一时间。

    元符宗山门内。

    “紫气宗真是好大的胆子”

    元符宗宗主高胜天,一声震怒的咆哮,猛然将身前长桌震碎。

    前来报告的宗门执事,闻言头低得更厉害了,战战兢兢道“这还只是初步消息,还没有完全确认。在古华遗迹中,有目击者声称,亲眼看到少宗主一行人,追踪紫气宗的人马,闯进了药园的区域。而在那之后,紫气宗的人回去了,少宗主他们却没回来”

    “就算是初步消息,也已经完全足够。”

    高胜天一字一顿,满腔的怒火,仿佛能焚烧苍穹。

    “仅凭紫气宗那几个小鬼,不可能是少宗主的对手,这之中,必然有紫气宗高层参与”

    不少紫气宗的长老,此时皆都脸色阴沉。

    也有人忍不住做出猜测“莫非是紫气宗自知气数将近,所以想要拖元符宗下水”

    这并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谁都知道,紫气宗功法残缺,宗主重创难愈,门人弟子,走的走散的散,差不多已经是穷途末路

    在峰会将近之际,谁知道它会做出,如何疯狂的事情

    “无论是什么理由,都已经不重要了。”

    此时,高胜天开口,滚滚而动的法力,犹若狼烟冲霄。

    他的声音,仿佛雷霆震响轰鸣,回荡在整个宗门上空。

    “元符宗全体听令”

    “三日之内,给本座灭掉紫气宗”

    一声令下,整个元符宗,瞬间动员起来。

    面对逼近的阴影,紫气宗方面,依旧是一无所知。

    “小丫头和药前辈出去,已经超过一天时间了。”

    紫气宗残剑谷外,赵无为背着双手,笑眯眯的思索着。

    为宗门操劳大半生,他最希望看到的,便是有朝一日,宗门发展壮大。

    而陈潇的出现令得赵无为,看到了这个希望

    “不过,药前辈说的,同样也有道理。本门弟子修习紫气诀已久,改修更高级的功法,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好在,老夫也不是完全没准备”

    忽然,一阵剧烈的波动,自山门外传来,让人心神一阵悸动。

    赵无为稍一感知,不由脸色剧变,当场发出一声厉喝。

    “全体戒备”

    “有强敌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