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全场寂静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许多人纷纷放眼看去。

    只见那出价之人,坐在普通席位的一角,身着黑色罩袍,面孔完全被斗篷遮掩住。

    有人悄然释放出神念,想要探查黑袍人身份。

    然而,神念接触到黑袍人的瞬间,却有惊悚的反噬之力袭来,直接将那人的神念吞噬

    “啊”

    在一处天字号包厢中,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惨叫。

    一缕神念的损失,灵魂仿佛被撕裂了,剧痛充斥着大脑,让他脸色惨白如纸,冷汗不住地往下流淌。

    再度看向黑袍人时,眼神里充满了惊恐。

    “元元丹境”

    放眼整个西横郡,元丹境虽不是最强者,可也是高高在上,常人绝不敢轻易冒犯。

    贸然用神念探查一位元丹境,无疑就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

    “这黑袍人是谁,居然也要竞拍”

    “到底是这家伙发了疯,还是这金玉宝匣真的特殊居然和天字号的贵宾争夺”

    “只加价五百下品元石,明显是故意压对方一头”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从拍卖场各处响起。

    黑袍人突然出手,引起了许多人好奇。

    但也有人产生好奇,天字十一号的包厢,以前从未动用过,显然在不知不觉中,万象拍卖行多了一名黄金级贵宾

    “新的黄金级贵宾是谁东来盟的盟主,亦或是武缘阁的阁主”

    许多探究的视线,在两方之间,不断来回扫视着。

    包厢中,陈潇眉毛微掀,露出一丝意外。

    “此人出价之时,态度非常果决,莫非他也认出了”

    不过转瞬间。

    陈潇摇了摇头,将这个猜想甩出脑海。

    白虎帝葬无比神秘,即便是前世的他,也是在成就神境之后,才在某些禁地之中,寻到一些只言片语的记载。

    最初进入白虎帝葬时,他只当那是普通遗迹罢了。

    那是一位无比古老的大帝,在漫长的岁月之前,曾一度傲视诸天万界,俯瞰世间亿万生灵。

    然而,后来有帝陨发生,天地恸哭,帝血染红了青空。

    漫长的岁月之后,时光的风沙将一切掩埋,当世之间,无人再知他的名号。

    “就连前世的我,都找不到多少信息,此人突然参与竞拍,应该只是巧合罢了。”

    思索到这里,陈潇摇摇头,再度报出一个价格。

    “五万下品元石。”

    “五万下品元石”

    拍卖师身体一晃,只觉有些不可思议。

    在场其他客人,也都流露异色,大有坐等好戏的架势。

    一位天字号的贵宾,和一位无名的散修

    居然因为一件莫名其妙的宝贝杠上了

    “天字十一号的客人,出价五万下品元石,还有人要出更高价吗”

    “五万零五百”

    话音刚落下,黑袍人立刻报价。

    并且,依旧是最低加价。

    “这位客人出价五万灵五百”

    “六万。”

    陈潇云淡风轻地报价。

    与此同时,他的神念扫出,并未直接扫描,而是停留在附近,观察黑袍人的反应。

    “嗯居然是个元丹境,而且这家伙的态度,似乎有些奇怪”

    很快陈潇就发现了异常。

    在正常竞价过程中,对手出价越高,脸色往往会更难看。

    但黑袍人的反应,却几乎完全相反。

    陈潇的每一次出价,都让此人更加兴奋,就连强行压抑的呼吸,都变得越发急促起来。

    “对手出价越高,反而越发兴奋,这根本不符合常理,除非”

    突然间,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除非,这个和他竞价黑袍人,就是金玉宝匣的寄拍者,并且黑袍人自己都不清楚,金玉宝匣的真正价值所在

    只有这种可能性,才能合理解释,黑袍人的反应。

    因为

    陈潇的每一次出价,都意味着宝匣的价值,比他想象中更加惊人

    “十万”

    随着陈潇再一次报价,黑袍人斗篷下的眼睛,已经渐渐泛起了血丝。

    罗明寒完全没有意料到,这个看似无用的宝匣,竟会拥有如此惊人的价值。

    “本来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撞了大运”

    足足十万下品元石,已经相当于,他二分之一的身家。

    即便身为元丹境强者,但他的大部分元石,都花在了修炼用度上,真正带在身上的,也不过二十万下品元石罢了。

    “十万零五百”

    罗明寒一边报价,一边嘿嘿冷笑,讥讽的声音传出。

    “堂堂天子号的贵宾,每次只加价一万,未免太寒碜了些吧”

    这亦是一种试探。

    如果天字十一号,继续提高报价,那么无论如何,他都要夺回宝匣

    大不了,也就是支付给拍卖行,一部分抽成佣金罢了。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啊”

    “厉害了我的哥,一边是神秘元丹境,一边是天字号包厢,两边都不简单”

    “就是不知道天字十一号,会不会接受挑衅”

    正当众人议论纷纷时,陈潇的声音忽然响起。

    “你说的很对,每次出一万,确实太浪费时间。”

    尽管声音经过处理,让人听不出原来的模样,可众人依旧能听出,话音里的那一丝笑意。

    “所以五十万。”

    五十万

    这三个字一出,整个拍卖会场,都陷入了寂静。

    有人目瞪口呆地立着,手中的报价牌,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

    拍卖师脚下一崴,差点当众跌到在地。

    还有老人猛然一个激灵,扯下一大把胡须而不自知。

    就连罗明寒也愣住了,那可是五十万元石,而不是五百、五千元石

    天字十一号的客人,究竟是什么来头,连五十万元石,都可以视若无物

    “我我的妈呀五十万元石”

    “我这辈子到现在,就没见过那么大数字”

    “这金玉宝匣难道是黑马,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同一时间。

    一股强烈的杀意,从罗明寒心中生出。

    “既然金玉宝匣如此珍贵,不管此人是谁,都必须杀了他取回,还有他身上的惊天财富”

    斗篷下的眸子里,闪过浓浓的贪婪。

    能够出价五十万元石,说明身上必然有更多。

    财帛动人心。

    如此之多的财富,足以让元丹境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