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拍卖会争夺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轰嗡

    就在这个瞬间。

    陈潇的气息,宛若压抑到极限的洪流,又仿佛濒临喷发的火山,一瞬间汹涌地爆发开来。

    日月黯淡,天地失色

    紫鸾和夏初柔娇躯一晃,如有滚滚混沌气涌来,淹没了天地万物,刹那将她们完全吞没。

    “嗯哼”

    两人闷哼一声,胸膛起伏,呼吸急促无比。

    这一刻的陈潇,好似化身为一尊洪荒神魔,威震诸天,镇压星河,任由时光长河冲刷,而不老不死不朽不灭

    “呼”

    正在这时,陈潇缓缓睁眼。

    一双眸子里,万般星辰辉光闪烁,一眼之下,如有沧桑万年

    两女灵魂剧颤,心神无边震撼。

    恍惚之中,一尊神中帝皇向她们走来,元始之气浮沉,亿万世界生灭,仅仅一眼,就让她们灵魂失陷

    “他到底是什么人”

    紫鸾花容失色。

    要知道,她来自宣武王国的王都,见识过金丹境的存在,修为远远超过陈潇,却从未有过哪个人,给予过她如此惊悚的震撼

    “突破了。”

    陈潇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俊逸的脸庞上,浮现满意的笑容。

    早在抵达神武大陆之前,陈潇的修为境界,就已臻至法相初期巅峰,随时都有突破的可能。

    尽管,降临后始终在奔波,并没有刻意修炼过

    可在踏入天字号包厢的瞬间,精纯磅礴的元气迎面扑来,还是冲开了陈潇的修为瓶颈。

    “法相境中期,可败元丹境中期”

    陈潇微微一笑,惊悚的气息,迅速收敛起来。

    眨眼之间,又恢复到那个人畜无害的少年,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两女眼中的错觉而已。

    “药、药公子”

    直至此刻,紫鸾才低呼一声,声音之中,带上了一丝敬畏。

    “您突破好了么”

    陈潇淡然笑道“突破好了,说说这场拍卖会吧。”

    木然地点了点头,紫鸾这才将两人,领入天字号包间中。

    “包厢里是单向玻璃,客人可以俯瞰整个会场,但会场里却看不见包厢内,同时通过边上的这块荧幕,两位可以对拍品出价,也可以查看宝物的资料等等”

    天字号包厢的内部,充满现代化的气息。

    乍一看之下,陈潇甚至有一种,重回地球的错觉。

    而事实上。

    在神武大陆上,武道文明千秋盛鼎,炼阵、炼器等技术同样发达,甚至还要超越地球上的科学技术。

    镶嵌在沙发旁的发光屏幕,简直就是平板电脑的翻版。

    “拍卖会已经开始,两位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来喊我。”

    微微躬身行礼,紫鸾这才退出包厢。

    一时间。

    包厢里的空气,变得沉静下来。

    “坐下看看吧。”

    陈潇笑了笑,夏初柔点点头,乖巧地坐了下来。

    先前陈潇突破的一幕,至今铭刻在少女心中,时时刻刻浮现出来,宛如永远都挥之不去。

    “药前辈的修为,究竟达到了什么层次”

    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少女心神微微摇曳。

    与此同时。

    下方拍卖会场中,拍卖师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第三十四件拍品,千鸟浮光录,三百年前,千鸟真人的主修功法。此功法乃是残本,仅有脱胎三境的部分,但对驭兽师的修炼,拥有极大参考价值”

    “起拍价,一万五千下品元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百下品元石。”

    “一万六千”

    “我出一万八千”

    “一万八千五”

    话音刚落下。

    下方会场中,立刻有人出价。

    片刻之后,千鸟浮光录被一名驭兽师,以三万下品元石的价格拍下。

    “第三十五件拍品”

    “第三十六件拍品”

    “第三十七件拍品”

    一件件拍品粉墨登场,转眼又被人高价拿下。

    会场中气氛火热一片,一些人争得脸红脖子粗,只不过,陈潇依旧稳坐钓鱼台,没有任何出手的意思。

    不仅仅是他。

    其他天字号包厢的客人,也全然没有出手之意,仿佛只是刚好路过的路人。

    对于这些存在来说,拍卖会前期的拍品,完全入不了他们法眼,唯有最后压轴的精品,才是他们出手争夺的对象

    “第四十九件拍品,金玉宝匣,年代未知,炼制者未知,内含海量恐怖煞气,可以用来锻炼神魂,亦可炼制神兵,未能惊世骇俗”

    随着拍卖师的话,一只拳头大小的玉盒,缓缓升起,映入众人的眼帘。

    “起拍价,三万下品元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百下品元石。”

    “嗯”

    原本百无聊赖的陈潇,突然眸子一眯,眼中射出慑人的神芒

    “这股气息是白虎帝葬的气息”

    别人认不出来,他却不会认错。

    他之所以要赶往沧澜域,一方面,是为了去师雨世家,另一方面,便是为了进入白虎帝葬的机缘。

    那是一位远古大帝的墓葬,实力足以媲美他全盛时期

    “这只不知名的金玉宝匣,竟有一丝白虎帝葬的气息”

    陈潇的目光深邃无比,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事情。

    这只玉匣会出现在拍卖会上,而且,还不是以压轴拍品登场,可想而知,它的拥有者并不知道其价值。

    “必须要拿下它”

    抬手在侧屏上一划,一个全新的价格,立刻传递了出去。

    “天字十一号的客人呃出价四万下品元石”

    看到有人出价的时候,就连拍卖师都愣了愣。

    就连会场中的不少客人,都纷纷投来好奇的视线。

    原本这只金玉宝匣,是在众多的拍品之中,被认为是最可能流拍的一件

    毕竟它功能太过于单一,又没有其他特殊之处,能不能有客人看中,完全得看运气才行。

    却不曾想到

    东西才刚拿上来,就已经有人出价

    “四万下品元石第一次”

    “四万下品元石第二次还有人愿意出更高么”

    拍卖师刚倒数了两声,便又有一个声音响起。

    “四万零五百下品元石。”

    话音一出,更多人愣住了。

    “这么个莫名其妙的盒子,有人出价也就算了,居然还有其他人来争夺”

    一名客人嘴角抽搐个不停。

    而且,不多不少,刚好加价五百元石

    刹那间。

    所有人的视线,都向出价者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