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 古老的渊源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先天紫气剑诀

    陈潇施展剑招的一刹,赵无为的心头,简直震撼到无以复加

    即便用晴天霹雳来形容,也绝对不为过。

    他从未想到过

    紫气宗早已失传上千年,仅在古籍中才有记载的绝学,竟会在一个陌生人手中,再一次绽放出璀璨的华光

    “你你怎么会”

    身躯摇晃不停,脑海一片空白。

    足足十多息之后,赵无为才骇然的回神,惊疑不定地盯着陈潇。

    毫无疑问。

    陈潇肯定不是宝药化形,对于紫气宗更没有恶意。

    如若不然,早在他刚才心神失守之时,就可以一剑将他彻底斩杀

    更重要的是,陈潇疑似和紫气宗,有着惊人的渊源

    “药、药道友你刚才施展的剑诀”

    赵无为纠结地开口,数不清的疑惑,充斥在他的心中。

    “先天紫气剑诀。”

    陈潇缓缓收手,神色淡然,点头道“在很久很久之前,我的先祖,同紫气宗的先祖,确实存在着一些渊源。”

    不过,他也是颇为感慨。

    事实上,早在遇到夏初柔时,他就对紫气宗的功法,产生了一丝怀疑。

    而当赵无为,唤出古剑,施展剑术时

    终于让他确定了一件事。

    紫气宗的传承,源自上古地球

    当初他才刚重生不久,曾救下一名中年,那人修炼的紫气剑诀,便是先天紫气剑诀的残本。

    而如今,他在神武大陆上,再度见到了这门剑诀

    “先天紫气剑诀,先天宫六道一脉的主修剑法,可直通元神大道,真没想到居然会在此处重新遇见。”

    魂海中,镇天殿殿灵,也在发出感叹。

    相隔无数年光阴,上古的岁月都终结了,却在遥远的异域,见到来自祖星的传承,这让它在恍惚之中,有一种岁月荏苒的感慨。

    只可惜,连创造这门剑诀的存在,都已在上古一战陨落,湮灭在时光长河之中。

    “不过,这门剑诀出现在此地,变相地说明了一件事。”

    此时,陈潇的嘴角微微上扬,心情显得很是不错。

    镇天殿殿灵,显然也意识到了,灵体微微闪烁,荡漾起阵阵金光。

    先天紫气剑诀的传承,能够出现在神武大陆上,意味着在上古一战中,有部分地球的上古先民,成功逃亡到了神武大陆,并在星空的彼岸扎根下来

    “大梦几千秋,今夕是何年”

    一声寞长的感叹,回荡在魂海之中。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真的是先天紫气剑诀”

    听闻陈潇的话,赵无为浑身一颤,嘴巴张得老大,露出无比激动的神色。

    根据宗内的古籍记载,在千年之前,紫气宗曾辉煌一时,甚至走出宣武王国,进军更加浩瀚的世界

    在那个时代里,紫气宗的弟子们,可没有战斗力上的短板。

    只是后来,紫气宗遭遇恐怖强敌,不仅有大量强者陨落,就连镇宗绝学都残缺了大半。

    功法功法,功与法配合,才能发挥出最大威能。

    即便是他这个宗主,也只有借助山谷中的无名残剑,才能施展出部分紫气剑诀。

    “严格来说,紫气宗修行的是先天功,特性便是正中平和,本身威力并不大,而与其相配的紫气剑诀,你们却没有人修行。”

    陈潇轻描淡写地开口,赵无为不由得精神振奋。

    某种意义上

    夏初柔并没有说错。

    眼前的这个神秘少年,确实拥有扭转乾坤,改变紫气宗命运的能力

    “还请道友赐教。”

    思索到这里,赵无为一个深呼吸,向着陈潇一拜到底。

    “此事不急。”

    不过,陈潇却是摇头,缓缓道“修行并非一日之功,即便我传授你们剑诀,在短时间里,也无法领会掌控,贸然在战斗中使用,反而可能影响战力。”

    “原来如此,是老夫鲁莽了。”

    赵无为苦笑一声,心中有些酸楚。

    听陈潇的语气,他只当是这个少年,不愿意传授剑诀。

    若是仔细想想的话,双方的先祖虽然有所渊源,可终究是截然不同的两脉,陈潇不会轻易传授剑诀,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当然,疗伤一事,可以先行开始。”

    但陈潇的下一句话,令老人瞬间激动起来。

    “道友你真的可以治疗老夫的伤势”

    嘴唇不住地颤抖,眼中尽是不敢置信。

    陈潇面无表情地点头“区区异种法力罢了,驱除起来并无多大困难。”

    赵无为微微皱眉“道友或许有所不知,老夫受到的伤势,并非全是异种法力之故,其内还有一种诡异的毒素,能够腐蚀血肉生机”

    话音还没有落下。

    一根白皙晶莹的手指,陡然在视野之中放大

    陈潇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纵然以赵无为的修为,依旧来不及反应,被陈潇一指点中胸膛,心中简直骇然至极,刚才的一瞬间,陈潇若是想杀掉他,他连防御的机会都没有

    “嘶”

    下一秒,一股清凉之意,从胸前蔓延开。

    这股凉意转眼扩散到全身,赵无为清晰的感受到,某种寄生在体内的力量,正在被这股凉意迅速的剥离开。

    嗤嗤嗤

    没过多久,赵无为浑身一震,一股黑色的血雾,骤然从毛孔中喷出

    前所未有的轻松感,眨眼间弥漫到全身

    “我体内的毒”

    老人只剩下目瞪口呆“这就被驱除掉了”

    残剑谷外。

    夏初柔小手攥紧,神情略显不安,时不时地望向谷中。

    “不知师尊和药前辈谈得如何刚才的恐怖剑光,是残剑谷的残剑复苏了吗”

    显然少女也清楚。

    陈潇的来历太离奇,想要让人相信,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就在这时,一股恐怖的气息,从残剑谷中腾起,压得女孩俏脸煞白。

    “不好师尊他居然动用了全力难道药前辈对师尊动手了”

    在夏初柔的认知中,赵无为的伤势极重,若非遇到了大麻烦,绝不会轻易动用全力。

    一旦爆发全力,便也意味着,双方谈崩了

    正当少女想要冲进残剑谷中时

    “道友医术无双,请受赵某人一拜”

    中气十足的喝声,从残剑谷中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