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6章 元符宗震怒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大事不好了”

    一声惊慌失措的尖叫,突然在元符宗后山响起。

    一连串急促的钟响,在整个宗门内回荡着。

    紧接着,一则耸人听闻的消息,震动整个元符宗

    “包括少宗主高严明在内,前去古华遗迹探险的所有弟子,所有人魂牌碎裂,疑似全数葬身于遗迹之中”

    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守阁弟子的牙齿,都在剧烈地打着颤。

    话音才刚落下,一股重若山岳的威压,骤然在虚空中炸开。

    “你说什么”

    议事殿中,元符宗宗主高胜天,一双怒目圆睁,澎湃的气息,犹若天怒一般,直接将守阁弟子,掀飞出数百米距离

    人还在半空中,便已喷出鲜血。

    不仅仅是他,大殿中的其余长老们,也都纷纷变了脸色。

    去往古华遗迹的弟子,虽然不是年轻弟子中,最为顶尖的那批天才,但也称得上宗门的生力军。

    毕竟,一个宗门要发展壮大,不可能只靠一两个天才。

    有长老,有执事,有客卿,有精英弟子,也有普通弟子,每个人各司其职,如此一来,才算得上一个完整的宗门。

    “足足二十七名弟子,魂牌全部都碎裂了”

    一名长老猛然起身,滚滚涌动的真元,直接将身下座位粉碎。

    有长老一把捏碎了茶杯,有人失手扯掉了胡须,还有人当场杀气腾腾怒吼“什么人那么大胆,竟敢对元符宗弟子动手”

    “哼”

    而在这时,一声冷哼传来。

    只见高胜天法力鼓荡,将救回的守阁弟子,缓缓平放在座位上。

    一缕法力涌动,替他治疗伤势。

    没过多久,守阁弟子重新睁眼,旋即浑身一颤,感受到诸多视线,全都落在自己身上。

    “把魂牌碎裂的经过,全部详细复述一遍。”

    冷漠如水的声音,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寒意。

    守阁弟子一个哆嗦,顾不得体内伤痛,咬着牙一一复述起来。

    才片刻而已。

    一股无比压抑的气氛,弥漫在整个议事厅中。

    宗主高胜天的脸色,更是阴沉得可怕。

    “好胆真是好胆无论是什么人,敢杀我元符宗弟子,上天入地,本宗必杀你”

    属于元丹境的惊悚气息,充斥四面八方,让众人心神都在颤抖。

    “宗主”

    一名长老突然惊讶出声“您的修为”

    其余长老纷纷回神,这才注意到,高胜天的气息,远比过去强出一大截

    曾经的高胜天,是元丹境初期,那么现在,他就是元丹中期

    “没错,本宗的修为,已是元丹中期”

    高胜天冷哼一声,缓缓将修为收敛,目光之中,闪烁着杀机。

    “原本此次出关,是想一口气打残紫气宗,并将其彻底吞并晋升,现在看来,在对紫气宗动手之前,还得先拿此事立威才行”

    “宗主英明”

    诸多长老纷纷赞叹。

    一位白眉长老抚须而笑“紫气宗老匹夫被您打伤后,至今伤势未愈,如今宗主修为再度突破,此次西横峰会上,定要叫紫气宗除名”

    高胜天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会议散去,突然一条标红的紧急任务,发放到每个元符宗弟子手中。

    “但凡任何有效线索,宗主将收其为亲传弟子,并享受亲传弟子的待遇”

    一时间,整个元符宗都疯狂了。

    成为宗主的亲传,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唯有高胜天一人,还立在议事殿中,眼神充满了阴翳。

    刚才还在人前,他情绪掩饰得很好,但当长老们全部离去,压抑的疯狂,顿时全部爆发开来。

    “明儿不管是谁杀了你,为父都会将他抽魂炼魄,用他制成的魂灯,来照亮你的坟头”

    高胜天猛然抬头,声音沙哑,不知不觉中,一双眸子变得血红。

    另一边。

    在前往紫气宗的一路上,陈潇对真玄域的局势,还有紫气宗的困境,有了一个更为清晰的了解。

    紫气宗所处的方位,乃是真玄域境内,宣武王国的西横郡。

    在神武大陆上,类似的国度势力,多如星辰,多到让人数不过来。

    而如紫气宗一般的小势力,更是数不胜数,简直犹如恒河沙数一般。

    故而

    为了共同的利益,许多小势力联合起来,组成了百宗联盟,在大事上共同进退。

    “只不过,百宗联盟的名单,也不是固定不变的。”

    说到这里,夏初柔苦不禁笑一声“即便是百宗联盟的末尾,也会享有不小的特权,因此每过五年时间,这个名单就会变动一次。”

    而今年的联盟峰会,因在西横郡召开,因此又被称为西横峰会。

    “在峰会上,会综合考量宗门的顶层力量、中坚力量、新生力量,还有发展潜力等等,排出全新的百宗名单,而那几个失败者,结局往往非常凄惨。”

    究竟有多凄惨,不用女孩多描述,陈潇也能想象得到。

    他比这些少年人,更懂得武道世界的残酷。

    通常而言,一旦被从排名中挤下,失去了特权,遭到人吞并,还只是最好的结果。

    如果那几个新晋宗门,为了防止跌落者报复,极有可能采取激烈手段,永远将其打落深渊,从此之后万劫不复

    “不过,有了前辈相助,紫气宗仍有一定可能,会安然度过这次考验。”

    一边说着,夏初柔的视线,悄然向陈潇望去。

    这位药前辈的真正修为,他们至今也没有摸清楚,但保守估计,最起码也有法相境后期

    一位法相境后期,还不足以扭转局面。

    但若能达到法相境巅峰,甚至半步元丹就能大大增加紫气宗的胜算

    “到了”

    半日之后,一行人来到紫气宗山门前。

    如今的紫气宗山门,显得略微有些破落。

    大门前,空空荡荡的广场上,几乎看不到弟子的身影。

    “夏师姐你回来了”

    终于,一名年轻的弟子路过,满脸惊喜之色,二话不说,便向着山门深处跑去。

    “宗主大人夏师姐她终于回来啦”

    下一秒。

    一道苍老的身影,脊背佝偻,骤然显出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