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只手横推!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高严明的身上,究竟有多少符箓

    除了高严明本人,以及元符宗宗主之外,无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但曾经有一次,高严明向跟班吹嘘

    “小爷身上的符箓,若是同时爆发开,纵然是法相境后期,都会遭到可怕重创”

    而现在,那时候的荒谬设想,成为了可怕的现实。

    高严明的储物腰带爆碎,一瞬间散逸的空间之力,将所有的符箓同时激活。

    轰轰轰轰

    刹那间,这片区域发生大爆炸,一朵巨大的能量云,在原地汹涌腾起,将高严明完全吞没进去。

    “啊”

    凄厉的惨叫响起,但转眼间,即被轰鸣声淹没。

    元符宗弟子们,尽皆目瞪口呆。

    “我的妈呀”

    一个个呆若木鸡,大脑之中,一片空白。

    如有一股巨大的惶恐,仿佛阴云一般,笼罩住他们的心神。

    前一刻还不可一世的高严明,此时竟然死在了自己符箓下。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无论是谁,都只会将这件事,当成彻头彻尾的笑话

    “这么多符箓一起爆发,居然还是被一掌拍灭”

    有元符宗弟子,身体摇晃不已,眼中充满惊恐。

    “你你居然敢杀了高师兄”

    一名花枝招展的女子,银牙几乎咬碎,好似一条毒蛇般,怨毒的盯着陈潇。

    天可怜见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好不容易才抱上高严明大腿,结果一转眼,身为少宗主的高严明,居然被眼前的无名小子杀了

    这让孙雯琪两眼发黑,几乎有种吐血的冲动。

    “你们还在等什么”

    孙雯琪一声尖叫,终于将众人唤回神“立刻杀了他,给高师兄报仇”

    “没错,杀了这小子,给高师兄报仇”

    “高师兄被他杀了,除非将他拿下,否则,我们也没好果子吃”

    “孽障,给我去死啊”

    一时间,场面混乱无比,数不清的符箓,有攻击有禁锢有诅咒,混合着诸般武学神通,在眨眼间爆发开,直奔远处的陈潇而去。

    孙雯琪的怒吼,点醒了很多人。

    身为少宗主的高严明,和他们一起来古华遗迹探险。

    结果,高严明莫名其妙死了,他们却全都活得好好的

    可想而知。

    若不能拿下陈潇,一旦回到元符宗,迎接他们的,将是宗主高胜天的熊熊怒火

    “无用的挣扎。”

    陈潇面无表情,再度拍出一掌。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是他一贯的行事准则。

    这些元符宗的弟子,都要杀他性命了,他自然就不会留手。

    轰隆

    前方的空气瞬间压缩,化作惊悚的龙卷爆发,纵横肆虐这一片区域。

    “啊”

    “我的手”

    接连不断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但见一道道身影,好像破沙袋一般飞起,血洒长空,向着远方坠落而去。

    “我什么”

    有人受伤较轻,正要挣扎起身,忽然嗡的一声,大片金色结界,在药田之间升起。

    被陈潇暂时压制的药园法阵,刚好在这个时候恢复了运转。

    就在下一瞬间。

    法阵感应到有人入侵,大量金色光束凝聚,仿如一口口神刀放光,在虚空中交织出漫天杀机

    “糟糕,药园的法阵被激活了”

    “药园法阵明明已经损坏,为何又能重新恢复运转”

    “不好,全部都是杀阵”

    然而。

    古华真人留下的杀阵,威能着实惊世骇俗。

    即便经过了两千载的岁月,依旧不是这些年轻弟子所能抵挡。

    不过几个呼吸而已,一个个元符宗弟子,在毁灭光束扫荡下,纷纷肌体解离破碎,惨叫中被打成大片血雾

    “你你你你你居然”

    孙雯琪娇躯摇晃,脸色惨白如纸。

    脚下阵阵发软,噗通一声,瘫坐在地上。

    此时此刻,再度看向陈潇时,仿佛那不再是个翩翩少年,而是一尊择人而噬的魔鬼

    “你杀了本宗少宗主还杀了那么多弟子元符宗不会放过你”

    孙雯琪两股战战,竟是当场被吓尿“无论是你还是紫气宗一个都逃不了”

    “可惜,你没机会看到那一天了。”

    陈潇手起掌落。

    轰隆

    一个巨大的手掌印,在地面上浮现出来。

    远处的夏初柔等人,看得直吞口水,心中只剩无边震撼。

    这群元符宗弟子,不可谓不强。

    即便是同数量的紫气宗弟子来了,恐怕也要被海量的符箓,给生生砸到崩溃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陈潇仅仅出了三掌,就将他们尽数击溃

    “药前辈真是太强了”

    夏初柔小嘴微张,不自觉的呢喃着。

    白子安等人,也都目光闪烁,他们逐渐意识到自己或许捡回来了一个,非常不得了的存在

    到底是什么样的宝药化形,才会拥有这等可怕的实力

    又或者不止是宝药

    “不过,元符宗死了那么多人,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少女抿了抿嘴唇,声音沉着道“我们必须尽快回宗,找出一个可行的对策。”

    尤其是如今,紫气宗宗主重伤,西横峰会召开在即,若真的发生两宗大战,只会让紫气宗的境遇雪上加霜。

    “走吧,去你们的宗门看看。”

    不知何时,陈潇走了过来。

    几名年轻人精神微振,一种不可思议的情绪,在身体里缓缓蔓延开。

    无论是好是坏

    少年少女们隐约有所察觉,或许自己等人的命运,将会从此与众不同

    同一时间。

    元符宗后山。

    一座肃穆的殿堂中,突然有咔嚓声传来。

    守阁的弟子,当即神色微变。

    “这种声音,是有魂牌碎裂,哪个弟子陨落了”

    在神武大陆,但凡有条件的宗门和势力,都会采集弟子的一缕魂丝,将其炼制成魂牌,好实时确认弟子的生死状态。

    一旦有弟子死亡,所对应的魂牌,便会当场碎裂。

    “这块魂牌是”

    才踏入生死阁中,守阁弟子的脸色,骤然变得惨白。

    “少少少宗主的魂牌裂了”

    在元符宗,谁都知道宗主溺爱独子,如今少宗主死亡,十有八九,一场大地震即将到来

    还不他返身去报告,又是一连串碎裂声,突兀的在耳边响起。

    咔嚓咔嚓咔嚓

    “这这这”

    看到眼前的景象,守阁弟子两眼一瞪,当场吓得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