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阵前不斩来使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星海大进军

    林家的举动,没有丝毫遮掩。

    明目张胆的冲入星空中,杀气腾腾地向紫月袭来。

    一艘艘太空龙船,绽放惊世骇俗的气息,在星空之中动荡不休。

    云海圣宗的山门,便位于紫月之上。

    “云海帝国,是时候换个主人了。”

    林千绝的双目中,闪过浓浓的贪婪。

    得到黑羽道人相助,他自信这一次突袭,必能将云海圣宗颠覆。

    “到了那时,什么陈潇,什么楚家,都会被林家碾压”

    “以太空龙船的速度,最多还有半日时间,就能够在紫月上登陆。”

    黑羽道人抚须而笑,神色之中,浮现一丝嘲弄“本座便提前祝贺,林道友旗开得胜,颠覆圣宗统治,成为云海新主人。”

    “那是自然,待到林家称雄时,少不了道兄的功劳。”

    林千绝傲然一笑,全然不曾意识到,幻魔音对他的影响,已经渐渐深入灵魂

    如若不然。

    他绝对不敢和一位元丹中期,用这般高高在上的语气说话。

    只是,受到幻魔音影响

    林千绝心中的仇恨,被无限放大,成为了唯一的执念。

    而在黑羽道人的眼中,目空一切的林千绝,最为容易掌握和支配

    “对了”

    便在这时,林千绝眼前一亮,突然抚掌而笑道“自古以来,两军交战之前,往往会互相派出使者郑乾极,你擅长空间传送,便为我林家特使,先行前往圣宗,传达本座的意志”

    “是,主上。”

    一位元丹境,从虚空中走出,向林千绝行礼。

    而后,再度迈入虚空,很快消失不见。

    后方,黑羽道人的双眼中,嘲讽之色变得更浓了。

    “还未取得最终胜利,就已经开始好大喜功,纵然夺得葬灵岛传承,此子仍是个扶不起的垃圾”

    但对于他来说,谁获得最终胜利,都完全无所谓。

    越是两败俱伤的结局,越是有利于族中强者的收割

    这一日,云海圣宗。

    一尊身材瘦小的元丹境,周身萦绕强盛气息,突然破开了空间,强势踏上天门顶之巅

    “这里就是云海圣宗这些人,就是圣宗弟子”

    郑乾极环视四周,扫过吃惊的圣宗弟子,露出不屑的笑容。

    而后,郑乾极的声音,才传遍整个天门顶。

    “圣宗掌教何在我家主上有口谕,还不速速来迎接”

    轰隆

    一团银色的闪电球,在半空中炸开,绽放惊世骇俗的神威

    许多附近的圣宗弟子,当场被掀翻出去,更有甚者,被银色闪电劈中,瞬间受到不轻的伤势。

    “云海圣宗弟子,不过如此罢了。”

    郑乾极冷笑一声,再度大喝一声“圣宗掌教何在我家主上的谕令,你们是不打算接了么”

    早在出发之前,林千绝就暗中向他传音,命他好好羞辱一番圣宗。

    若是气势受到打击,开战后发挥的力量,必然也会受到影响。

    眼下的一切局面,全部都在预料之中。

    “尊驾究竟是何人”

    一位年迈的长老走出,修为达到法相后期,冷声喝道“这里是云海圣宗,无论你是什么人,都没有你在此撒野的份”

    “海蓝帆真没想到是你”

    郑乾极稍稍一愣,旋即狂笑起来“真是可悲啊当年的你,何等惊才绝艳如今大限将至,都还没有突破元丹境”

    名叫海蓝帆的长老,闻言细细打量来人,转眼便大惊失色。

    “你、你是郑乾极不是说你寿元将近,突破失败而亡了我前些年还去祭拜过你”

    两人都是同时代的天才。

    海蓝帆天赋更强,进入云海圣宗多年,如今距离元丹境不远。

    相比之下,郑乾极的天赋稍弱,早在好些年前,就已经销声匿迹,以至于在私下里,还有他已经身死的传言。

    当时海蓝帆还伤心了好一会儿。

    “你你的修为”

    可无论如何,海蓝帆都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面下,遇到曾经的故人。

    并且,郑乾极的修为,已然高达元丹境

    “去祭拜过我怕是来嘲笑我吧”

    郑乾极不为所动,只是冷哼一声,又是一团银芒落下,在海蓝帆胸口炸开。

    咔嚓

    面对一位元丹境的攻击,海蓝帆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胸膛被炸开血洞,口中喷出鲜血,当场伏倒在地,不省人事。

    元丹之力,恐怖至斯

    许多圣宗弟子面露惊骇之色。

    他们不是没有见过元丹境出手,也不是没见过流血和伤亡,但在云海圣宗山门中,本宗长老被一个闯入者打伤

    绝对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不过现在都无所谓了,在如今的我看来,身为圣宗长老的你,也只是大点的蚂蚁罢了。”

    讥讽地冷笑一声,郑乾极突然生出感应,视线向远处扫去。

    但见三道身影踏空走来,气势如天如渊,在虚空中肆虐翻滚,高高在上的俯视郑乾极。

    郑乾极的气息微微一窒。

    他终究才踏入元丹境,面对三位同阶存在,立刻就受到了压制。

    只不过,郑乾极并不畏惧。

    “你等三人,谁是圣宗掌教”他冷笑着开口,言辞带着嘲弄,“我家主上的口谕,你们三人谁来接”

    赤裸裸的下马威

    来者中的两人,当即眉头皱起。

    若是在其他场合下,他们早就出手,将来人当场击毙。

    然而很快,其中一人小声说了几句,另外一人只能苦笑点头。

    两方交战,不斩来使

    这是古来就有的规矩,尽管听起来有些迷信,但相传若是违背了,往往会招致大劫难

    “掌教暂时不在,林家派你带来的消息,你现在便直接说吧。”

    强行按下杀意,端木鹏霄冷着面孔开口。

    “你们掌教不在”

    闻言,郑乾极的嘴角,嘲讽更浓了“我看是没有掌教吧听说卓永悬作恶多端,已经被罢免了掌教之位”

    话才刚说出口。

    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倏地穿透虚空,捏住了郑乾极脖子。

    陈潇的面色,冷漠如寒冰。

    五指之间,蕴藏可怕锋芒。

    “我的时间很紧,给你三句话时间,只要超过,我便杀了你”